录图志:第四十四章 意气之争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哎呀!急死我也!许之年一把抓住云鹤手臂,狠狠攥在手中,力气之大,仿佛要将云鹤胳膊捏得粉碎一般。

    云鹤强忍剧痛,不敢表露出来,怯生生地说道:华师兄他身上多处受伤,血肉模糊,此时已昏死过去。

    堂上之人不约而同惊出声来。众人皆知,陈克入门之时,身无武功,虽然轻功了得,却也只能够自己逃命时用,根本没有伤人的本事。那华昊在青鸾派中虽不是什么数一数二的高手,却也是同辈中的翘楚,陈克一连伤了三人已是让众人惊讶不已,如今又听到华昊被他打得重伤昏死,众人更是大大的惊骇。

    许之年浑身瑟瑟抖动,他阴沉着脸,不知是悲是怒,只冷冷看了段崖风一眼,狠狠说道:掌门师兄真是教了个好徒弟!说罢,长袖一拂,化作一道灰影,向门外闪去。

    众人皆不迟疑,纷纷紧跟其后,向斗剑场飞驰而去。

    自**死后,青鸾气剑两派矛盾日益凸显,以许之年为首的练气派长老趁机争权夺势,把持门中各方事务,练剑派长老林大迁性格懦弱,不敢出头,练气派众长老便欺负段崖风孤家寡人,行事更加嚣张跋扈,全然不把他这掌门放在眼中。

    段崖风接任青鸾派掌门以来,因事务繁忙,多年来无心招揽弟子,至收下陈克,其座下弟子也不过屈屈六人。大弟子萧云山剑术超群,性格机敏,行事果敢,但被段崖风派往外地公干多年,至今未归。二弟子肖不平虽武功不低,心思缜密,然而行事作风却过于谨慎心,在对门内争斗之时不敢针锋相对,对维护掌门威严无甚大用。其余弟子,或如陈克般入门较晚,资历尚浅,或者是资质平庸,不成气候。

    这日,段崖风因查探往生门久而未果,遭到练气派众长老集体发难。许之年言辞犀利,直指段崖风行事不力,有损青鸾派威严,竟要他交出调配门内弟子的权力,大有将其架空之意。

    议事堂中,段崖风居于正中,正襟危坐,不动神色,心中却已怒气填胸,一只手狠狠地按在剑柄之上,恨不得将眼前诸人杀之而后快。

    掌门师兄!许之年虽用词恭敬,但语气却是极为轻蔑,他扫过段崖风一眼,冷冷说道,云羽师侄惨遭毒手,胡师兄因此事伤心而亡,你身为掌门却不能为他二人报仇雪恨,如何能让青鸾上下信服?

    不错!还请掌门师兄依我等所请,将我派调配之权交由长老堂负责,我等必定竭尽全力,搜寻往生堂妖人,为云羽师侄与**师兄报仇,竭力维护我青鸾派之威名。

    话说之人,乃是长老堂排名第二的长老程文轩。此人不过四十几岁年纪,在诸位长老中年龄最,却以一身金刚铁骨的硬气功,成为诸位长老之中武功最高之人,偏偏此人又是许之年的嫡亲师弟,一向以许之年马首是瞻,深得许之年信任,在长老堂中,稳稳坐下第二把交椅。

    段崖风仍不动声色,道:我已派弟子前往山下探寻,相必很快就会有消息,请诸位师弟再耐心等候几日,我定然给大家一个满意的答复。

    哼!程文轩道,掌门师兄从前日拖到今日,今日又要拖上几日,难不成是掌门师兄怕了魔教妖人不成?!如此行事,怎配坐这掌门之位?!

    这话一出,段崖风已是忍无可忍,他砰的一声,一掌拍在面前的桌案上,只听得卡啦一声巨响,桌案被段崖风拍得碎裂成七八块。只见段崖风怒目圆睁,大声喝道:放肆!你言下之意是要将我废了,由你来做这个掌门吗?!

    一声厉喝,程文轩猛地一惊,深感自己言语有失,心中大呼不妙。青鸾派祖师为防止后人争夺掌门之位,传下严规,扬言罢黜掌门者,费其武功,逐出青鸾。现下,程文轩言语上被段崖风抓住了漏洞,一语将住,不知如何辩解,身后禁不住冷汗直流。

    掌门师兄。许之年慌忙为程文轩开脱,道,程师弟并非此意,他也是因往生堂一事心中焦虑,一时言语失当,请你莫要怪罪。

    这话一出,练气派各位长老显然已转入劣势,原本寄希望于通过查探往生堂不力之事发难,逼迫段崖风交出门内弟子调配之权,让他彻底成为长老堂的傀儡。

    然而,程文轩一时失语,被段崖风抓个正着,他一声呵斥,将许之年等人的计划彻底打破。段崖风犀利的眼神从众人面上一一扫过,除许之年外,几位长老纷纷低头不语,诺大的议事堂之中,一片沉寂,只听得段崖风沉闷的喘气之声,在几乎凝固的空气中,久久回荡。

    不好了!不好了!

    一阵惊呼打破宁静,竟是云鹤未经通报,疾步跑了进来。只见云鹤一脸焦急,跑到众人面前,说道:师父,各位长老,不好了!

    什么事大惊怪?如此惊慌,成何体统!段崖风一声震喝,吓得云鹤登时醒觉过来,他见堂中各人皆面色凝重,心想,定是自己冒冒失失地闯入,扰了师父与各长老之间的大事。然而,事已至此,再辩解也是无用,只得继续禀报道:师父,各位长老,师弟与许长老的几位弟子在斗剑场上打起来了!

    什么?段崖风与许之年都是一凛。

    段崖风心想,方才许之年一干人集体向他发难,只因程文轩一时失语,被他利用,这才勉强压下阵来,偏偏在这时候陈克违反门规,与同门争斗,若此事因他人而起那还罢了,若是因陈克而起,岂不要许之年一干人等追他个教徒无方之责!

    现在情况如何?段崖风强定心神,问道。

    师弟出手极快,我们阻拦不及,已有三名师兄受伤,其中华师兄他说到此处,云鹤声音渐,眼角余光瞄了一眼许之年。只见许之年脸色突变,吓得云鹤立时噤声,不敢再说下去。

    云鹤口中的华师兄乃是许之年座下的第三位弟子,名叫华昊,此人武功虽不是许之年座下最高,但聪明机敏,做事爽利,对许之年更是忠心耿耿,甚得许之年欢心。

    许之年听云鹤提及华昊伤情,欲言又止,心中一凉,厉声问道:华昊怎么了?

    华,华师兄他云鹤颤巍巍地道。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