录图志:第四十三章 麒麟剑术 下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二师兄,我

    这事都怨我!肖不平打断陈克,说道,我应及早给你说明那密林的危险,否则你也不会被迷晕在瘴气之中,幸亏师父申通广大,将你救了出来,否则,我就是万死也赎罪过啊!

    刘新大哥呢?陈克急忙问道。

    他已经无碍,此时正在厨房准备饭菜。肖不平说道。

    陈克心下茫然,口中喃喃念道:难道,那真的是梦吗?

    什么?肖不平不解道,什么梦?

    没,没什么。陈克心中茫然,不知如何解释,慌忙搪塞了一句。

    肖不平微微一笑,说道:师弟,你许是昏迷得太久,尚未全醒,你先歇息吧,我去给你准备些饭菜。

    说罢,肖不平站起身来,走出房门,关门之时,从门缝出瞧了一眼陈克,却见他呆呆地坐在床榻上,一脸茫然,似乎是有极大的困惑一般。肖不平虽有疑惑,但转念一想,许是那瘴气之毒未清,导致陈克头脑不清晰吧。登时心中升起一阵愧疚,掩上房门,转身向着厨房走去。

    陈克呆坐在床上,仍是一脸迷惑。忽觉得胸口莫名地被咯了一下,伸手一摸,却是一块四四方方的黄色木块。

    陈克将木块拿在手中,一股淡淡的香味扑鼻而来。

    这一切竟是真的!

    陈克将麒麟沉香木塞进胸口,腾地一下,翻身下床,来不及整理衣衫,慌忙向着厨房跑去。

    唉?一道人影从肖不平身旁略过,却见是陈克急匆匆地跑了过去,肖不平大敢惊讶,大声问道,师弟,你去哪?

    陈克却不答应,只闷头向着厨房方向一味狂奔。

    砰的一声,陈克推开厨房的木门。

    刘新右手抓着一根鸡腿,正欲下口,听见房门被大力推开,登时吓了一跳,却见是陈克站在门口,神色匆忙,忽地尴尬一笑,说道:克弟,你醒了?你这鼻子可真灵,我在后山抓了一只野鸡,刚蒸熟你就

    大哥!陈克大步走到刘新跟前,却不看刘新手中的鸡腿,双手抓住他肩膀,急切地问道,你去了哪里?那白雕呢?白衣前辈呢?

    刘新一怔,满脸尽是茫然之色,问道:什么白雕?什么白衣前辈?

    陈克整个人呆住了,半响,缓缓问道:密林中到底发生了什么?

    陈克满心期盼着刘新能告诉他那一切确实真实存在的,但却听刘新说道:前日,你跑到密林之中,我和肖师兄分头寻找,却被迷晕在瘴气之中,醒来时,就已回到厢房,你怎么了?

    陈克怔怔地呆了半晌,心绪杂乱。墨色苍穹,日月同辉,遍地繁花的仙境之中,一白衣先生翩然舞剑。这画面不断地在头脑中闪现。

    那真的是一场梦吗?

    徒留一缕青魂在,百年只等后人来。

    平生不堕青云志,麒麟剑术现人间!

    麒麟剑术现人间

    墨色苍穹,日月同辉,百花竞芳,虫飞蝶舞。

    如此美艳的景致,绝不是人间所有。

    万色花丛之间,那白衣先生持剑而舞,身形萧瑟,忽缓忽急。陈克站在花丛之中,轻雾绕膝,神情错愕。他自练习青鸾剑法以来,肖不平一向教他,剑术之道,要以快制胜,出剑要猛,收势要疾,纵有破绽,也可稍纵即逝,不被敌人捕捉。

    然而,这白衣先生所舞的剑术,却并不求快,长剑寸进寸出,时而舒展,时而紧凑,看似威力不大,却卷得繁花飘然而起,随着剑尖所指,蔚然成势。

    忽然,长剑一抖,剑声更急。然而,那白衣先生身形未变,仍是缓急交错,唯有手臂、手腕动作更加紧凑,那长剑在他手中威力更甚,来如雷霆收震怒,罢如江海凝清光。

    陈克惊得目瞪口呆,这世间竟有人能将一柄长剑舞出如此威力。

    那白衣先生猛地跃起,长剑直冲而上,剑到中途,却陡然转向,向着前方竖劈而下,倏地寒光一闪,千万片花瓣化作针雨,随着长剑一挥,嗖嗖嗖地向前斜扫过去。

    遍地繁花,笼在花雨之下,风声瑟瑟,如万古巨兽惊醒,带着一声震怒,卷起一股飓风,势不可挡。

    一阵乱响,只见花雨所到之处,被尽皆荡平,遍地繁花扫尽,露出灰黑的泥土,在大片的花丛间,显得极为丑陋。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