录图志:第四十二章 麒麟剑术 上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虽出火海,却又落入白雕之手,今日横竖都是一死。陈克心想,既然如此,宁愿化作灰烬,也不愿成为这畜生口中的食物,最后变成一堆粪土。

    陈克祭出长剑,横握在手,向着白雕腿部连砍两下。

    一声尖啸,殷红献血从伤口处噌噌地冒了出来。白雕显然被剑砍伤,脚上剧痛无比,它猛地张开巨爪。

    陈克抓住时机,借势猛地一跃,跳到石壁上一块凸起的巨石之上。他稍定心神,却见那白雕怒目圆睁,眼中似是喷出猩红色的火焰一般,带着吞噬万物的腾腾怒气,向着陈克横冲而来。

    陈克大呼不妙,看四周石壁平整,再无可攀登之处,心如死灰,想来今日已然绝命于此,紧闭双目,只等着那白雕冲来,将它吞入腹中,或打落火海。

    突然,身后一声闷响,只见石壁上一块巨石震落,竟漏出一个半米多高的洞口。陈克心中大喜,赶忙匍下身子,钻了进去。

    砰的一声巨响,乱石横飞。那白雕巨喙啄到石壁上扑了个空。

    白雕愤怒地嘶吼着,陈克不敢迟疑,在洞中不住地往深处爬。只见洞中幽深,不知通向何方。

    陈克来不及多想,眼下这洞中虽然危险与否,全然不知,却是唯一的逃生之路。陈克双膝跪地,两条腿尖锐的石壁蹭得血肉模糊。他已顾不得疼痛,奋力向前爬去。

    白雕尖啸之声仍不时传来,却已渐渐远去,直至再也听不见之时,陈克却站在了一处云烟环绕,繁花似锦的神仙世界之中。

    天空一片墨蓝,日月各自东西,交相辉映,却都显得不那么明亮了。眼前是一望无际的花海,虫飞蝶舞,一层青烟,在花间缓缓流动,美轮美奂,如坠仙境一般。

    嗖,嗖,嗖

    陈克正惊奇间,却听见一阵剑舞之声,利剑劈空,搅得风鸣瑟瑟。陈克循声望去,只见一白衣先生,在百花丛中翩然舞动。

    手中长剑,白光闪动,时而如惊天霹雳划破苍穹,时而如溪水轻流,漫步山间。剑影缓急交错,却如行云流水,招招式式,节节贯通。

    陈克一时惊叹,竟忘了自己身处何地,眼前之人是敌是友。

    那白衣先生缓缓收起长剑,回头望向陈克,淡淡一笑,说道:我当是何人如此大胆,惊扰我练剑,没想到竟是我青鸾派的徒!

    陈克心中一惊,心中念道,我青鸾派徒?莫非,此人是青鸾派的前辈师长吗?陈克不敢怠慢,躬身行礼,问道:弟子陈克,敢问前辈尊称?

    你无须多问。白衣先生淡淡地说道,你先告诉我,如何回来到此地?

    陈克答应一声,便将如何进入密林,又如何进入这神仙境地的经过细细说了一遍。只见白衣先生朗声笑道:机缘,机缘啊!

    陈克大感惊奇,说道:不知先生所说机缘,是指

    一缕青魂留人间,百年只等后人来。平生不堕青云志,麒麟剑术现人间!白衣先生缓缓念道,一声长叹,手中长剑挥舞,卷起片片花瓣,在空中旖旎飘动。

    前辈?陈克轻呼一声。那白衣先生竟不理会,只兀自挥舞着长剑,如痴如醉。

    陈克不敢打扰,只怔怔的站在那里,看着剑影交错,人影舞动

    大地剧烈的震颤,空气中弥漫着一股腥臭之气。

    陈克惊骇不已,浑身毛发竖起,只见眼前猩红的一对眼睛正缓缓逼近,起初如拳头大,不一会竟已变得如灯笼一般,那身子却仍然隐在黑暗之中,看不清是何怪物。

    大哥!陈克惊叫一声。身边竟没了回应,他用余光扫了一眼身边,却见身旁竟然没有刘新身影。陈克连退几步,向四周张望,却见四下密林幽暗,地上一团火堆被震得七零八落,火光已渐渐湮熄。

    刘新竟然不见了!

    陈克心中更是惊恐,他大叫一声:大哥!你在哪?

    只听见那对猩红巨目处一声长嘶,却听不见刘新的任何回应。眼看那猩红巨目逼近,陈克心中惊恐不已,不敢再想,调转身头,向着幽暗的密林中急速狂奔。他身形奇快,使劲浑身解数,在密林中连连跳跃,如一道淡蓝色的闪电,在极密实的树木缝隙里左右穿梭。

    陈克回头望去,却见那巨目紧追不舍,猩红之色更盛,似乎带着无限的愤怒,向着陈克狂奔而来。

    大哥!你在哪?

    陈克又惊又急,心中塞满了恐惧,无法释放,口中大叫一声,却仍是得不到任何回应。

    突然,陈克脚下一空,眼前林木稀疏,脚下竟赫然出现一个大洞,他躲闪不及,脚下失了力道,整个人如坠般跌落洞中!

    啊,啊,啊

    陈克连连惊呼,那洞极深,仿佛是连接幽冥地狱一般,看不见底端。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