录图志:第三十八章 竹林探秘 上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刘新借青鸾派大树乘凉,躲避往生堂追杀,他虽与青鸾派长老许之年起了冲突,但青鸾派众弟子念他远来是客,又有掌门发话不可怠慢,平日里对他倒是十分客气。刘新以往浪迹江湖,放荡不羁,在这青鸾山上丝毫没有寄人篱下的感觉,整日里在山中四处游荡,如游山玩水一般,又有青鸾派众弟子吃喝伺候着,还有陈克整日与他畅叙幽情,过得逍遥自在。

    这日清晨,陈克早早的随肖不平去后山练习青鸾剑术。至日上三竿,刘新方从睡梦中醒来,见桌上清汤寡水,皆已凉透,顿时没了胃口,心想,这青鸾派堂堂武林大帮,怎么这般家子气,数月来顿顿青菜面饼,他们清修苦练就罢了,却苦了自己整日不见半点荤腥。又见窗外阳光明媚,一时兴起,决意去山上打些野味解馋。

    青鸾派殿宇之后有一片密林,平日里肖不平常带陈克去密林中练剑。刘新偶尔过去探望,肖不平却总以青鸾派武功不宜外人观看为由,婉言将刘新劝走。肖不平心思细密,又能言善辩,刘新总讨不到便宜,一来二去,反而激起了他的兴致,总想着找个机会戏弄肖不平一番。

    刘新背着玄铁剑,从后门出了青鸾派院墙,来到后山密林之中。

    剑指前方,刺!

    收势要快!

    不对!再来!

    刚入密林,刘新便听得林中几句疾声呵斥,心想,这肖不平平日看里起来一脸和气,教起功夫来却极为严厉,以自己几次的观察,陈克练习剑术的悟性已强过青鸾派许多弟子,怎地肖不平仍是吹毛求疵,嘴上连句夸奖的话也没有,不知他的剑法到底如何?

    刘新忽地心生一计,从地上捡起一枚石子,向着密林深处用力一掷,石子飞速极快,啪的一声打在树干上,声音脆响。

    什么人!刘新忽地大喝一声,提着玄铁剑向密林深处跑去。

    肖不平和陈克都是一怔,以为有外人闯入青鸾峰,当下提起手中的长剑,随着刘新飞奔而去。

    陈克原本轻功卓绝,加上数月来苦练青鸾派功夫,又有紫金石的助益,此时轻功已远胜当初。只听嗖地一声,陈克提剑疾驰,将肖不平、刘新二人远远抛在身后。

    刘新见陈克身影已远,而肖不平紧紧跟在自己身后,当下嘴角一扬,转身就是一剑横扫,一股劲风呼地一声卷起落叶,挡下肖不平去路。

    肖不平大惊失色,他万万没想到刘新会突然发难,向他攻击,他急忙刹住脚步,翻身向后一跃,躲过玄铁剑,大声说道:你要干什么?

    嘿嘿。刘新一脸狞笑,说道,我乃往生堂白堂主座下四大使者之青龙使,潜入你青鸾派做卧底,今日自报家门,就是要取你性命!

    事发突然,肖不平来不及细细思忖,竟然信以为真,心中万分惊骇,当即冷声喝道:那就看你的本事了!

    话音刚落,肖不平抢占先机,一招金针渡劫,剑尖直指咽喉,向着刘新猛刺过去。刘新见肖不平来势汹汹,不敢硬接,身子向左侧一转,剑尖贴着刘新下巴擦了过去。肖不平长剑一横,向着刘新脖颈一扫而去。

    刘新早有防备,整个人向后一仰,剑锋从刘新额上扫过,剑气凛凛,竟削断他几绺头发。刘新不敢迟疑,向后退出数步,心中连连叫苦,想不到肖不平看似忠厚,出手却如此凌厉,招招都是要命的招式。

    肖不平双脚一蹬,猛然跃起,手上一招金雁横空,嗖,嗖,嗖数到寒光一起发出,一剑化作数剑,茫茫然看不清虚实。刘新大喝一声,提起玄铁剑,一阵挥舞,剑气成盾,凭着坚硬无比的玄铁剑,将肖不平进攻之势挡了下来。

    正得意间,却见肖不平忽地人影一闪,凭空消失在刘新视线之内。他心下大惊,正欲寻找,忽觉得脖颈一凉,只见一柄长剑从身后穿了出来,紧紧贴在刘新的皮肤上。

    哈哈哈肖不平在刘新身后朗声大笑,说道,刘新兄弟,我这剑法比你如何?说罢,将长剑收了下来。

    刘新一怔,原来肖不平已经看破他的计谋,方才一番比试,也只不过是陪他切磋一下罢了。经过这一番比试,刘新已知肖不平确有真材实料,便不敢觑,说道,肖师兄剑法高超,是我不自量力了。

    过奖,过奖。肖不平微笑着说道,刘新兄弟使用这般沉重的玄铁剑,竟能挥剑成盾,这份力道绝非我能比的,我只不过是讨了个巧,趁机去了后方,若直面较量,我绝不是兄弟的对手啊!

    肖不平这话说得谦虚,却一语道破刘新玄铁剑的破绽,那便是刚猛有余,而灵巧不足。刘新心中十分佩服,正欲开口请教,忽地见肖不平脸色一变,惊呼道:遭了!师弟!

    刘新心头一凛,忙向密林深处张望,只见密不透风的林子深处,一片昏暗景象,不见陈克的踪影。

    遭了,遭了!肖不平急得来回踱步,说道,这密林万木森森,不着边际,平日里,我们都不敢深入,稍有不慎便会迷失方向。以师弟的轻功,这会儿恐怕已到了林子深处,这可如何是好?!

    都怪我!刘新闻之心急如焚,说道,方才只顾与肖师兄比武,却把克弟抛在脑后了。

    突然,肖不平提起长剑,在树干上噌噌划了两下,说道:刘新兄弟,你我顺着师弟的大致方位,分头寻找,每十步以箭头为记号,以防迷路。

    刘新点头答应。二人兵分两路,向着密林深处寻去。

    克弟!,师弟!

    克弟!,师弟

    克弟!,

    刘新与肖不平渐行渐远,此时已过了半个时辰,却仍寻不到陈克的踪影。四周树木密密实实,紧紧贴合着,古树参天,苍翠挺拔,枝繁叶茂,将太阳遮得严严实实。密林深处潮湿阴暗,瘴气丛生,刘新只觉得眼前似是蒙了一层白纱,只看得见一两米之外的事物。

    克弟!刘新竭力大喊一声,你在哪?

    声音没入林中,没有丝毫回应。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