录图志:第三十六章 兄弟重逢 中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众人均是身躯一阵,脸上露出惊喜之色。这些日子,青鸾派派出三十几名弟子前去探查往生堂踪迹,却毫无进展,正踌躇间,忽地冒出一人来,竟是受已死去的云羽之托,前来禀报往生堂之事。

    快快请进来。

    段崖风尚未发声,许之年竟开口抢道。只见段崖风虽面不改色,心中却是大大的不悦。

    陈克与刘新久别重逢,自是有说不尽的话,二人以茶为酒,在陈克的厢房中聊至后半夜,仍是意犹未尽。

    克弟,你这经历还真是丰富。如今你拜入青鸾派门下,也算是一个好的归宿,不必整日担心被往生堂那群鸟人追杀了。刘新听完陈克的讲述,不由感慨道。

    陈克呵呵一笑,说道:青鸾派规矩太多,总不如大哥闯荡江湖,想去哪就去哪。

    只怕以后我也无法再那般潇洒了。刘新说道,那日在石门镇,我杀了往生堂七八名弟子,往生堂已对我怀恨于心,正欲将我杀之而后快。

    大哥,都是因为我陈克心有愧疚,说道。

    与你无关!刘新打断陈克,说道,往生堂那些人滥杀无辜,本就该死,即使不为救你,我也断然不会坐视不理。只是,白驰那老贼所练的功夫太过邪性,一想起来,我便毛骨悚然!

    大哥,不如你也拜入青鸾派门下,你我兄弟二人就可以朝夕为伴了。陈克道。

    呵呵。刘新笑道,你都不愿受青鸾派门规束缚,以我的个性,又怎能忍受得了这些禁锢呢?

    陈克黯然,一时心中没了主意,心想,刘新为就自己平白得罪了往生堂,如今被往生堂追杀,自己定然不能坐视不理。然而,他本领低微,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刘新陷入困境却又毫无办法。想到这里陈克心中更是愧疚难当。

    不过刘新忽地开口说道,青鸾派在武林中声望颇高,势力又大,往生堂定是不敢轻易得罪,若我能在青鸾派中暂避,也不失是一个好的办法。

    那我明日便去求师父。陈克兴奋道。

    不必。刘新说道,我不愿求人!

    我自由办法留下!刘新神秘一笑,说道。

    陈克见刘新成竹于胸的模样,甚是好奇,刚想要询问,转念又想,十日前自己刚刚出言顶撞了师尊,若此时开口求他,不知他能否应允,若刘新真有办法,不防让他一试,倘若不成,自己再恳求师父也不迟。

    二人又聊了几句,倦意袭来,纷纷睡去。

    翌日,阳光初照。

    陈克匆忙爬了起来,整理衣服,正要引刘新面见师父。刚打开房门,确见肖不平已在门外等候。

    师弟。肖不平见陈克一脸疲惫,两眼血丝清晰可见,关切道,昨日没睡好吗?

    昨夜,陈克与刘新一直聊至后半夜,方才各自睡下,至天亮时分也不过睡了两个时辰。此时陈克只觉得两眼酸涩,头昏脑胀,他打了个哈欠,说道:昨晚朋友来访,聊了半夜

    嘘!肖不平竟慌忙捂住陈克的嘴巴,左右顾盼,见四下无人,才声说道,师弟,你怎么如此胆大?我派严规,不许弟子擅自接待来客,你怎么能

    二师兄!陈克推开肖不平的大手,说道,刘新大哥于我有救命之恩,便是我这些日子苦苦寻找的人,他深夜入山,我总不能看他在门外受冻吧。

    巡夜的弟子可曾看见?肖不平问道。

    没有。陈克说道,我们进来的时候,巡夜的师兄正好不在附近。

    那便好。肖不平道,师弟,你前些日子顶撞师父,刚刚受罚结束,不可再触犯门规,这事我替你瞒下了,你快让你的朋友下山去吧。

    师兄,他有要事禀告师父。陈克顿了顿,又说道,与云羽师兄有关。

    肖不平愣了愣,似乎没有听清陈克的话一般,问道:你说,与谁有关?

    云羽!陈克还未开口,只见厢房门口,一个青衫铁履的汉子斜倚着门口,形色慵懒,身后斜背着一柄乌黑宽厚的长剑。

    刘新打了个哈欠,说道:半月前,我在刘家庄遇到你派弟子云羽,他在追查往生堂之事,被往生堂堂主白驰打伤,托我前来报信。

    自云羽死后,青鸾派长老堂首座悲痛而死,在青鸾派中引起不的风波。这些日子以来,段崖风与长老堂诸位长老日夜商议如何对付往生堂一事,如今却有一人忽地冒了出来,竟然是受云羽之托,前来报信。肖不平深感此时非同可,当下双拳一抱,说道:请这位侠士随我到议事堂面见掌门。

    好。刘新说道,我正有此意。

    三人沿着曲折径,穿过回廊,来到议事堂门前。肖不平请刘新在堂外稍候,一只手拉着陈克便向堂中走去,嘴上声嘱咐道:师弟,一会儿禀告师父,你可千万不要说擅自留人住宿的事,只当是他今日清晨上山,切不可因触犯门规再惹怒师父了。

    陈克哦了一声,心想,幸亏二师兄思虑周全,若以他平日里直来直去的性子,只怕开口不超过两句,便又惹得师父一通怒骂了。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