录图志:第三十四章 青鸾拜师 下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师兄!你段崖风心急如焚,开口要说些什么,却见**缓缓举起右手,打断段崖风,道:师弟,我有一事相求!

    师兄尽管吩咐便是!段崖风说道。

    为兄求你将这孩子收入门下,悉心照料!**语出突然,段崖风和陈克都是一怔,又见**说道:我少时急功切利,违背师命,修炼寒冰剑气,虽有大成,却日夜受寒气反噬之苦,如今心脉俱损,将不久于人世。

    师兄啊!段崖风闻之老泪纵横,悲切地喊了一声。

    **摇头,示意段崖风不要打断他,继而缓缓说道:我受寒气折磨数十年,以风烛残年之躯苦苦支撑,只是一心挂念我那云羽徒儿,才苟延残喘至今。如今云羽已去,这世间我再无牵挂。但陈克这孩子心性纯良,又是玄城子的弟子,他身无武功,在这江湖中难免受人欺凌,还望你能收入门下,潜心教授,不要让他再受苦了!

    师兄!我答应你!我一定会照顾好这孩子!段崖风泣数行下,悲痛欲绝。

    陈克也是两行清泪,心如刀绞,他噗地一声跪在地上,说道:胡长老!你会好起来的,你会好起来的!

    呵呵。**伸手想要抚摸陈克,却无奈已是力尽气竭,他用尽最后一丝力气,说道:陈克,他日见到玄城子,你告诉他,莫要贪恋虚妄,枉负一世繁华。

    说罢,**闭上双眼,面色从容,口中徐徐念道:岁月弹指间,刹那芳华。少年老矣,何足道天涯。当时执念今犹在,寻寻觅觅,终得放下

    转眼,陈克在青鸾派已住了两日,这两日他多次向青鸾派弟子打探刘新的下落,却无一人见过刘新。

    这夜,月光朗照,青鸾派巍峨殿宇,一片沉寂,青砖碧瓦在一壶月色下映着点点银光。巡夜的弟子每半个时辰便巡过陈克的窗前一次,他横卧在床上,望着窗外人影略过一遍又一遍,久久难眠,想起刘新,仍是满心愧疚。那日,他无奈之下丢下刘新独自逃命,如今已十日有余,却仍不能得知刘新的安危。在柳半仙的指引下,他虽然来了青鸾山,无奈这青鸾山千山一碧,茫然一片,不知道哪里才能寻到刘新的踪迹。

    几声轻缓的叩门,只听门外和声说道,友,你睡了吗?

    段崖风身材肥胖,声音厚重有力,辨识度极高。陈克一下便听了出来,立即坐起身来,说道:还没睡。说罢,走到门前,拉开门栓将门打开。

    只见段崖风满面疲惫,想必是往生堂之事让他颇费心神。他见陈克开门,勉力挤出一个微笑,说道:本不想叨扰,无奈有要事与你商量,可否进去说话?

    呃,请进!陈克赶忙回道,将段崖风请进厢房内,轻声问道,段掌门有什么吩咐?

    哎段崖风一声长叹,说道,我是为我那可怜的师兄而来。

    胡长老?陈克疑问道。

    正是!段崖风说道,我师兄一生放荡不羁,痴迷于剑道,纵情于山水,不愿过多参与本派事务,因此多年来只收了一个徒弟,便是云羽。云羽天资聪颖,性格开朗,我师兄甚是怜爱,并将他视为己出,悉心教导。半月前,云羽与我的两个弟子云峰、云鹤下山,发现几个村镇居民莫名失踪,执意独自探查缘由,却不想遭了往生堂的毒手。

    说到这里,段崖风满是惋惜地叹了一声,继续说道:如今,我师兄痛失爱徒,悲愤交加,意志消沉,我看在眼里,心中万分焦急,却束手无策。

    陈克听了,心中也是一阵感慨。他虽与**只相处了几个时辰,但**正气凛然,面容和蔼,加上与他二师父玄城子交情匪浅,心中对**自然觉得亲近。如今听闻**受此重挫,内心里也是倍感焦急,当下开口问道:我能帮什么忙?

    段崖风眼前一亮,神情激动,说道:你可愿拜我师兄为师?

    陈克忽地一怔,内心惶然失措。段崖风这一问,他着实未曾也未敢想过,一时间不知如何作答,只得怔怔地杵在那里。

    段崖风见陈克不语,以为他为难,立即动情地说道:我与师兄一同入门,数十年来相扶相持,情同手足。我深知你师父玄城子乃是当世的英雄豪杰,青鸾派无一人可与之比肩。但你师父与我师兄也是多年的挚交,我师兄对你很是青睐,还请你看在这些情分上拜我师兄为师,以慰他丧失爱徒之痛啊!段崖风见陈克仍低头不语,似乎不为所动,便继续说道:我师兄气血瘀滞,他所修炼的寒冰剑气乃是极寒的功夫,必须每日温补元气,疏通血脉。但现在,他意志消沉,整日陷于悲痛之中无法自拔,又不肯让我等救治,如此不消几日,血液逐渐凝结成冰,他整个人将活活冻死啊!以玄城子与我师兄的交情,这此状况下,你即便是拜我师兄为师,他也断然不会怪罪你的!

    段崖风一番动情直述,在陈克心中激起一片波澜。陈克本就不在意玄城子怪罪与否,他的两位师父多年来对他悉心照料,除了逃命的轻功,并未教他任何武功招式,并且他的两位师父也从来没有告诫他不许拜别人为师,他心中着实没有丝毫师门观念的束缚。只是,此时段崖风的提议过于突然,陈克一时反应不及,有些慌乱失措罢了。

    段掌门,我陈克支支吾吾,不知如何回答。

    段崖风看在眼中,脸上露出急切之色,说道:你可有什么顾虑?

    陈克心想,**长老对自己不错,如果自己拜他为师可以宽慰他的心情,自然是极好的事,况且他与二师父有交情,今后或许可以与他一同寻找二师父。

    我愿意拜胡长老为师!陈克敲定主意,当下说道。

    好!段崖风大喜,说道,我师兄正在他的厢房之中,你可愿与我前去,一同说明此事?

    嗯!陈克点头应道。

    段崖风领着陈克,沿着曲折径,来到**的厢房门前,稍定神情,轻轻叩了叩门,说道:师兄,我进来了。

    也不等屋内回应,段崖风轻推开屋门,屋内摆设十分简朴,一览无余,桌椅板凳皆显出岁月雕琢的痕迹,内室与外堂间的帷幔,呈现出老旧的暗黄色。段崖风径直走入内堂,只见**双膝盘坐,面色青紫,一对剑眉之上竟凝了一层白霜。

    师兄!段崖风看在眼中,心如刀割,说道,逝者已矣,你这又何必呢?

    **不语,双手自然垂于两膝只见,整个人一动不动。倘若不是见他呼吸时,鼻翼微动,几乎就要以为眼前这位霜眉雪鬓的老者已经驾鹤西去了。

    胡长老。陈克轻声叫了一句。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