录图志:第三十二章 青鸾拜师 上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还真符合她的作风!陈克声嘀咕着,两只手不住地在全身抓挠,甚是痛苦。

    **摇头苦笑,道:你再忍一忍,到了山上,我给你涂些止痒的药,自会缓解。说罢,带着陈克,加紧步伐,向山上走去。

    又半个时辰,陈克与**终于走到了青鸾派山门之外。只见眼前是一座耸立的花岗石牌楼,约有十几丈高,中间一道大门,两个门并立两侧。**拉着陈克从大门穿过,走过一百一十九道阶梯,便入了青鸾派正门。

    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个方圆几十丈的青石台,正中间一座高数丈的石柱,一把巨大的铁剑斜插在石柱之上,颇有气势。

    胡长老!一个身穿淡蓝色衣裳的高瘦弟子匆匆跑来,行了一礼,说道,您可回来了,掌门已找您多日了。

    何事?**见那弟子神情焦急,问道。

    那人看了陈克一眼,见他衣着打扮不似本派弟子,于是走到**身旁,附耳说了几句。**面色微变,说道:竟有这种事?

    掌门已派出弟子寻你,现正在议事堂等您商议。那弟子说道。

    云鹤,你带这位友去药房找些祛毒止痒的药,找间厢房妥善安排,我去议事堂找掌门师弟。说罢,**来不及与陈克道别,便匆匆离去。

    云鹤向陈克一抱拳,说道:你随我来吧。

    陈克哦了一声,一面抓挠着,一面随云鹤沿着一条路向青鸾派后院走去。

    苍苍玉峰山,绵延百里,群山跌宕,幽谷深邃,远远望去,煞是阴森恐怖。

    往生堂骷髅祭坛,正是藏于玉峰山一处山坳中。

    练幽冥功者,当选极阴之地,以南疆古术设置灵坛,以至阴之人头骨为灵媒修炼,吸收万人精血,以滋养修炼者之精元,成,则增十倍功力,可延寿百年。然,此养元之邪术必然有违天道,修炼过程极其痛苦,如万剑穿心,如万虫噬骨,修炼者身形畸变,人鬼难分,一旦修炼失败,必然会受邪术反噬,落入万劫不复之地。

    骷髅祭坛上,白驰负手而立,面色凝重,煞白的骷髅放置在眼前一座半米多高的石架上,眼窝处不时闪出诡异的红光。这段幽冥功的说明文字,不住地在白驰的脑海中回荡。

    白驰闭目冥想,十六年前,天山四杰凭借世所罕有的高超武艺,闯入扶摇山桃仙教总坛。逍遥洞外血肉横飞,哀嚎遍野,尸横满地,桃仙教教主陶子扇与人同归于尽,柳千山重伤被打下山崖,那番惨烈的场面仍历历在目。

    那日,白驰眼见桃仙教大势已去,为求自保,携往生堂众人弃教而逃。自此,在江湖正道眼中,他是魔教余孽,人人得而诛之,在桃仙教眼中,他是弃教叛徒,应受挫骨扬灰之刑,这世间已再无他容身之地。一次偶然的机会,白驰误入玄机阁,在一本江湖轶事录——玄机九卷中,发现了一段关于幽冥功的记载,将其默记于心,再三犹豫之下,终于决定修炼幽冥功。

    如今,白驰修炼幽冥功已逾十载,死在他幽冥祭坛之下的人已有七八千之多,而随着幽冥功每练深一层,他的身形都要发生一次巨大的变化。而今,他整个人面目全非,似人非人,似鬼非鬼,再也不是十六年前英俊倜傥的模样。每思及此,白驰都是一阵钻心的疼痛。这些年来,他再也没敢看过自己的模样,许多时候他也曾在内心深处发问,如此不顾一切的追求长生之道,当真值得?

    往生堂门徒叩首轻问,将白驰从无限的思绪中拉了回来。他稍定心神,转身看着匆匆赶来的弟子,面色阴沉,道:准备的怎么样了?

    回禀堂主。那人道,七十里堡一百一三口人,已引至密林阔地,现已被幽冥伏魔阵困住。

    白驰闭目长叹一声,忽地睁开双眼,一手抓起石架上煞白的骷髅头,厉声说道:走!说罢,化成一道黑影,向着密林深处闪去。

    巍峨青鸾峰,云雾环绕处。

    陈克正跟随青鸾派长老堂首席长老**沿着上山的石阶向上攀爬。一路交谈之后,**对眼前这个初入人世的少年愈发喜爱。又与陈克打探了许多玄城子的往事,一边听着,一边感慨,似乎对老友这些年的境遇颇为惋惜。

    不知不觉间,陈克已随**走了约一个时辰,渐渐觉得身上各处莫名地瘙痒,便不住地抓挠,却又不知是何缘故,他越是用力抓挠,越觉得奇痒难耐。此时肩肘部已被抓出几道血印,那痒却似乎长了腿脚一般,在身上四处游荡,让陈克不知从何下手。

    **发现陈克举止怪异,抓耳挠腮,如猢猴一般,关切地问道:你怎么了?

    我身上痒得很!陈克一面四处抓挠,一面龇着牙,说道,越抓越痒,难受死了!

    **一怔,一把扯开陈克的衣领,只见细若凝脂的皮肤上长了一层红色的斑点,如米粒般大,密密麻麻的,甚是可怖。

    不好!**大惊失色道,可恶的魔教妖女,竟然对你下毒!

    陈克心中也是一骇,慌忙低头查看,又撸起左右衣袖,只见所露皮肤之上皆是一层密密麻麻的红斑。陈克一时慌乱无措,道:这,这可怎么办?

    **抓起陈克的手腕,诊了诊脉搏,又细细查看了一下陈克皮肤上的红斑,神情一松,忽地又摇头苦笑道:看来那魔教妖女无意伤你性命。

    陈克不解,问道:那这是

    这只是一种让人奇痒难耐的毒药,想来她气你帮我,于是存心下了这种奇痒的毒药,有意捉弄你罢了。**道。

    陈克微微一怔,柳熙玥俏皮的模样当时浮现在眼前。这几次与柳熙玥相处下来,她时而心机深重,下手狠辣,一副魔教妖人的做派,又时而古灵精怪,颇有顽皮少女的心性,三番两次地捉弄陈克,似乎乐此不疲。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