录图志:第三章 山外来客(上)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密林深处,野兽的长啸,让这孤山夜色变得更加可怖。而陈克也早已习惯了这些看似恐怖的景象。从小到大,他都是与两位师父在这孤山之中度过,从未离开过。幼时以为,这孤山就是天下,这天下也仅有孤山这么大。而随着年龄的增长,陈克也渐渐意识到自己不过是井底之蛙。外面的世界,到底如何?什么时候,才能摆脱这座牢笼,看看外面的世界,去体验一下师父们口中一直描述的江湖?

    想着想着,困意袭来,陈克抱起身旁的兽皮,随意地躺在茅屋外的石板上,伸了一个懒腰,带着对山外世界的憧憬,沉沉地睡去了。

    翌日清晨,阳光如期而至,打在陈克俊俏的面庞上,鸟鸣声渐起,欢快地钻入陈克的耳蜗,似乎是在有意唤醒这英俊的少年郎。

    哎呦喂!陈克伸了一个懒腰,揉了揉惺忪的睡眼,掀开披在身上的兽皮。那是一只黑熊的毛皮,在清晨的阳光映照下,显得极为油亮。陈克将兽皮扔在石板旁边的草地上,扭头向茅屋内喊道:二师父,起床了!小爷饿了!

    茅屋之中一片沉寂,没有任何回应。陈克站起身来,略整衣衫,向前迈了几步,大声喊道:二师父啊!起床了!

    茅屋方向依然没有任何回应。

    奇怪了,这大清早的,二师父去了哪里呢?陈克走到茅屋门口,扫了一眼空空荡荡的屋子,低声嘟囔道:难道又去找大师父打架了?

    陈克转过身子,望向树林的深处。穿过这片树林,跨过一条小溪,那片漫天白绿的梨树林子里,就是两位师父的比武场。陈克踮起脚尖,极力地眺望,似乎要让眼睛穿过这一大片树林,到那白花飞舞的梨树林里一探究竟。

    哎!少年郎转而低头叹息,满脸都是无奈的神情,疾步向着树林走去。

    树林深处,一阵密集的铁器撞击声传来。定是两位师父又打起来了。陈克心想着,加快了脚步,向着声音传来的方向奔去。

    今天我一定要杀了你!如鸟鸣般悦耳的声音传来,带着腾腾的杀气与愤怒。

    何必这么狠心呢,云依!一个年轻的男子,声音里有些戏谑,又有些无奈地回应道,如果我不小心伤到你,我会很心痛的。

    呸!叫云依的女子冷冷地回道,无耻!有本事你就杀了我!我不会放过你的!

    陈克突然停住脚步,转身躲到一棵大树的后面。这不是师父们的声音!是谁?是谁在这荒山野岭的树林中打斗?陈克有些慌张,有些害怕,却又极为好奇。他从树的一旁探出头去,向着对话处望去。

    看不道啊!陈克小声嘀咕道,再靠近一下!

    下定决心之后,陈克连续几个疾步,闪到离那对话声音稍近的一棵大树旁边。虽然,二位师父不曾叫他习武,但是这脚下抹油的功夫可是得到两位师父的真传,练就得是炉火纯青,关键时刻用来逃命,而此刻却被用来偷窥。陈克暗自窃喜。

    云依,你到底怎样才肯放过我?男子的声音有些认真起来。

    除非你死!云依狠狠地说道,似乎都能听到她牙齿摩擦的声音。

    陈克躬下身子,探出头去,看着二十几步以外对峙的两个人。男子一身青绿色布衣,腰间胡乱扎着一根麻绳,头发随意地束起,显示出他慵懒的性格,脚下趟着一对铁履,看起来十分沉重。他的手上握着一把极为宽厚的长剑,通体乌黑暗淡,造得极为丑陋与笨重。这一身装扮看起来非常邋遢,与这男子英俊的面庞显得很不配套。而站在他对面的那位,那个鸟鸣般清脆嗓音的主人,一身如雪的白衣,干净得如冬日里落在山间的白雪,黑色的长发和白色的衣裳在她身上随着穿林的风儿飘着,加上那白皙的脸庞、新月般的眉毛、溪水般澄澈的眼睛,看得让人如痴如醉。这个世上,竟还有生得这么好看的人啊。

    陈克看得有些呆了,一时竟忘了是在偷窥,脚下不注意弄出了声响。

    什么人!女子警觉地喊道:给我滚出来!

    陈克慌忙躲回树后,站起身了,调整呼吸,时刻准备脚底抹油开溜。

    哈哈哈哈哈!一个道士从不远处走了出来,说道:这荒山孤岭,你们一男一女在此苟且,贫道只是好奇,过来看看,竟还要你发这么大的脾气?

    是二师父的声音!陈克心里想着,紧绷的神经立刻放松下来。

    你!女子气急败坏地,用近乎咆哮地声音喊道:你这贼老道,你胡说些什么,当心我割下你的舌头!

    我这九安岭地处偏僻,野兽横行,少有人来。你们两人怎么会到这荒山野林中?老道士不理云依,正言问道。

    这荒山又不是你们家?老子想来就来,你管得着吗?那男子不屑地回应道。

    只见老道士身形一动,化作一道灰影,瞬息间闪到男子身前。男子来不及作出任何反应,只听啪的一声,一记响亮的耳光重重便甩在他的脸上。那灰影又是一闪,回到原先的位置,只见那老道士又面无表情的定在了那里。

    你敢打老子!挨了一记耳光,男子丝毫不肯示弱,反是怒气腾腾,握紧手中那柄乌黑暗淡的长剑,欲上前报一掌之仇。

    刘新!云依上前一把拉住那男子,小声说道,这人行事怪异,功夫远高于你我。不要做无谓的争斗,快走!

    刘新虽有不甘,但想来云依所说的确实十分在理,只得恨恨作罢。跃身飞起,向着出山的方向,随云依而去。

    老道士见二人以及走远,丝毫没有追赶之意,清了清嗓子,说道,臭小子,还不快出来?

    嘿嘿,二师父!陈克讪笑着从树后缓缓地走了出来,我们早上吃什么呀?

    臭小子,就想着吃,自己手上没有什么功夫,竟然还敢偷看他人打架。幸亏这二人不是什么穷凶极恶之徒,不然你这小命今天恐怕要留在这里喽!老道士虽有责备,却更多是关爱。他缓缓走到陈克身边,拍了拍他背上的灰尘,满面慈爱地说,走吧,我送你去贼和尚那里。

    说罢,老道士抓住陈克,化作一道灰影,向树林深处一晃而去。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