录图志:第二十五章 幽冥邪功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白光猛地一闪,一声闷响,白光鬼影骤然消散。小镇重新沉入无边无际的黑夜中。

    青石砌起的街道上,满地横尸,不知是从何处冒出来。那些尸体各个表情惊恐,躯体普通被抽干了一般,皮包骨架,恐怖之极。

    周围死一般的寂静!

    白驰神情漠然,手中骷髅已恢复如初,两只眼睛隐隐泛着红光,仿佛是饱餐后的野兽,露出满足的光芒。

    陈克望着遍地的死尸,在月光笼罩下,相继化作青烟,飘向无尽夜空,似乎是百十个灵魂,带着深重的怨恨,升入苍穹。

    从盐口镇到玉峰山,同样的场景,再次上演。陈克已没有初见时的那种恐惧,而且带着一股极大的愤怒,狠狠地瞪着白驰。

    为什么?为什么?陈克似乎是自言自语,又好像是在质问白驰一般,说道,这些都是手无寸铁的普通人!为什么?

    为什么?!白驰表情狰狞,目光冷如冰霜,这些人本就如草芥刍狗,不值一提。能为我幽冥功献祭,乃是他们无上的荣耀!能够助我神功大成,获得长生,是他们价值的升华,总好过在这世上苟活,白白浪费了几十年的光阴!

    你!你就是魔鬼,妖怪!陈克咬牙切齿地骂道。

    哈哈哈哈白驰放声笑道,小子,我可以满足你可笑的慈悲心,不再修炼幽冥功。只要,你帮我找到玄城子,得到方神剑!

    休想!陈克歇斯底里地喊道。

    白驰一把抓住陈克的头发,使劲地向后扯着,冷冷地说道: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

    煞白的骷髅似乎感到白驰的愤怒,两只眼睛红光一闪,白光幽幽泛起,似乎在等待着白驰一声令下,释放出白色鬼影,将陈克吸干榨净一般。

    一道白光破空而来,直直地冲着白驰的额头飞去。白驰大惊,赶忙松开陈克,翻身向一旁闪躲。

    嗖!嗖!嗖!

    又几道白光,接踵而至,带着明亮的哨声,刺破夜空。只是这几道白光竟不是冲着白驰,而且直直地向着陈克飞去。

    嘶啦几声,罩在陈克身上的大网,绑在身上的绳索,被几道白光割得碎成一片。陈克挣脱开,站起身来连退几步。

    陈克与往生堂众人向着白光飞来的方向寻去。直接高墙之上一个黑影,站姿慵懒随意,手中一柄宽厚长剑,看不见丝毫光影。

    陈克整个人置于网下,逃脱不得,只得眼睁睁地看着众人狞笑着将他捆绑起来。才不过短短十几日,如今又落入了往生堂的手中,此番被捕恐怕真的是劫数难逃了!陈克心里向着,口中连连叫苦。

    小子,我们又见面了!

    一个身穿黑色袍子,佝偻着身子,面容枯瘦的老头出现在陈克的面前,只见他右手上托着一个煞白的骷髅头,另一只手不住地抚摸着,显得极为爱惜。

    陈克大惊,两只眼睛直勾勾地盯着白驰手上那个骇人的骷髅头。盐口镇小院中,玉峰山密林阔地上,一片被吸干精血的死尸在月光下化成屡屡青烟,阴森恐怖的场景再次浮现在脑海之中。陈克不禁咽了口唾沫,两只腿不住的打颤,唯恐白驰催动那白色骷髅,将自己化得一丝不剩。

    白驰似乎看透了陈克的心思,呵呵一笑,说道:小子,我不会杀你!但是你要配合我找到玄诚子!说罢,白驰缓缓地蹲下,将脸凑到陈克的面前,神情忽地冷漠如无情的刀刃,深邃的眼睛镶嵌在下凹的眼眶里,很难让人猜透他的内心。

    你,你休想!陈克战战兢兢地说道,我不会再找我师父了!

    白驰忽地哈哈大笑起来,一只手指着陈克不停地摇摆着,说道:那就由不得你了!

    一个往生堂门徒装扮的人从远处跑来,手中提着一把长刀,跑到白驰面前,先是毕恭毕敬地作揖行礼,而后直起身子,小声说道:都准备好了,一共一百三十七口人。

    嗯?白驰似有不悦,这么大的镇子,怎么才这么几个人?

    回堂主!那门徒慌忙回道,我找人仔细询问过,数月前这镇子上闹过一场瘟疫,镇上的人死的死,逃的逃,少了大约七八百口人!

    哼!白驰冷哼一声,厉声呵斥道,你是如何打探的?!照这种速度,我何时才能练成幽冥功?

    那人听到白驰呵斥,慌忙跪在地,声音略带颤抖地说道:属下办事不利,还求堂主绕过,属下必定竭尽所能,将功补过!

    白驰冷冷地看了他一眼,不再理会,绕过匐在地上瑟瑟发抖的那人,看着远处的巷子,目光深远,似乎在盘算着什么。

    都准备好了吗?白驰问道

    回堂主,都准备好了!跪在地上的人听白驰这么问,提着的一口气顿时呼了下来,赶紧起身跑到白驰身边,哈着腰回道。

    白驰仰头长呼一口气,一只手托是手中的白色骷髅,一只手在骷髅上比划着,口中念念有词。

    突然,沉睡的骷髅犹如被唤醒了一般,缓缓泛起一片柔和的白色光芒,如微风拂过寂静的水潭,荡起微微的细波,轻轻地向着四周荡漾散去。那光芒柔和而温暖,照在陈克的脸上,去少女的芊芊细手抚过,丝毫无法与将它与之前吸人精血的魔物联系在一起。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