录图志:第二十二章 酒馆夜斗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这时刘新见云依左右招架不住,心有不忍,突然收招,翻身跳回。

    云依的手有些颤抖,她冷声问道:这是什么功夫?

    新十九剑法!刘新有些得意地说道。

    也是你门下武功?云依疑问。

    没错,是我自创的。刘新傲慢地回应着。

    说罢,刘新再次荡剑而出。此刻,这剑与方才略有不同。剑法中似乎多了一丝戾气。

    刘新,这是想要杀了我么?!

    云依心想着,恨不得将眼前之人千刀万剐。

    刘新翻身越过云依,在她全然无有防备的时候已然立于她身后。这时刘新只要提起重剑,断头也好,刺胸也罢,都如囊中取物,轻而易举。

    只可惜,自古英雄难过美人关。

    画面就在这一瞬间定格。刘新的双眼直勾勾地盯着云依微微翘起的臀部,双目略有淫光闪动!

    同时,玄铁重剑如落水一般飘然下沉。随之,刘新举剑的手竟失去了力道!他的左手悄悄荡起,缓缓地挪向他目光紧盯的云依的臀!

    霎那间,刘新眼中淫光更盛!漫天淫气腾腾而起,几欲刺破夜幕,撕扯云依那如雪的白衣,将她扑倒在这青砖碧瓦之上。

    那只手,荡着,越来越近,越来越近

    一声脆响犹如蛟龙出世,带着惊天的气势撞向刘新右手边悬空的铁剑!那玄铁重剑失去的力的支撑,犹如枯枝般被打得倒飞出去!咣当一声重重地砸在一丈远的地上,竟将地上的石板震裂成数段!

    刘新猛然惊醒,叫苦不迭!

    然而,他还未来得急多想,一只芊芊玉手卷着吞天沃日的气势纵掌劈来!刘新躲闪不及,那一掌正劈在胸口。然后,整个人倒飞而起,身子重重地撞击在院墙之上!

    刘新勉强撑起,只觉头晕目眩,胸口被掌击中的地方,一阵剧痛,似乎五脏六腑皆被震碎了一般,喉咙一甜,一股鲜血从口中噗地一声喷出!鲜血滴在胸口上,斑斑驳驳!失去了武器的刘新表情复杂。满脸怨气之中似乎还有一丝隐约的怒意。

    在这黑幕下两人凄楚地站着,似乎都有怨言,却谁也不肯说出口!

    空空荡荡的街巷上,偶有一片树叶飘然而下,落在地上,又被晚风一扫,席地而起,一阵阵沙沙声不绝入耳,有如鬼泣!

    云依的眼中竟有了一丝倦意,似乎已经疲惫了这样的僵持!这场战争的结局已经太过明显!

    没有玄铁剑,你还有什么?

    刘新!你输了!云依冷哼一声!手中细剑随之荡起!铮又一声冷哮,白衣女子与剑浑然一体,闪着冷光,化作一道白色光芒向着刘新刺去!

    人已如离弦之箭直指而来,只消片刻刘新就要一败涂地!然而,刘新却没有动作!他冷冷的目光中似乎闪过一丝笑意!只在那么一片刻间,涣然消逝!

    剑已近,人似寒铁;夜已深,心如坚冰!如此决绝的画面又有谁不感叹它的凄楚?

    刘新冷冷叹息。

    突然,他右脚后撤!

    他要如何?莫非他要用脚?莫非要他要以着血肉之躯去横挡利剑吗?

    正在云依万般不解之时,只见刘新右脚向前猛地一踢,一道黑影飞速闪来!

    好快!那是什么?顷刻间,等不及云依做出任何反应,那道黑影便直直打向云依白嫩的脸颊上!

    啪!地一声响。

    啊!云依只觉面部生疼,无穷的怒意随之而起!而在那一刹那间,那手中的剑已然降了速度、偏了方向!

    刘新箭步向前。转身、推手、压腕、右手躲剑!只见他微微一笑,一个后空翻立定于地,横剑指向云依的脖颈。

    哈哈哈哈刘新放声大笑,右脚向前趟起横在地上的铁履,笑道:哈哈,我还有暗器!

    云依,你输了!刘新冷哼道。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