录图志:第十七章 玉峰宝库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一大口黑血被陈克吐在地上,接着他又俯下身子,对着柳熙玥的伤口一阵吮吸。呸的一声又一口黑血吐在地上,陈克见柳熙玥肩头伤口处,一丝殷红的血液缓缓的渗了出来,随后露出宽慰地笑容,说道:好了,以前我被毒蛇咬伤,大师父也是这样给我祛毒的!

    陈克抿了一下嘴角的黑血,只见柳熙玥无力的瘫坐在地上,背靠着莲花石座,一只手扯着肩头被撕开的衣服,极力地遮掩着露出的肌肤,头偏向一旁,轻咬樱唇,满脸羞红,不敢去看陈克。

    陈克忽然也觉得尴尬,正巧他觉得口干舌燥,于是站起身来,对柳熙玥说:你先休息吧,我去找找这洞里有没有水和食物。说罢,向着一旁寻去。

    柳熙玥看着陈克的背影,又是一阵娇羞,心想,自己从小到大心高气傲,江湖上多少才俊都不放在眼中,不想今日竟与这无名小子有了肌肤之亲,如今他救了自己性命却又不好发作。想到这里,更是羞愤难耐,一只手重重地锤在地上。

    黑暗里,陈克坐着地上陷入无尽的绝望之中。柳熙玥却神情轻松,举着火把一蹦一跳地在洞中寻找着,每到一面石壁前,她都要从上到下仔仔细细地摸索一番,唯恐有什么会被自己大意疏漏一般。

    小子,快来!柳熙玥突然异常兴奋地喊道。陈克一个机灵,翻身站起,跑到柳熙玥身边。只见柳熙玥手中火把映照的石壁上,光滑的表面竟莫名多出一个小洞,大约有手指般粗细。

    陈克本以为柳熙玥找到了逃生的出路,却见她为了一个手指般粗细的小洞研究起来,顿时如泄了气的皮球一般,没好气地说:不就是个小洞吗,有什么可大惊小怪的。柳熙玥见陈克这般口气,又是一阵好气,伸手揪住陈克的耳朵,大声说道:姑奶奶在这里劳神费力的找出路,你不来帮忙,还说风凉话!你这个人真是多余得很,不如一掌打死算了,我也落个清静!

    陈克一听柳熙玥要将他一掌打死,心中咯噔一下,赶忙歉意道:对不起,对不起,我帮你找!

    柳熙玥松开陈克的耳朵,使劲给了他挤了一个白眼,心中却乐开了花,小声嘀咕道:这傻小子真是憨厚可爱,等出去了,定要带回扶摇山上,给我做个男仆,以后闲来无趣可以拿来好好戏耍一番。

    啊?你说什么?陈克见柳熙玥嘀咕,怕有什么听不清楚的又要被她揪耳朵,忙上前询问。

    没什么!柳熙玥假装一本正经地说道:你看这周围的石壁,整个都光滑得很,没有一丁点粗糙的地方,这里却有一个小洞,你不觉得很奇怪吗?

    陈克摇了摇头,说道:石壁上有个小洞不很正常吗?兴许是刚才白驰大脚一震,把这石壁震出了一个小洞呢?

    柳熙玥翻了一个白眼,一脸无奈地说道:那白驰哪有那么大的力气,这里可是几十米之下的地洞啊!

    可是陈克挠着头,说道,这个小洞看起来也没什么奇怪的啊?

    哎柳熙玥已被陈克气得两眼泛白,用手指戳着陈克的脑袋,大声说道,你这猪脑子啊!白驰这般老奸巨猾,万一自己不慎落了进来,怎能不给自己留个生路呢?说罢,柳熙玥猛地抓起陈克的手,没等他反应,便一把将陈克的食指塞进了洞中。

    啊啊啊啊陈克吓得连连惊叫,柳熙玥力道极大,速度又快,等陈克反应过来,他的手指已经整个塞进了小洞之中。

    陈克觉得小洞之中似乎有什么被按进去一般,接着就听见轰隆一声闷响。只见原本光滑的石壁上竟然裂出一道大缝,那道裂缝穿过小洞一路裂开,在石壁上裂出一个门一样的形状。柳熙玥与陈克都是大喜,两人合力将石门推开,呈现在二人眼前的,是一条黑暗的隧道。柳熙玥将火把伸入隧道之中,只见这隧道幽远深长,不知通向何方。柳熙玥嘻嘻一笑,大步向隧道之中走去。

    等一下!陈克赶紧制止,说道:前面会不会有危险?!

    柳熙玥停下脚步,倏地拧过身子,一脸嫌弃地说道:要么你在这地洞里等死,要么你就跟我去看看。堂堂男子,这般胆小,啧啧也不害臊!

    陈克被柳熙玥一通讥讽,顿时觉得脸颊发烫。但想到柳熙玥揪他耳朵时凶狠的样子,也不敢反驳,只好跟在她后面,心中暗自发狠。

    走了几十米,便来到了隧道的尽头。只见隧道的尽头确是另外一番天地,同样是方圆十几丈的地方,竟然满满当当地对着许多架子,架子上黄金珠宝、琉璃翡翠,在火光映照下闪着斑斓的色彩,似乎是到了神仙庙堂一般的世界。柳熙玥张大嘴巴,看着琳琅满目的珠宝,不禁哇地叫出声来。陈克自幼在山中长大,没有见过什么黄金珠宝,更不知道眼前这些是怎样一笔巨大的财富,只是觉得满目五彩斑斓,甚是好看。

    柳熙玥在洞中摸索了一番,找到几处油灯,逐个点亮,洞中顿时变得灯火通明。柳熙玥将火把熄灭,看着上面被烧成焦灰的白绸,心中又是一阵生气。陈克看在眼里,慌忙躲到一边,唯恐柳熙玥一个健步上来,又要将他的耳朵揪上一番。

    你这小子,我们走着瞧!柳熙玥见陈克躲她,心中又好气又好笑,便故意捉弄道,等出了这里,我一定要好好修理修理你,替我的面纱报仇雪恨!

    陈克只听着耳朵里,也不敢作声,悄悄向后撤了几步,躲得更远了。

    正往后撤着,陈克突然觉得脚跟磕到了什么坚硬的东西。陈克扭过半截身子,低头一看,只见两个架子之间的地面上撅起一个木制的手柄。陈克觉得奇怪,蹲下身子将手柄往上一提,竟是一个嵌在地上的暗格,那手柄本来是暗格里的装饰,不知怎么竟然撅到了地面上。只见暗格中,核桃般大小的一颗石头,暗紫色的石块中隐约可见有金黄色的脉络在其中游走,犹如飘入空中的袅袅烟云,柔和飘逸。

    陈克看在眼里,心中喜欢得很,回头见柳熙玥仍在远处四处翻找着,便偷偷将那石头藏进怀里,把暗格重新盖好,向着与柳熙玥相反的方向走去。

    突然,柳熙玥惊讶地叫了一声,陈克以为她找到了出路,赶忙跑到跟前。只见柳熙玥站在一处被精心雕琢过的莲花石座前,石座上一个古朴的刀架上,横卧这一柄通体金黄的短剑,剑刃上一道浅浅的沟槽,沟槽中一根黑色的细线从剑柄一直通到剑尖儿。

    柳熙玥直勾勾地看着那柄金黄的短剑,两眼放光,兴奋地说道:是勾芒剑!我找到勾芒剑了!说罢,柳熙玥一把抓住剑柄,正要拿起,突然嗖的一声哨响,一个黑影从刀架下方以极快的速度射了出来。

    柳熙玥一心都在那勾芒剑上,丝毫没有防备,一个躲闪不及,那黑影正好射在柳熙玥的左肩膀上。柳熙玥身子一欠,啊的一声惊呼,霎时只见一根闪亮的长针直直地戳在她的肩头。柳熙玥忍着剧痛拿起勾芒剑,向后连退了几步,这时一丝黑色的血液从那长针穿入的地方渗了出来。

    柳熙玥和陈克大惊失色,同时说道。柳熙玥白皙的俏脸刹那间变得乌青,一股寒气在肩头顺着血脉向全身游走着,右手忽然失了地道,勾芒剑桄榔一声掉在地上,一阵头晕目眩之后,整个人倒栽过去。

    陈克慌忙上前扶住柳熙玥,见她面色乌青,全身已经开始抽搐,显然这长针上涂抹了一种极为厉害的毒药。他不敢再耽误片刻,用手猛地拔出长针,柳熙玥嗯的一声闷哼。陈克顾不得柳熙玥疼痛,接着一把撕开柳熙玥肩头的衣服,只见柳熙玥肩头的皮肤在紫色衣服的衬托下显得更是白皙水嫩,一颗米粒般大小的黑点在柳熙玥白皙的皮肤上渗着丝丝黑血,一团黑气正围着那黑点缓缓晕开。

    陈克抱着柳熙玥,深吸一口气,俯下身子将嘴巴贴在她白嫩的皮肤上,使劲地吮吸着。柳熙玥一扫以往的霸气,满脸娇羞,嗔道:你,你干什么!两只手抓着陈克的肩膀用力想要把他推开,怎奈她此时中毒浑身失了力气,整个人被陈克紧紧地抓在怀里,动弹不得,只得任凭陈克摆布。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