录图志:第十六章 蒙面少女(下)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你一个毛头小子,白驰为什么要如此算计你?听完陈克的一番叙述,紫衣女子十分疑惑,莫不是你身上有什么秘密?

    被紫衣女子这么一问,陈克心中一阵紧张,他深知方神剑对魔教的重要意义,断然不敢说出口来,只好违心说道:我真的不知道!

    紫衣女子见陈克说话憨厚老实,不像是说谎,便全然相信了,叹了口气,幽幽说道:算了,如今我们也是同命之人,都被白驰这老妖怪算计。紫衣女子环视四周,又一叹气,耸了耸肩,问道:小子,你叫什么?

    我叫陈克!陈克答道,偷偷瞄了一眼紫衣女子精致的面容,见她神情放松,又小心翼翼的问道,你叫什么?

    呵呵。紫衣女子看着这个笨拙的家伙,不由地又笑起来,你这小子真是无礼,就没有人教过你要怎样询问一个姑娘的名字吗?

    陈克被问得满脸羞红,他初入人世,哪里懂得那些人与人之间交往的礼数,尴尬地低下头,默不作声。紫衣女子见陈克害羞的样子,更觉得可爱,竟上前摸了摸陈克的头,说道:我叫柳熙玥!说罢,绕过陈克,向四周寻去。

    柳熙玥陈克在嘴里默念,心中莫名有一种失落的感觉。虽然,他早就知道眼前这个紫衣女子并不是她

    别傻愣着了!柳熙玥见陈克在原地怔怔发呆,便嗔道,快点找出路啊!你不想出去了?!说罢,便扭头继续在周边查探。

    一道火光,将周围照得大亮,柳熙玥手中小小的火折子顿时失了光彩,她扭头向着光源望去,只见陈克不知道从哪里找来一根木棒,一端裹着一团未知的东西,正冒着熊熊的火焰。柳熙玥定睛一看,心中怒火滕然而起,健步向前一把揪住陈克地耳朵。陈克被揪得哎呦一声惨叫,只听柳熙玥愤然吼道:好你个臭小子,竟然敢烧了我的面纱!!!

    陈克用力掰开柳熙玥的玉手,一边揉搓着被揪得通红的耳朵,一边慌忙向后退了几步,龇牙咧嘴地说道:有了这个火把,我们可以看得更清楚一些啊!

    柳熙玥心中怒气难平,向前逼近两步,陈克慌忙又向后两步,求饶道:我错了,我错了!我们还是先找出路吧!柳熙玥哼一声,一把抢过火把,转过身去,气愤道:我且不与你计较,等出去之后,定要将你这小子的皮撕下一块来,也做个火把!

    听柳熙玥这么一说,陈克心中一阵恐慌,小心翼翼地跟在后面,心想,这姑娘看起来长得像仙女一般漂亮,心肠竟这么狠毒!果然魔教的人,都是蛇蝎心肠!

    在火把的照耀下,陈克跟在柳熙玥身后围着周围转了一圈,发现这竟然是一个方圆十几丈的大洞,四周石壁光滑,似乎有人工打磨的痕迹,仰首向上往,只见头顶之上漆黑一片,照不到顶端,不知道已经深入地下有几十米了,显然从上面出去是不可能了。陈克渐渐有些绝望了,看这情形,此处是白驰平日里为防备不测有意设下的陷阱,除非是白驰大发慈悲放他们出去,否则他与柳熙玥统统要困死在这地洞之中。想到这里,陈克又一次伤感起来,心中后悔万分,早知要死于非命,不如安安稳稳在九安岭上,何苦要下山走这一遭呢?

    陈克从昏迷中醒来,一阵头晕目眩,浑身筋骨如同被拆碎了一般地疼痛。睁开眼睛,向四周望去,伸手不见五指,只觉得自己陷入最深的黑暗之中,也不知这黑暗的边际到底在何处。

    呃!一声清脆的呻吟声把陈克吓了一跳,他此时被五花大绑着,浑身上下动弹不得,只有腿部不由得一蜷,在地上擦出沙沙的声响。

    什么人?那声音如莺鸣般,带着一丝惊恐,陈克听得出是那紫衣女子。刚刚,白驰那大力一跺,地面崩裂开一个大洞,那紫衣女子躲闪不及与他一同掉入了洞中。听声音,此时正在距离自己大约一两米的地方,陈克不敢出声,只怕那紫衣女子一掌劈来,自己便像寇谦一样,骨骼断裂,口鼻出血而死。

    滋啦一声,幽幽黑暗中一个光点闪烁出莹莹的光芒,照亮了三五米的地方。陈克一惊,只见那紫衣女子卧坐在地上,手中举着一根火折子,一身紫衣在黑暗中已看不清颜色,那蒙在脸上的白绸看起来也变成了怪异的灰白色。

    紫衣女子见陈克被五花大绑地,像极了一个粽子,忍不住噗嗤一声笑了。陈克见自己被人嘲笑,登时有些气愤,竟一时忘了这女子是一个武功绝高的魔教妖人,不禁愤然说道:你笑什么笑?!

    怎么?!你自己被人绑成这么奇怪的样子,还不许别人笑么?紫衣女子依旧吟吟地笑着,反驳道。

    那是因为我我陈克一时心急,不知要如何辩解,急得他口吃起来。

    哈哈哈紫衣女子见陈克的样子,笑得更欢了。

    不许笑!陈克被紫衣女子笑得恼羞成怒,原本蜷着的腿向着紫衣女子使劲一蹬,正好踹在紫衣女子的小腿上。紫衣女子哎呦一声,顿时火冒三丈,骑到陈克的身上啪啪甩了他两个耳光。陈克只觉得脸部发麻,一阵火辣辣的疼从脸上蔓延开来。

    你!陈克已怒不可遏,完全忘记了眼前这紫衣女子曾经一掌劈死了寇谦,两只脚在地上一阵乱蹬,无奈他被绑得结实,紫衣女子只是稍稍撤步,陈克便再也够不到了,整个人在地上来回扭动着,像极了一只满地打滚的毛毛虫。

    紫衣女子方才被陈克蹬了一脚,原本还在生气,见陈克这幅模样,实在是滑稽好笑,一时忍不住,又呵呵地笑了起来。

    你,你放开我!陈克又羞又气,大喊道,有种你放开我!

    紫衣女子一怔,见眼前这小子实在自不量力,竟然敢跟他叫嚣,登时觉得此人甚是可爱,年轻少女,也不顾及身处此地,周围是否危险,一时玩性大起,只哼了一声,上前一把将陈克身上的绳子扯了下来,略带挑衅地说道:小子!我放开你了,你又能奈我何?

    陈克被松绑之后,顿时觉得一身轻松,再看眼前的女子不屑地样子,不由地又一阵窝火,猛地跳起身来,左右揉了揉手腕上的勒痕,身形一动,只见火光猛地一晃,紫衣女子脸上白绸竟突然消失了。

    紫衣女子只觉得勃颈处一阵凉风袭来,猛地回过身去,只见陈克右手提溜着白绸,一脸嚣张地模样正看着自己得意地笑着。紫衣女子大惊失色,心中一阵惊骇,她万万没想到眼前这个看似手无缚鸡之力的少年,竟然能在她丝毫不及反应间摘掉她脸上的白绸,如此惊世骇俗的轻功,她只在父亲身上见过。

    初见紫衣女子的容貌,陈克竟然呆住了。微微火光映照下,女子十六七岁的模样,鹅蛋般的脸型,皮肤白皙,朱唇微启,柳叶般细长的眉毛下,明眸闪烁,五官精致得犹如仙女。突然,一个画面在陈克脑海中闪现,九安岭树林深处,一女子白衣如雪,黑发飘然,绝美的面容竟与眼前这紫衣少女有七八分相似,如果不是那鸟鸣般悦耳的声音已深深印在陈克的心里,此时他几乎要将这眼前的女子认错了。

    你这小子是什么人?紫衣女子一问将陈克惊醒,只见她凝神戒备,问道,你轻功如此厉害,怎么会被白驰抓了?

    此时,陈克对眼前这女子已丝毫没了敌意,并且莫名其妙地多了一丝亲切,听女子这么问,他便一股脑地将这几日的遭遇全都说了出来,只是最后隐去了他二师父玄城子与方神剑的内容。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