录图志:第十五章 蒙面少女(上)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下得火海,难过千山!白驰不理会她的讥讽,继续说道,二十年前,仙教鼎盛时期,你父亲独门自创的千山归叶掌法,独步武林,多少高手都断送在你父亲的掌下。我与你父亲二十几年的交情,那一招幻形回击,我见了几百上千遍,又怎能不认得呢?白驰捂着胸口,刚才那一掌又准又狠,打得他肋骨不知道折了几根,他细细打量着眼前这个身着紫衣、亭亭玉立的蒙面少女,忽又摇头苦笑道:呵呵,我最后一次见你时,你仍在襁褓之中,没想到十几年过去了,你竟已是婷婷少女,时光飞逝,怎能不让人感慨叹息啊!

    白叔叔!紫衣女子道,你可就老得没有人样子了!

    这一句不知是又戳中了白驰的痛楚,还是因为胸口的剧痛,只见他眉头一皱,啐了一声道:说吧!你今天到我往生堂,先杀我门徒,又下手伤我,到底是为了什么?!

    也没什么,只是我爹爹说,他有一位至交好友,十几年不见,心中很是挂念,特命侄女前来探望。紫衣女子倒背双手,仰头踱步,忽又停在白驰面前,冷冷说道,顺便取一件东西,还请白叔叔奉上!

    什么东西?白驰问道。

    琅琊紫金石!紫衣女子一字一句地答道。

    白驰先是一怔,随后目光一凛,冷哼道,哼!他柳千山以为自己是什么东西?!这琅琊紫金石乃是教主命我往生堂执掌的圣物,岂是他说要就要的?!

    紫衣女子也不生气,冷声说道:先教主生前闭关之时命我爹爹任掌教之职,行教主号令,当年先教主尚未出关即被人所害。当年仙教蒙难,如今群龙无首,急需有人主持大局,召回教众,重整教义,扬我教威。无论是按先教主圣令还是按声望地位,仙教教主之位都非我爹爹莫属!如今,是教主命你交出紫金石。怎么?你还想抗命不成?!

    呸!柳千山要当教主?我往生堂第一个不服!至于这紫金石嘛白驰冷笑,道,这玉峰山不过区区几百里,你柳大小姐本领高强,就请自己去寻找吧!

    白驰!你!紫衣女子眉间一簇,愤然道,你最好是交出紫金石,不然,我让你往生堂上下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话罢,远处众人又是一阵骚动。他们都亲眼目睹了那紫衣女子的本领,方才她那句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绝不是信口胡言,如今他们是进也不敢退也不能,已是到了两难境地。

    此时,陈克被五花大绑着,看着眼前这场大戏,心中凄凉无比。从方才这些人谈话中可以听出,他们都是桃仙教的重要人物。陈克听大师父讲过,桃仙教乃是百年前崛起的魔教,心狠手辣,手段残忍,杀人如麻,在江湖中搅得腥风血雨,没想到他初出茅庐就落入魔教之手,看来今天他定要断送在这玉峰山上了。

    大家不要怕!白驰见门徒骚动,举起双手,向众人喊道,不要听她信口胡说,即便是她武功再高,也抵不过我们三五十人群起攻之,今日便叫她又来无回!说罢,白驰忍着胸口剧痛,身形一晃,闪到土台边上。

    陈克横在白驰脚下,眼看双方就要厮打起来,心中一阵惊慌。只见那紫衣女子化作一道紫色光芒,向着白驰冲击而来。白驰不慌不忙,运足功力,脚下大力一跺。霎时,如天崩地裂一般的响动,陈克身下原本坚实的地面竟忽地塌陷下去,露出一个巨大的坑洞。白驰早有准备,顺势跳跃到土台之上,却见那紫影躲避不及,和陈克一同落入了坑洞之中

    陈克被众人五花大绑地扔到土台边上,心中又惊又怕,目不转睛地盯着白驰手中的骷髅,唯恐那骷髅闪出白光,抽干他浑身的血肉,将他化成干尸,而后变成一缕青烟。

    坑壁上方的漆黑如墨的密林中,一声惨叫,一个人影从密林边缘倒飞出来,噗通一声重重地砸在地面上,扬起一片灰尘。那人一身黑色衣裳,一顶斗笠落在耳边,头发披散着,双目圆睁,口鼻出血,此人正是刚刚飞走的寇谦。只见寇谦大字躺在地上,双手微微颤动,口中呃,呃地呻吟了两声,又喷出一口鲜血,头向左一偏,断了气息。登时,远处人群一阵骚动,纷纷向着漆黑的密林中望去。

    哪路高人驾临我往生堂祭坛?!还请现身出来!寇谦在往生堂中也算是拔尖的高手,能顷刻间将寇谦击毙,又不惊动众人,来者定然是武功绝高之人。想到这里,姓白的堂主不敢怠慢,向着寇谦飞出的方向大声喊道。

    我居北海君南海,寄雁传书谢不能。桃李春风一杯酒,江湖夜雨十年灯。白驰,你可还记得这首小诗么?

    黑暗处,如莺般的声音响起。白驰身躯一震,昔日种种历历在目,他肩头微微抖动,一旁的篝火将一身黑衣照得通红,似乎是烧着了一般。白驰声音略带着颤抖地说道:你,你是什么人?

    忽然,墨色的密林中一道淡紫色的身影,迎着咆哮的火焰,飘飘然飞来。只见是一紫衫女子,身材苗条婀娜,脸上蒙着一块白色的绸布,看不见她的面容,如柳叶般细长的眉毛下,一汪碧眼,带着不易察觉的笑意。

    当年仙教往生堂堂主,风流倜傥,玉树临风,不过十几年的光景,怎么成了这般模样?到底是岁月蹉跎催人老,还是江湖上谬传了你的风采?紫衣女子声音脆若银铃,清澈动听,眼睛打量着跟前这个佝偻老者,嘴里却字字如刀,剜在白驰的心尖儿上。

    你到底是什么人?白驰似乎有些愤怒,一字一字地重重问道。

    白堂主!当年你蒙先教主圣恩,本应该以死投报,却在仙教蒙难之时弃教潜逃,十余年不思重振仙教,却躲在这阴邪之地,练什么幽冥邪功,妄图长生,如今邪功反噬,不仅没能长生,反而把自己练就成这般人鬼不分,老气横秋,你说这是不是报应啊?紫衣女子不理会白驰,继续讥讽道。

    呀呀呀!白驰被气得青筋暴起,显然紫衣女子的一番话戳中了白驰的痛楚,激起了他心中无穷的怒火。只见白驰左边攥紧手中的骷髅,腾跃而起,右手握拳,向着那女子的重重地砸去。

    眼看白驰的拳头已对准那少女的太阳穴上,就要结结实实地砸个正着,却不想他竟从女子的身上整个穿了过去。白驰惊骇不已,只见他方才砸中的那人影微微晃动,登时消失的无影无踪。白驰以为眼睛发花,使劲揉了揉双眼,刚刚睁开,却见一道紫光如利刀霹雳,砰的一声撞在白驰的胸口。霎时,白驰口中鲜血喷溅而出,整个人被打得倒飞出去。

    紫衣女子倒手伫立,身后人影晃动。众人见这紫衣女子身形快如闪电,出手稳迅兼备,个个心底发怯,想上前却又不敢迈出寸步,只得在那里左右摇摆着。

    白堂主!紫衣女子如铃般的声音带着笑意,你耗费十年心血,害死了那么多人修炼的幽冥功,怎么如此不堪一击呢?

    白驰右肘支撑着,勉力站起身来,胸口的剧痛让他满脸的褶皱撮在一起,牙关紧咬。他抹了一下嘴角的鲜血,突然竟仰头笑了起来:哈哈哈哈,想不到,想不到啊!哈哈哈哈

    想不到什么?紫衣女子诧异道。

    想不到柳千山竟生了个好女儿啊!白驰冷笑道。

    紫衣女子一怔,显然是被白驰说中了什么,而后又吟吟笑道:呵呵,白叔叔竟然人不如其名,名字起得蠢笨,但脑子还是聪明得很啊。不知道你是怎么猜出来的?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