录图志:第十四章 骷髅祭坛(下)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篝火旁,约三十几个人,一身黑衣,头戴斗笠,一动不动地站在半米高一两米宽的土台子。台上,一个身形佝偻的黑衣老者,双手捧着一个白乎乎的东西,不知是何物。老者时不时地将手中的东西举起,众人随着呼喊一声吼哈,看起来像是一种古老的祭祀一般,充满了神秘的色彩。

    忽然,那老者手中的东西泛起幽幽白光,片刻功夫竟然平白放大了两倍,如木桶一般大小。陈克定睛一看,那老者怀中的物件竟然是一个煞白的骷髅!只见那骷髅泛着幽幽白光,只两眼的空洞里隐约闪着两颗诡异的红点,似乎有殷殷鲜血流淌一般,看起来极为可怖。

    陈克趴在地上,被一颗粗壮的大树挡得严严实实,只露出小半个脑袋向那火光处窥视。还未探出个究竟,突然一只粗糙的大手从后方掐住了陈克的脖颈,陈克心中一惊,还未来得及作出反应,另一只大手就抓在了陈克的腰间,只听嘿地一声,陈克竟被大手从地上拎了起来,向大坑中一丢。陈克只觉得整个身子不受控制地向外飞去,顺着那大石凸起的坑壁一路滚了下去,一时间乱石如锥,每次撞击都捅得陈克骨肉生疼,几番下来,撕心裂肺的疼痛遍布全身。

    终于是落了地,陈克忍着剧痛站起身来,却看见篝火旁三十几个黑衣人齐刷刷地望着他。陈克大惊失色,头脑一片空白,突然,又一道黑影从他身后嘣地一声落地。陈克勉力扭头望去,只见那黑影头戴斗笠,低头向他走来,嘴里发出嘿嘿的怪笑。人影渐进,火光映出斗笠下的半截人脸,陈克一霎时脸色变得灰白,整个人如半截木头般愣愣地戳在那里,嘴巴似张非张地动了几下,半晌才发生声响:王,王大哥?!

    嘿嘿嘿嘿王忠带着诡异地怪笑,幽幽地说道,陈克兄弟,你要看好,我可不是你的王大哥!说罢,那人将手伸向自己的腮颊用力一拉,竟是一张面皮从脸上生生地撕了下来,王忠登时变成了另外一副模样!

    你,你陈克大惊,浑身的疼痛一瞬间被抛在脑后,只留下满脑子的惊愕与疑惑。

    哈哈哈周围黑衣人竟一起大笑起来,笑得陈克心中一阵阵发毛。

    你们!到底是谁?!王忠大哥在哪里?!陈克满面惊恐地问道。

    哈哈哈假王忠哈哈笑道,傻小子,盐口镇的人都死绝了,你以为你的那个王大哥凭什么还活着?!他早就给血骷髅献祭了,这两日与你朝夕相伴的,可是你寇谦爷爷我啊!哈哈哈

    王,王大哥,他死了?!昨日情景历历在目,听那人一说,陈克如五雷轰顶,一时间难以接受,不,不,不可能啊?!

    不,不,不可能啊!假王忠学着陈克地样子,又是一阵大笑,而后又忽然一本正经地说道,小子,你告诉我!玄诚子在哪?!方神剑在哪?!

    方神剑?!陈克心中更加惊骇,不知这人为何突然问起方神剑。

    寇谦!突然一个冷峻的声音传来,不用问他了,他不知道玄诚子的去处!

    可是,白堂主。寇谦疑问道,你命我费尽心机地将这小子引过来,不就是为了寻找玄诚子的下落么?

    你且放出风去。那人抚摸着手中的骷髅,冷冷说道,这少年在我往生堂手中,七日之后,待骷髅祭坛功德圆满之日,献祭血骷髅。到那时,就不信玄诚子那老道士能舍了他的爱徒!

    遵命!寇谦躬身应道,狞笑着看了一眼陈克,转身向着密林飞去!

    这名字虽然陌生,但陈克显然可以听得出,他们口中所称的玄诚子正式自己突然失踪的二师父!可是,他们为什么要找二师父呢?是为了方神剑?

    陈克正疑惑间,两个黑衣人上前将陈克五花大绑,押到土台边上,那名白堂主抚摸着手里的骷髅,似乎是把玩着一件精致的古玩一般,极为爱惜。他走到陈克跟前,冷冷道:很快你就可以与你师父相见了!

    一片山林中的宽阔地上,王忠站在几摞衣服堆前,表情凝重。陈克站在王忠身后,看着地上一件披开的灰白褂子,盖在一摞摆成人形的衣服上。那正是老马的褂子!

    陈克看在眼里,却不敢做声。此刻,月色清冷,笼在地面,气氛诡异。一阵清风拂过,陈克不禁瑟瑟而抖,分不清是因为这诡秘的气氛还是山风的确清冷,只是觉得浑身汗毛耸立,头皮发麻。

    陈克兄弟!死寂的空气突然被王忠略带阴翳的声音打破,竟把陈克吓得打了一个机灵。只见王忠闭上眼睛,仰头长叹了一声,缓缓说道,再过一个时辰,天就要亮了,你还是赶紧下山去吧!

    王大哥,你

    你听我说!陈克刚想说话,竟被王忠厉声喝止,这些人残忍至极,手段诡异,绝对不是一般的人,就算你轻功再好,恐怕到时候也难以逃脱!在盐口镇的事情本来就与你无关,你我萍水相逢,犯不着为我冒险!你快走吧!

    快走!王忠再次打断陈克,一掌推在陈克肩头。那力道极大,一下将陈克逼退数步。陈克只觉得肩头一阵剧痛,整个手臂都被震得麻木了。陈克诧异地看着王忠,刚要说话,只见他身形一晃,化作一道黑影,融入无尽的夜色之中。

    王大哥!陈克内心积攒的恐惧集中爆发出来,一声大吼,击碎了孤寂的夜空。此时,玉峰山密林之外,陈克望不见的那片天空里,已泛起一片鱼肚白,而这密林之中依旧是漆黑一片,几如最黑暗的深夜。

    陈克紧追王忠的身影,疯狂地在密林之中奔窜,许多垂下的枝叶,只因躲闪不及,在陈克的脸上打下一道一道的血印。陈克顾不得脸上的疼痛,几日里,王忠的许多关怀与照顾、那些神秘的黑衣人、小院里横七竖八的死尸、午夜突起的轰隆巨响、一闪而过的诡异的白色光芒种种画面他在的脑海中交替闪现。这个初入尘世的少年,本是怀着满心的憧憬与善意步入这个他前所未知的江湖,而此时,却被这场生所未见过的变故击得粉碎!

    陈克脚下突然被什么东西绊了一下,噗通一声趴在地上,只觉得浑身一阵阵的疼。王大哥,王大哥!陈克赶紧抬起头来,嘴里呢喃着,却再也寻不见王忠的身影。无尽的绝望抽走了陈克最后一丝力气,他极力地想要站起来,忽然又如失去了力道一般,噗通一声,又趴在地上。

    吼哈,吼哈

    突然,顿挫有秩的声音从不远处传来,细细一听,竟然是许多人在一起呼喊一般。陈克猛地坐起身来,顾不得身上的疼痛,轻声向着那声音传来的地方走去。

    没走几十米,陈克便来到一处断崖边缘,他俯下身子,只见这所谓的断崖竟是一个方圆百十米的大坑,大坑的石壁上寸木不生,只有大块大块的乱石,整体看下来极不平整。大坑中央的一小块地方,燃着熊熊的篝火,火影满天横流,疯狂的火浪一个接着一个,张牙舞爪地似乎要将周围的石壁烧成一片焦土。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