录图志:第十三章 骷髅祭坛(上)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陈克原本瘫坐在地上,双膝酸软,两脚痛麻,被王忠猛地一提起,顿时只觉得两眼码黑,金星四射。还未立定身子,就被王忠大力拉着向一边跑去。

    哎哎呦喂,王大哥,慢些跑。陈克被王忠拉着,只觉得凉风在耳边呼呼而过,双脚被挟着来回倒换,踩在地面上,一阵阵生疼。

    王忠也不顾及陈克的喊叫,带着他呼呼疾窜,不一会儿功夫,竟到了白天与那野兽搏斗的宽阔地上。陈克稳下身子,只闻见空气中夹着一股浓烈的血腥味,一只巨大的野兽躺着地上一动不动——正是白日里被王忠击杀的那只巨兽!!!

    王大哥,你来这里说什么?!陈克不禁心中一凛,似乎有所预感。

    我们把它烤了罢!王忠笑道。

    这这这陈克虽然已经猜了个大概,但经王忠说出来,心里着实难以接受,想到那野兽白日里凶恶恐怖的面孔,陈克心中就一阵阵地发怯。

    王忠兀自蹲下身子,拔出腰间的獠牙,正是白日里从这野兽口中生掰下的那根。说来可笑,本是这野兽娘胎里带出来的利器,竟成了取它性命、剖它躯体的弯刀,如果野兽能够知道会有这么一幕,恐怕是要气得活过来,再与王忠大战三百回合了!

    王忠从野兽的肋间割下两块碗一般大小的肉块,伸到陈克面前。此时,开阔地上,月光笼下,两块肉带着血丝依稀可见。陈克对这野兽仍然很是忌惮,不禁向后退了两步,说道:会不会有毒啊?

    王忠一愣,笑道:哈哈哈,陈克兄弟真是太小心了。白天,我与它搏斗,血溅得我满身满脸都是,如果有毒,只怕这时候我已经像它一样躺在地上了!说罢,王忠走到树林边上,隆起一堆柴火,从怀中掏出火折子,将柴火点燃。片刻,只见红光荡然而起,王忠将两块肉穿上树脂,招呼陈克道:快来啊!

    陈克走到跟前,接过其中一根,熟练地烤了起来。

    嗞啦,嗞啦。肉里的油脂被火烤得发出一阵声响,一阵诱人的香气从这肉中缓缓飘来,早已饥火烧肠的陈克,口水直流,见那肉烤得有七八分熟了,一时竟忘了肉的温度,急不可耐地吃了起来。肉刚到嘴边,陈克就哎呦一声喊了出来,只见嘴上被烫起一个大泡,火燎燎地疼痛,赶紧用手呼扇起来。这一连串的动作下来,引得王忠哈哈大笑,陈克也讪讪一笑,小心翼翼地吃起烤肉来。

    一时间,这阴森诡谲的玉峰山上,似乎被着火光与笑声扫荡了一般,竟显出了许多暖意。二人填饱肚子,王忠与陈克商定轮番守夜,王忠坚持让陈克先睡,陈克拗不过,只得倚着树干,沉沉地睡去了。

    是夜,陈克睡梦间依稀感到被一股大力来回摇晃着,带着尚存的许多疲惫,陈克极不情愿地睁开眼睛,只见王忠蹲在一旁,一只手抓着他的臂膀,神情严肃。

    王陈克刚想开口,王忠赶忙捂住他的嘴巴,陈克被登时吓得清醒过来。只见王忠双目紧盯的方向,约五六十米外,那块开阔地上,一起黑影不知正围着什么,众人有拉手围成一圈,绕着中间不明的物体来回转圈。

    是他们?陈克极力地压低嗓音,悄声问道。

    王忠点了点头,不敢出声,两只眼睛死死地盯着那些人影。陈克更是屏息凝气,唯恐喘息声惊了远方的人群,引来杀身之祸。

    轰隆!一声熟悉巨响震荡开来,接着白光泛起,将周围照得通明。王忠与陈克极力地隐匿这身子,昨日景象历历在目,二人不敢动弹一下。

    又一声闷响,白光骤然消散。陈克与王忠几乎同时抬起头来,不禁脸色大变。只见原本空旷的地面上,白光一闪之后,竟然多出三两百具死尸,在地上堆叠起几个小丘。这些死尸个个躯体枯竭,面孔惊恐,与昨夜在盐口镇小院中见到的死尸一模一样!!!

    白堂主!正惊骇间,陈克只听得一声呼叫传来,二十多米远的地方,那具野兽的尸体前只见一个黑影伫立。陈克心中大惊不妙,将头狠狠地埋进草丛之中,不敢抬头。

    看!是刃齿兽!

    有人来过?

    我去找找!

    不要生事!时间紧迫,快回祭坛去!

    只听嗖嗖嗖的几声,周围一片寂静。王忠将手搭在陈克肩头,陈克感觉到那只白日里生掰下野兽獠牙的大手,此刻在他的肩头瑟瑟而抖,让他轻易可以感到王忠内心中充斥了无穷的恐惧。

    陈克缓缓抬起头来,只见地面上原本堆积如山的尸体竟然消失得无影无踪,徒留下满地的各色衣裳,摞在地上

    玉峰山,相传乃是群妖墓场,群山跌宕,绵延数百里。山中森林密布,山谷幽深,多处终年不见天日,远远看去,漫山阴森诡谲。

    陈克与王忠在玉峰山上来来回回寻了几个时辰,不见任何踪迹,不觉间已是夜幕升起。王忠抬头看了看天,只见周围树木笔挺,枝叶繁茂,将天空密密实实地隔绝起来,只留下些许的缝隙,也不见一星半点的光亮。此时,陈克瘫坐在青草地上,身子斜倚在一颗如王忠腰膀般粗壮的树干上,浑身瘫软,没有力气。王忠心想,此时下山恐怕是不行了,这山林密布,白天尚且难以辨别方向,夜间行走恐怕更要迷失在茫茫山林之中。况且二人在这山上寻了一天,已是疲惫到了极点,哪里还有下山的力气?

    王大哥!陈克叹了口气,满是疲惫地说道,我真的是走不动了!

    辛苦你了,陈兄弟王忠见陈克这般模样,心中过意不去,歉意道,这事本与你无关,却要牵劳你陪我到这山上

    我不是这个意思。陈克以为王忠误会他在抱怨,慌忙直起身子,说道,随你进山是我自己要求的,我只是,只是

    陈克口拙,不知如何解释。王忠见他这样紧张,不禁一笑,说道;你不必多说了,我也是累得走不动路了。在这山上转了一大圈,连个人影也没见到。

    王忠走到陈克身旁,哎呦一声,坐了下来,大呼了一口气,继续说道;只是我们现在下山太过危险了,只怕是要在这山中住一宿了。

    听到要在这山中留宿,陈克有喜又怕,喜得是他们寻找了一整天,终于可以就此歇息了,怕的是这玉峰山实在是阴森恐怖,白日里与野兽搏杀的场面仍然历历在目,在这里住下只怕是要将性命提在手里,稍有不慎就要断送在这玉峰山上了。

    王忠似乎看破了陈克的心思,拍了拍他的肩膀,宽慰道:放心,有我在呢!说罢,王忠勉力站起身来。咕噜,咕噜一阵怪响传来,只见陈克尴尬的摸着肚子,冲着王忠讪笑道:我,我饿了!

    说来也是,自昨夜镇上发生惨案以来,王忠一直紧绷神经,只顾得寻找凶手,不知不觉间就到了入夜时分,两人不曾吃过半点东西。想到这里,王忠更是歉意。可此时,这玉峰山上方圆百里没有人家,二人出门又急,不曾带出半点干粮,要如何填饱肚子,似乎成了一个无解的难题。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