录图志:第十二章 生搏巨兽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陈克接过獠牙,只觉得那鲜血粘稠且腥臭无比,陈克心中一阵恶心。但想到方才那只野兽,陈克只好忍下来,将獠牙紧紧地攥在手里。

    我们再往回找一下,看看那些脚印是否去了别的方向。说罢,王忠向着来的方向走去。经过刚才一役,陈克更不敢懈怠,紧跟着王忠的步子,将那獠牙攥得更劳了。

    盐口镇向东七十里,群山连绵起伏,犹如波涛滚滚而起,一浪掀过一浪,波峰浪谷相接延绵数百里,此山名曰玉峰山。相传,远古时候,这里是罪神受罚的刑场,后来罪神不堪重责,坠入魔道,引群妖与天庭大战,数日间历雷霹雳,厮杀不绝。后来,天神祭出诛妖神剑,一剑横空,劈裂大地,将妖邪镇压于裂谷之中,自此群山拔地而起,犹如一座座大墓耸立云霄。山中森林密布,云雾环绕,山峦间幽幽深谷,终年不见天日,显出骇人的清静和阴冷。

    王忠与陈克一路奔波,赶到玉峰山已近晌午,烈日从群山之中照射出万丈光芒,驱赶着玉峰山的阴邪气氛。

    王大哥,这玉峰山这么大,我们要到哪里去找啊?陈克虽然轻功极好,但是连续不停地奔跑飞跃,体力已经接近极限。看着望不到边际的玉峰山,陈克心里一阵凄凉,不知道还要有多少路程,才能找到昨夜那些人。

    这玉峰山上阴森恐怖,平日里很少有人敢来。就是经验丰富的猎户,也不敢轻易上山。王忠说道,你看这山林土地松软,地上草木又密集,如果许多人在这里经过,或许会留下一些痕迹。王忠四处张望一番,指着南面一个树木稍稀疏的地方,说道:那里山路比较缓,树木又不太密集,是上山的最好去处。我去先去那里找找看。

    陈克顺着王忠指的方向,只见一片密密麻麻的树木间似乎有个缺口一般,就像是城墙上的一扇门,的确是进山的最佳路径。

    王忠与陈克步行三百米,突然看见地上一排密密麻麻的脚印,有些重叠在一起,显然是曾有很多人经过。陈克大喜,笑道:王大哥,还是你厉害。

    王忠刚刚经历昨夜的突变,又一路奔波,此时身心疲惫,无力与陈克寒暄,只是点点头,抬手向前一指,示意陈克随他从这里进山。

    陈克也不多说,紧紧跟在王忠身后,不敢远离半步。两人一路循着脚印,又奔跑了十几里,来到一处宽阔地带。此处,被树林包围,方圆百丈,那些脚印到此确突然不见了,四处寻找,不见一丝踪迹。

    王忠与陈克正纳闷,突然一声嘶吼,从密林中窜出一头巨兽,约一人多高,两米多长,花面獠牙,鬃毛如刺。陈克大惊失色,他在九安岭上生活了十几年,豺狼虎豹各种野兽都见过,却从来没见过长相这么恐怖,体型这么巨大的野兽。

    吼!那野兽又叫一声,瞪着两只拳头般大小的眼睛,缓缓向两人走来,口水顺着龇在外面的獠牙,滴答滴答地往下淌,显然是把两人当做猎物,下一刻就要将他们撕裂吞到肚子里去。

    王,王大哥!陈克心脏扑通扑通直跳,不自觉地向后退了好几步,结结巴巴地说道,这,这是什么啊!

    别怕!王忠虽然也是一惊,但比陈克淡定许多,只见他右脚向后稍撤半步,左手在上,右手在下,身子向前一躬,双手作爪,做好了与眼前这只巨型野兽搏杀的准备。

    嗖!的一声,那野兽带着风突然向王忠扑来。陈克又是一惊,向后连退数步,一个趔趄,蹲坐在地上。只见王忠也不躲闪,右脚发力向后一蹬,整个人腾跃而起,一把抓住野兽的两根獠牙。那野兽梗起脖子,头向后一仰,王忠紧紧抓住两根的獠牙,不肯松开,整个人被野兽如葱一般地拔地而起,眼看就要被撅到天上去了,而后就是重重摔在地上。

    不料王忠大喊一声,身子一拧。咔咔,两声脆响,那獠牙竟然被王忠生生掰了下来。

    啊吼!野兽撕心裂肺地嘶吼,显然是痛苦到了极点,原本是出来觅食,没想到竟被猎物把吃饭的家伙掰了下去。野兽向后退了两步,伸出舌头舔舔嘴角的鲜血,张开大嘴,龇着两排尖牙,怒目望着王忠,显然是愤怒到了极点。

    王忠将一根獠牙仍在地上,将另一根攥在手中,齿尖儿朝外。野兽席卷着无穷的怒气,带着吞天沃日的气势再度向王忠猛扑过来。王忠此时不再向前硬接,而是掉头向一旁跑去。野兽扑了一个空,见王忠向一边逃窜,以为是怕了,更加不肯放过。一阵连续的猛扑,王忠都轻巧地闪了过去。

    几次进攻之后,野兽已经是精疲力尽,加上被王忠掰断的牙齿处还不停地往外渗着鲜血,野兽进攻的速度已经逐渐减弱,嘴里不停地喘息。王忠看准机会,一个箭步上去,对准野兽的脖颈,将獠牙稳稳地送了进去。

    嗞啦!陈克在十米之外,仿佛听到了那野兽皮肉撕裂的声音。王忠仍然不松手,顺势又将獠牙拔了出来,远远地,只见那獠牙切开的伤口处,血柱喷出一米多远。

    啊吼!野兽带着一丝绝望的嘶吼,噗通一声倒在地上。脖颈上血如泉涌,野兽双目微睁,口中喘息声越来越弱,眼看是活不成了。

    王忠将獠牙扔在地上,踉跄着走到陈克身边,噗通一声蹲坐在地上,看来这场恶斗也是耗尽了王忠全部的力气。

    陈克在一旁看得目瞪口呆,在他印象里敦厚和善的面摊老板,此刻竟成了一个身怀武艺,下手有准又狠的勇士。陈克不禁心中疑惑,以王忠的身手,为何隐居在小镇上做一个卖面的小贩?

    王,王大哥陈克不禁问道,你武功这么厉害,为何会在镇上卖面?

    不然呢?王忠见陈克疑惑,呵呵笑道,就算武功再高,也要生计啊。不能凭着一身武功就整日里打打杀杀,在江湖中胡混吧。

    听王忠一说,陈克竟然找不出任何反驳的话来,思来想去,他却问了一句:你有没有想过长生?

    王忠一怔,不知陈克为何会有此一问。片刻,他摇头回道,自从我妻子去世之后,这世上已经没有什么可以眷恋的了,长生又如何,多过一天也只是多一天的寂寞罢了!

    陈克若有所思。王忠看不透陈克的心思,也不愿多问,他站起身来,拍拍身上的尘土,走了几步,捡起地上的两根獠牙,递给陈克一根,说道:前面不知道还有什么危险,拿着防身吧!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