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子的霸道男妻:BL.55 警告娄叶迁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嗯?细胞?唐辛看向三月,你说什么细胞?    三月也错愕的看着唐辛,故作什么都没说的样子反问:什么细胞?我没说细胞啊    可能刚才太着急我听错了,你等会儿,我洗洗就去做饭。

    三月捂着小心脏出了卧室,关于给唐辛注射hp细胞的事必须保密,还祈祷东窗事发那天唐辛千万不要怪自己,它也是为了主人的幸福才这么做!    没想到回来第二天就遇到让唐辛不开心的事情。

唐辛从二楼下来,看见客厅里坐着一个男人,这个人每个周末都会来打扫公寓,唐辛和他混了个脸熟。

男人只是瞥了一眼唐辛又继续看电视。

唐辛只觉胸口堵的慌,默不作声走进厨房。

唐辛父母去世后住在公寓的那段时间, 这个男人每次出现唐辛都能感受到他的威胁。

小三月过来帮忙!    听到唐辛在厨房里喊,三月踢开娄叶迁那双并不碍事的脚,随即用眼神警告他不许乱动。

三月郑重的告诉他事实。

    我果然没猜错。

陆景恒这株招蜂引蝶的霸王花是时候修剪修剪了。

阴森的语气让三月抖了抖。

    情敌没错,不过姓陆的还算仗义,没让他得逞。

    那也不行,当我软柿子还是不存在?我这个正室在此,他凭啥在我俩面前晃悠,凭啥出现在我家里我做饭,他看电视?**的他呢!    三月拉住唐辛,你干啥去?    唐辛举起菜勺,我去宰了他!你往后站,别溅你一身血!    哎等等,别让这种人毁了咱气质,这人你看不顺眼我来收拾,谁叫你是我主人,你安心做饭吧。

三月很想把唐辛劝住,娄叶迁虽然长得不如主人五大三粗,但是人家基因等级是b,还是警卫专业的优秀毕业生,这要是动粗三个唐辛怕都不够打的。

    娄叶迁抬起眼皮冷哼,就连三月都没看清他是什么时候站到唐辛背后掐住他脖子的。

    完了完了,三月赶紧给陆景恒打电话,这要万一伤到他老婆,这个家不又得不得安宁了!就在三月输完最后一个数字,事情发生反转。

俗话说,光脚的不怕穿鞋的,唐辛右手拿着菜勺,左手却拿着菜刀,校准娄叶迁的身体乱七八糟砍了一番。

    等三月回过神,娄叶迁已经被唐辛锁在门外,菜刀上勾着一片烂布料,不知道人有没有受伤。

虽然唐辛的打法很脏眼,但是这第一局就这么胜利了,可喜可贺。

    日上三竿唐辛终于睡醒了,皱着眉头睁开眼,浑身酸软无力跟散架一般,四肢舒展成‘大’字伸个懒腰,喔吼——舒服!摸到一旁空着的枕头,咦陆景恒呢?不会又跟什么人藕断丝连了吧?不怪唐辛这么想,是陆景恒当年真的对他年幼纯真的心灵留下严重的创伤。

    唐辛支起*的身体,奈何胳膊用不上力气又重重躺回去。

叹口气,手指轻轻抚在满身红色印记上面,不知在想什么。

    三月不敲门就进了卧室,俨然一副主人的姿态,对发呆的唐辛说:我饿。

    唐辛看了一眼闹钟倒吸一口凉气,呀!十点了?!真的是十点吗?!不相信的揉揉眼睛,哎呦要死了,去晚了不知道教授怎么罚我呢!    看到唐辛手忙脚乱一点也不注意,吓的三月惊慌提醒:你慢点慢点,别把细胞弄掉了!今天是周末你不上班!    呼吓死我了,我还以为今天上班呢。

唐辛擦了擦头上的冷汗,教授出了名的喜欢虐待自己,自己也一直努力做到最好,坚决不能范迟到这种小错。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