机械除妖师:第二章 画皮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这里的确是刘家村,不知公子有何贵干?村长对于读书人显得十分尊敬,他又忍不住提醒道,公子若是没有什么事,还是尽早离开为好,本村有妖魔将至。

    妖魔?书生也是吃了一惊,脸上露出了无比惊骇的神色。

    可是接着书生的嘴间却是勾一个诡异的笑容,说道:不知老丈说的妖魔,可是我这般模样?

    书生的脸上突然裂开了一道缝隙,一个巨大的倒三角脑袋,直接从中钻了出来,两只硕大的复眼透露着凶残,尖锐的口器不停摩擦着,发出金铁交加一般的声响。

    两只通体碧绿的巨大前肢如同铡刀般锋利,闪烁着渗人的寒芒,背后薄如蝉翼的翅膀从背后弹出,飞速的震颤着,整具身体腾空而起。

    在天空中将自己的身体舒展开来,也完全的展示在了众多村民面前。

    哪里是什么书生!

    分明是已经一只足有两人高的螳螂妖,也正是所有刘家村人午夜梦回之时心底深处最恐惧的那个存在

    老头,我这副画皮好玩吧,前两天碰上一个路过的书生,说话文邹邹的怪烦人的,我就把他的皮扒下来,做了这幅画皮,怎么样?有意思吧。

    螳螂妖轰的一声落在了村长的面前,激起一片烟尘,他将掉落在地上的那副书生人皮,用前肢挑起来,放到了村长的面前,兴致勃勃的说道。

    夜渐渐的深了,雨也停了下来。

    刘虎家的门外仍有十几个壮汉手持着火把驻守在那里,村长今晚安排了三班人轮流守夜。

    就怕刘山虎不甘心,连夜带着儿子逃跑,以前不是没有发生过这样的事情,不得不防啊!

    刘山虎那个铁塔一般的汉子此时像失去了魂魄一样蹲在墙角,豆大的泪珠不停从眼睛流淌出来,打湿了衣衫。

    嘴里声的呜咽着,说着孩他娘我对不起你,对不起先人之类的话。

    刘虎惴惴不安的坐在板凳上,眼睛红红的,显然已经是哭过好几次了。

    他很清楚明天等待自己的将会是什么,他已经有好几个玩伴以那样的方式离开自己了。

    不过他却表现出了超出他这个年龄的成熟,虽然脸有些苍白,眼神中满是害怕的神色,但却没有崩溃似的大哭,可以说是的非常的坚强了。

    这种等待死亡的过程,对于只有九岁的孩子来说,的确有些太过残酷了,看的张浩都有些不忍心。

    屋内的桌子上摆着一顿丰盛的菜肴,有整只的肥鸡,鲜美的河鱼,还有从山里打回来的野味,基本都是肉食,摆了满满一桌子。

    这种级别的伙食,对于刘家村这种偏远穷苦的村子来说,已经达到了能力的极限。

    这桌饭菜是那些家里有孩子的村民一起凑出来的。

    这是他们欠刘虎的

    张浩率先打破了平静,伸手从桌子上的肥鸡上撕下了一只鸡腿,毫不客气的大口咀嚼着。

    你干啥!那是我儿的饭菜,谁让你吃的!

    以往十分对待张浩十分友善热情的刘山虎,突然变了脸色,像一只暴怒的野兽一般质问着张浩。

    爹,没事的,反正我也吃不下,就让浩哥吃吧。刘虎伸手拽了拽他爹的衣袖。

    刘山虎狠狠的瞪了一眼张浩,也没有心思再计较这些事情。

    按照往年的惯例这顿饭菜很少会有人吃,孩子吓都被吓懵了,哪有心思吃东西。

    这顿饭菜真正的用途是摆在中签者的坟头,用来祭奠死者的。

    唉刘山虎重重的叹了口气,抚摸着刘虎的脑袋眼中满是怜惜的神色,虎啊,你别怪爹,爹也是没法子啊,咱刘家村多少年了都是这样过来的。

    爹不能因为咱自己家,害了全村人的命啊!

    刘山虎说着说着,便抱着刘虎痛哭流涕,刘虎的眼睛也是红了起来,父子相拥泣不成声。

    张浩则像是没事人一样,坐在那里对着整桌的饭菜火力全开,吃的那叫一个不亦乐乎。

    一个偏远的山村,平时能有什么好吃的,这两天他的嘴里都淡出鸟来了,正好借着这个机会好好的补补。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