机械除妖师:第十八章 对轰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这个人类所拥有的手段实在是层出不穷,几次都险些将自己逼入绝境,不如

    雾鸦的心中此时不禁升起了一丝退缩的想法,但很快就他就狠狠的摇了摇头,面露凶狠之色。

    区区一个凡人,如果在这里就退缩了,今日的经历将成为他心中的魔障,他此生再也无法突破现在的境界。

    下定了决心的雾鸦再次对着下方的张浩率先发动了攻击,或许是忌惮于链锯剑融切模式的威力,他并没有下场近身肉搏。

    双臂快速的震动起来,但他的高度却没有因此而提升,突然间无数道黑色的流光如同狂风暴雨一般从雾鸦的身体之中向下爆射而出,仔细看去,竟是一根根犹如金属质地的黑色羽毛。

    张浩迅速的朝着其他的方向躲避而去,同时左臂上的装甲盾牌迅速的伸展开来,成为了一面足以覆盖全身的坚盾。

    一阵密集的声响在张浩挡在身前的盾牌之上响起,无数根黑色羽毛深深的插在了装甲盾牌之上,几秒钟的功夫上面就插满了羽毛。

    强大的震动感传递至张浩的手臂之上,就算有了纳米装甲的缓冲,他的手臂也是一阵酥麻。

    巨大的装甲盾牌在扩大了防御面积之后,强度略有下降,疾风骤雨一般的攻击使得装甲盾牌接近崩溃的状态,只是在通过不断的消耗能量随时对装甲盾牌进行修复,才得以保持完整。

    张浩的身影在林间的空地前左闪右躲,不断的进行着之字形的路线移动,躲避了大半羽毛的攻击,天空之上的雾鸦则也不断的调整着身位,沿着张浩的移动路线不断的追逐着他的脚步,他翅膀上的羽毛飞速的消耗着,但也在以同样的速度迅速再生着。

    纳米装甲本身携带的能源因为不断修复装甲的原因而迅速的消耗着,雾鸦射出羽毛的行为也是在不断的消耗着身体内的气血之力,双方此刻陷入了一场消耗战中。

    突然间,张浩停止了继续躲避,将装甲盾牌重重的坠在了地面之上,右臂之上的链锯剑完全缩进装甲内部,右手握成拳,四根手指的关节处的装甲翻转开来,四个黑洞洞的圆孔出现在了上面。

    左臂上方的装甲盾牌之上出现了一个拳头大的缺口,张浩直接将右拳怼了进去,严丝合缝,锁扣卡死!

    密集的黄色火光从关节处的圆孔喷吐而出,密集的金属风暴迎着从天而降的黑色羽毛逆流而上,有的直接在天空中就对撞在一起,闪亮的火花在天空中一闪而逝。

    拳枪,猛士装甲的战斗模块之一,发射的是传统的火药式弹药,但采用的是特种穿甲弹,威力并不亚于电磁式武器。

    一发发的子弹狂风暴雨一般轰击在雾鸦的身体之上,他身体表面的羽毛就如同一层装甲一样,子弹撞击在上面发出了与钢铁碰撞时独特的响声。

    但子弹强大的侵彻力却一点都没有浪费的作用在了雾鸦的身体之上,他顿时一阵气血翻涌,差点直接从天上直接掉下来。

    与装甲机枪的射速相比,雾鸦往张浩身上扔羽毛的速度实在是有些不够看。

    张浩通过强大的火力彻底的压制住了雾鸦,在这一刻

    雾鸦的身体朝着下方急速俯冲而下,在即将接近地面的前一个瞬间,双臂猛然一振,手臂上的羽毛在空中掀起一阵汹涌的气浪,妖魔般的身躯在空中猛然回转一百八十度。

    双腿上如同两柄战斧一般从天而降,如同刺刀般锋利的勾爪狠狠的朝着张浩横在身前的左臂装甲盾牌上刺了上去!

    八根勾爪与金属盾牌碰撞在一起,发出了金铁交加一般的巨响,锋利的勾爪深深的刺入了装甲盾牌之中,几乎要刺破装甲层,直接触及到张浩的**之上,张浩手臂上的皮肤甚至已经隐隐约约感受到勾爪之上那渗人的寒芒。

    碰撞之时,强劲的力道顺着勾爪传导进了猛士装甲之中

    抗冲击模块展开!

    张浩脚部的装甲猛然向着四周弹开,使得其双脚与地面的接触面积瞬间扩大了好几倍,但就算如此张浩的身形还是随之一矮,整个人下沉了近二三十厘米的高度,竟是他脚下的泥土无法承受如此庞大的压力,腿部的装甲深深的陷入了脚下松软的泥土之中。

    融切模式,开!

    张浩瞬间做出了应对,镶嵌在右臂之上的链锯剑飞速旋转之中,猛然变的一阵赤红,剑刃仿佛由滚烫的岩浆凝聚而成一般,趁着雾鸦双脚勾爪深深嵌入左臂装甲盾牌的时机,猛然挥动右臂朝着雾鸦那奇形的双腿斩了上去,大有助其截肢的架势。

    雾鸦双目一凝,链锯剑刃上那火热的温度通过空气传递至他的身体,这温度竟比他以前见到过的岩浆还要炽热。

    绝对不能让这般恐怖的剑刃触及到自己的身体!

    雾鸦心神剧震,双臂振动,强风自羽毛间吹出,他也接着这股反作用力迅速的朝着空中升起,勾爪从装甲盾牌之上松开朝着天空脱离而去。

    此时火红的链锯剑刃伴随着齿刃的轰鸣声已然落下,尖锐的勾爪疾速的向后退去,想要避开这一击凶猛的斩击。

    雾鸦的双腿以无比迅捷的速度退出剑刃的攻击范围,但在剑刃落下之前,却到底是没能完全避开。

    一根勾爪的最为锋利的尖端部位,直接被落下的剑刃击中,一根勾爪直接被火热的剑刃从中间截断,朝着地面落去。

    望着断口一片焦糊的勾爪截面,雾鸦心中暗道一声好险,连忙飞至高空之中,断裂的勾爪竟是在几个呼吸间生长而出。

    剑刃的中间喷出一阵冰冷的雾气,迅速的降低着剑刃的温度。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