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战长天:第三章 八技四两拨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接你之前我已经去看过,小张轻微脑震荡,阿文断了一根肋骨,不过都没有大碍,住院治疗,我已经安排人照顾着了。

    刘云扬掏出手机,这才发现有好几个未接电话,社交软件好多同学和朋友在他,全都附着一个视频,问视频里面的有个人是不是他。

    视频标题是**大厦打架二人开挂挑一群。他将视频点开,视频当中播放的,正是那会儿他们刚逃到楼下,和杨芳一群人对峙的情景。

    视频当中,杨芳一边二十多个人围着商良、刘云扬四人,商良手持一根棒球棍,刘云扬站在旁边,对方一群人抄着家伙呈围抱之势向他们攻过来,商良只是一手一棍一人,对方齐齐压过来,他手中的球棍在面前挥舞,竟将一群人挡住不能近身。

    此时对方不知哪里拖出一根长棍,所谓一寸长一寸强,长棍出棍截击,商良伸出球棍格挡,发出铛的一声脆响,长棍收回,紧接着又是一个连环戳,使棍的人也不是三脚猫,还真有两下子,戳得两人连忙闪避。

    闪避之间,商良突然喊了一句:挑大龙!

    周围没人知道这是什么意思,但旁边的刘云扬深知其意,两人找到了当年的默契,同时伸手,四只手握住了戳来的棍身,一齐使力截住对方的腰,再往上猛地一挑。对方没想到还有这招,双手还在紧紧护棍,人只得被棍带飞起来,然后又被狠狠抛了出去。两人夺到长棍以后,气场大增,双方僵持不下,直到几分钟后警察到场,这段视频才结束。

    挑大龙是一种对付长棍的方法,两人在洛西武校一起学的,据说还是林校长的独创。用棍的人肯定用心防着,一人要逮住戳棍难度大,但四只手从两个方向,的确要容易得多。

    哟都被录下来传网上了。刘云扬拿起手机给商量看。

    已经看到了。商良也掏出了手机,点开一个视频网站伸给刘云扬看,上了头条。同一段视频,只是题目变了一下。

    刘云扬照着念:疑似八技拳杨芳上门报复良武馆二人开挂挑一群念完忍不住笑,这标题好,然而我并不是良武馆的人,我也没有开挂,开挂的是你啊,你怎么这么厉害?刘云扬明白,自己只是帮商良挑龙夺了长棍,护了护伤者,要是自己没有在一旁,商良兴许同样扛得住对方二十几人。要知道,对方不敢说都是有水平的练家子,但至少都是持械的老老小小的混蛋,商良这战力,让刘云扬有些震惊。

    商良笑着答道:你念书的时候我都在练啊,我是打架研究生。

    说完两人又都轻松地笑了起来。

    老同学重逢不过短短几个小时,但对眼前的商良,不仅仅是武艺,他的成熟、持重,都让刘云扬这个在校生心生佩服。

    云扬,要不这样吧,你平时没课没事的时候多过来玩,也帮我带带学员。

    好啊!刘云扬没想就答应了,不过我本来身上也没啥功夫,怎么带学员?

    先带入门学员和武术健身操的学员,你绝对没问题!

    是吗那也行,不过我没做课题的时候都在做小买卖呢,自力更生。

    当然给你发工资啦!

    那,行啊!

    之后,刘云扬便在商良的武馆做起了兼职教练,逐渐又拾起了荒废多年武术。商良让他负责的课程,主要是面向一些小孩和武术入门爱好者。

    武馆群架事件以后,杨芳一干人等因滋事被警察局捉回来拘留,网上的视频,也让所有人看到八技拳的真面目,江湖骗子杨芳至此算是真的完蛋了。因为网络的炒作,让良武馆和商良本人的知名度大幅提升。

    商良又多租了三层楼,负责武馆会员管理的小张有半个月甚至忙的快要疯掉,直到又招聘了几名职员才缓过来。虽然这并不是商良打假的目的,不过能有更多人来他的武馆,而且很多人是奔着良家拳来的,让他非常高兴。

    武术是商良的事业,但社会对武术的关注度早已进入了低谷时期。真正的习武热潮出现在十几二十年前。

    当年武术风为什么突然刮起?竟是一个很好玩的理由:当年东国的一名武打明星时来运转,受到几名世界著名大导演的追捧,拍出几部爆红的武打动作电影,票房全球领先。

    在电影里,拳击、柔道、自由搏击、泰拳根本不是东国武术的对手,观众们兴奋不已,毕竟几个世纪方方面面都输给外国人,这下好了,仿佛一下子扬眉吐气,确定找到民族遗产的精华。那几年里,很多人看准了市场需求,开办起了武术学校,刘云扬和商良就是这些武校的学员了。

    武校虽然也上文化课,但非常松懈,同时因为行业本身的局限,如果从武校毕业而没有考上高中或者大学,职业选择会相当窄。不可能都成为武打巨星光宗耀祖吧?这也许就是各类武校多年前兴起后,近年又逐渐消亡的重要原因。

    对于家长来说,送自己孩子去武校,直接影响学习成绩和前程,但就是有很多家长怀着各种原因,将自己的孩子送到武校,不过时间多数不长。比如商良,因为在学校特别淘,父母将他送到学校,想规范他的行为举止。淘到什么程度?在学校一天不闯祸大人都得表扬他。

    洛西武校号称全军事化管理,林校长本身是退伍军人,在武校短短一年的生活,几乎重新塑造了商良的生活习惯和品格,从这个角度来看,洛西武校是成功的。

    商良给他开的工资,大幅超出正常兼职教练的收入,如此稳定和高收入的兼职工作,目前的他是非常需要的。刘云扬心中对商良十分感谢,几个月来,刘云扬为武馆发展颇尽心力,可他又要上课,又要做课题,又要当教练,难免就有点顾此失彼。

    最近课题实验进展太慢,怎么回事!据说你七八天没有到实验室了,去哪儿了?

    刘云扬上午教拳,没接导师的电话,下午就被叫到了办公室。导师姓龚,名叫龚大仁,是云景大学生命科学院的教授。虽然名叫大人,个头却很小。背地里,学生们都称他龚老头。

    龚教授今天说话的样子非常严肃,刘云扬脸有点红,本来编了几个理由,却卡了半天没有说出话来。

    龚教授看出来他很尴尬,便接着道:刘云扬啊,老师清楚你的情况,经济上的问题,我已经和你讲过,我会尽我所能,再给你增加一些补贴。但是,作为学生,做学问才是第一任务。听说,你现在还在一个什么武馆当教练?

    龚老头怎么这都知道?肯定是向同学打听的吧?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