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援会回踩实录:29.机场男友力max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一次如此近距离的接触,还是被那样保护着,换做哪个粉丝能不激动?

    沈墨将纸巾递过去,糊糊哭了好一会儿,自己都觉得不好意思了:抱歉会长刚真的像做梦一样我真的真的从没想过有这么一天。天哥怎么怎么那么好啊

    沈墨听了这番话,心下百感交集。如果有一天,糊糊和他身边的粉丝发现他和萧靖天的关系,又会做何感想?

    送糊糊回家后,沈墨一路上边连着蓝牙听萧靖天的歌,边回忆着方才的场景。每一帧都定格了琢磨一番,觉得甜蜜,又十分愧疚。总觉得自己是带了原罪的。

    等到家,打开电脑,就见糊糊已经长篇大论地在微博描述了今天的经历,那粉丝滤镜加工过的文字,特别有感染力,不少粉丝都留言说看得哭了。其实在接机照片传到网上的时候,已经有不少人提到萧靖天护着险些摔到的粉丝的事了。群里统一刷屏今天也是为天哥哭泣的一天,超话里更是群情激奋,把之前的一些糖又挖出来填满了宠粉人设。狂欢过后,自然也有吃瓜群众研究二位粉丝的身份,好在大家都把注意力集中在糊糊身上,至于气质格格不入的沈墨,都猜他是糊糊的男友或工作人员,也没什么人提他。

    沈墨松了口气,赶紧去洗澡。

    热水淋在背上,没关窗,凉嗖嗖的风钻进来,一下子便觉着真的是入秋了。

    想起萧靖天的那句等我,仿佛就掺和在这风中,温柔地抚着他的后背,顿时面红耳赤,恰在此时,门铃响起。

    晚上十点,穿着长袖衬衫外头套了件背心的沈墨坐在靠近国内到达出口的咖啡店的高脚凳上,正对着笔记本滑动鼠标。

    萧靖天此时又在二十四小时热搜榜上,不过这次的标题却是萧靖天暗示已有恋人,各种营销号开始头头是道地爆料,这之中自然也有八萧靖天以前混乱的交际圈的,甚至还做了示意图,列了个疑似女友的排行榜。也正因此,吃瓜群众们都发现,萧靖天已经很长一段时间没有绯闻了,这便也成了他有恋人的一个佐证。

    浪子回头,忽然从滥情人设跳入到另一个极端,也难怪群众会对萧靖天钟情之人如此好奇。

    粉丝这里也有来向沈墨打听虚实的,沈墨只说不知。倒是之前一起吃过饭的姑娘们,似乎对这个八卦并没有多少兴趣,都没来问过一句。

    坐在边上的糊糊正在给相机装长焦镜头,那一气呵成的动作,简直像狙击手组装枪支。

    今晚她的狙击目标,竞争对手还挺多。

    萧靖天因为这次节目演技和敬业的态度被不少观众认可,人气暴涨,圈了无数新粉,故而这周围密密麻麻坐着、站着的,几乎全是追星女孩。三五成群,大都戴着口罩,好些手里还捧着花和礼物,兴奋地窃窃私语。

    app弹出条提示,说飞机已停靠廊桥。不少炮姐便开始往出口跑,想卡个好位置。糊糊倒是不急,过了十分钟才跳下凳子,时不时踮起脚透过磨砂玻璃往里看,等了好一会儿,忽地回身道:来了!

    沈墨被她招呼过去看,他的高度倒是正好,透过那一条细缝,恰能见着斜对着的行李转盘。转盘前,白轩侧着身,西装领带,金丝边眼镜,正抱着胳膊嘱咐什么,对面人高马大的廖铮一身黑西装,时不时点一下头。边上一个是上次送机时见过的妆发,一个是新聘的宣发,而站在最外围,穿这件米色长款风衣,插着口袋百无聊赖地听着歌的,便是萧靖天。

    沈墨盯着看了许久,看得忘乎所以。直到取了各自的行李,萧靖天拔下耳机忽地扭过头来,他才猛地退后。

    往到达出口去的时候,心突突地跳,远远的就见了乌泱泱的一片,也不知哪里冒出来这么多人,都举着炮和手机翘首以盼,巡逻的保安凑热闹问到底哪个大明星要来。

    又过了大约十分钟,廖铮先走了出来,一张脸面是中规中矩的英俊,眼神却是凌厉,加上那一身帅气西装的加持,特别有黑道保镖风范,没人敢轻易上去。廖铮后面跟着的是推着行李车的宣传和妆发,紧接着就是萧靖天和白轩。

    一片震耳欲聋的尖叫声中,本来还有些怕廖铮的炮姐早已围了上去,糊糊拉上口罩,凭借她的身高优势卡在内圈举高了相机。人头攒动中,就见着一米九的廖铮一堵墙一样挡在萧靖天跟前,然而随着人越聚越多,整个团队都被围得寸步难行。

    此起彼伏的咔嚓声中,廖铮一直伸着手开路,白轩则喝止了不懂规矩开了闪光灯的几个新粉。

    带了礼物的粉丝好不容易挤进去想将东西递给萧靖天,白轩边说谢谢边冷着脸拒绝,萧靖天却说了句什么,廖铮便把礼物收下了,挂成一颗圣诞树。也因此,廖铮只能靠着身子去挡蜂拥的人群,护着团队一点点往前挪。

    整个出口都被围得水泄不通,粉丝圈都挤着拥着,想离萧靖天近些,时不时传来惊呼,被踩了脚或是被推了下,但也没人顾得上这些。

    沈墨站在外围,忽然有些不知所措。他也想近距离地看看日思夜想的那张脸,可是从缝隙中偶尔窥探到的,不过是微微蹙眉的冷漠。

    那不是他熟悉的萧靖天。

    糊糊举着相机艰难地拍了好些照片,一回头见萧靖天在外头静静站着,赶紧叫了他一声,想让出位置给沈墨,然后赶在萧靖天进电梯前奔去二楼卡位。

    然而就在她往外退的时候,不知谁推搡了一下,她一心护着镜头,一个不稳就向边上倒去。

    已经挤到她身后的沈墨赶紧一步上前扶住了她,但因着动作太急,旁边捧着相机的姑娘没看到他,镜头一转,直接敲在他脸上,把眼镜都敲得险些飞出去。在一阵麻痹感后,太阳穴传来剧烈的疼痛,沈墨下意识地扶正了眼镜,眼前却有些模糊,无数色块贴合成令人透不过起来的摩肩接踵,他快要支撑不住两个人的重量了。

    就在将要失去平衡时,一只手忽然伸过来,将他一把拉了过去。

    那力道之大令他措手不及,沈墨还抓着糊糊的衣服,便也把她带上了。

    一瞬间周遭安静了一下,随后爆发出震耳欲聋的尖叫声。

    人潮更为疯狂地涌来涌去,总算从头晕目眩的状态中缓过来的沈墨抬眼时却发现,挡在跟前的,恰是穿着米色风衣的背影。

    沈墨整个人都怔住了,却又被人群推着往前走。

    那一只手刚刚从他的手腕上移开,留下的余温,兀自滚烫起来,一把火直烧到了沈墨的脸上,他这才明白刚才的尖叫是因为什么。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