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杏泄春光:第一百四十六章 计算失误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说着,她又将包好的钱拿了出来,指着其中一包道这里是十二两银子,是要劳烦大叔带给梅家的,回头我让梅香签收就成了,不用麻烦梅家又写什么收条。

    不是当初说好十五吊钱的吗折成银子也只需十两就够了,这多的吴天才不敢收。

    是啊,姐姐,这多的钱我们不能收。梅香连忙摆着手拒绝,都有些无措了。

    多的二两银子,是因梅家受我之累,被砸了家什,这是赔他们的钱。再说梅香奶奶刚过世,用钱的地方一定多,大叔也别同我客气了,带去给他们便是。温柔说完,见梅香脸上神情十分过意不去,又悄悄向她笑道铺子里帐上短的钱,回头我扣起来不会手软的,到时你别抱怨我刻薄才好

    姐姐,瞧你说的这话梅香哭笑不得了。

    温柔回头又将另一包钱推到吴天才面前道这两吊钱是给大叔的,累你成天来回奔波着捎话带东西,我心里过意不去。

    吴天才家里景况也不好,两吊钱对他来说是不小的数目了,待要推脱,有些不舍,但要收下,又不好意思,正为难间,温柔已笑道今后要累大叔的事多了,你若不收,到时我可没脸求你办事。

    见她这样说,吴天才又再三谢了,才收下东西和钱,告辞出去。温柔见梅香送他走时,面上颇有些不舍的神情,心念微动,忽笑道这样吧,铺子里卖剩的糕点应当还有些,我让小环顶替你去看两日铺子,你赶早起来就跟着大叔回家瞧瞧吧,住上两日再回来。

    梅香听说心里欢喜,但知道糕点这东西原本就怕坏,不能多做,铺子里的存货大概只够卖上一日,她要是回去住上两日,温柔眼下的身份又不能再亲自去铺子里做糕点,那到时铺子没东西卖了该怎么办呢这样一想,她又摇头道我不回去。

    铺子的事你不用管,我另有安排。温柔推她出去问清吴天才夜宿的客栈,让她明儿一早自己寻去,这才返身回到厅上坐下,端着茶杯头痛那一堆六月柿和番椒该怎么处理的事情。

    姐姐,能尝一个不小环已经洗了一盘六月柿端了上来,自个拿起一个笑道这样红殷殷的果子,瞧着都教人爱,好想咬一口。

    温柔转眼瞧那六月柿,见比起现代的番茄似乎要小上一些,但模样还是很可爱的,忍不住也拿了一个,咬了一口,溅得满嘴酸甜,感觉味道比自己吃过的番茄都要好许多呢,可能是没喷洒农药化肥,天然种植出来的原故,顿时有些惊喜。

    小环从没吃过这东西,学着温柔的样儿咬了一口,先是被酸得有些皱眉,咽下后又笑道好甜。只是这六月柿的汁液多得出乎她的意料,结果没防备,被溅得半张脸上都是,又乱着寻手巾来拭了,好在没滴到衣裳上。

    两人玩笑了一阵,温柔便带着丫鬟们又洗了许多六月柿,让人给温妈妈和温刚送了些去,她自己装了一盘给陆策端去,其余的则散给府里的下人了。

    书房的门虚掩着,温柔进去前先敲了两下门,很快洗竹就在里头将门拉开了,她走进去瞧见陆策正捏着毛笔在纸上写着东西,便将手里的果盘往桌上一搁道歇会再忙吧。

    客人走了陆策抬头,看见六月柿,不觉伸手拿了一个起来,在手里翻来覆去看了一会道这是六月柿

    咦,你知道温柔奇了。

    嗯,在书上见过记载,不过这东西似乎有毒吧陆策瞧了她一眼,意示询问。

    温柔也不回答,只笑着伸手捡了一个小的,放到唇边就一口咬下去。她心里猜想,记载这六月柿有毒的人,大概是吃了未熟的青色果子吧,没熟的六月柿,的确是有毒的。

    陆策眉头微扬,见她坦然无事,沉吟道没毒的吗

    唔,不但没毒,味道还很好,你尝尝看。温柔说着,又回头想叫洗竹来尝一个,谁知洗竹见她进来,早就避了出去,这会连人影都没了,她只好回过头来继续啃手里的六月柿,还问陆策道好吃吗

    还不错。陆策点了点头。

    你就这样信我的话,不怕中毒啊温柔昨儿与他说了不少话,感觉熟络了许多,说话也就随意起来。

    你有必要毒我吗陆策吃东西的样子很优雅,但是速度并不慢,说话间他抬眼瞥见温柔唇边沾了点六月柿的红汁,在灯光下折射出莹亮的光泽,不觉又垂下了眼去。

    这倒是,我眼下还要靠你养着呢温柔几口啃完手里的六月柿,拿帕子抹了抹嘴,又拖过一把椅子坐下道你说这六月柿,我要是拿出去卖,卖多少钱一斤好呢

    陆策不忙着答话,只将最后一口六月柿吃完,随后顺手将温柔手里的帕子抽了出来,往自个的嘴上抹去。

    算了,她什么也没看见再说陆策肯定也不是有意的,谁让六月柿这么多汁呢吃完以后谁都要擦擦嘴,擦擦手的,对吧

    写这段的时候间歇性恶搞心理发作,很想让温柔说,我刚擦过鼻涕的,可是怕倒了大家的胃口,忍了又忍,总算没这么写

    看到我废话想呕的筒子们,欢迎用月票来抽打

    吴天才问的这个问题,温柔实在也没有什么好的解决法子,毕竟这地里种的东西,不像独门手艺,小心点保密,还能垄断。不过话说回来,她当初种这两样东西,就只是为了当食材用,并没想着拿来卖钱,尤其是番椒,若是不能流传出去,让人习惯并喜欢上那种辣味,就算她做出菜来,恐怕也没多少人敢来吃吧

    温柔还在踌躇,香兰就进来回说饭菜已经预备好了,她便连忙让梅香陪着吴天才先吃饭去,她自己没有跟去,生怕吴天才觉得拘束,不敢放开了吃。

    眼瞅着吴天才出去,温柔嘱咐人将家里剩的各色糕点分包成两份,又进房开了箱子,取出十二两银子,外加两吊钱,都分别包起,一并拿回厅上。

    候着吴天才吃完饭回来,温柔向他笑道地里种的东西,若是别人家学着种了,也就罢了,这是没法的事,只是我没料到五亩地里能种出上万斤的东西,实在太多了,搁都不知往哪搁。

    是太多了吴天才跟着叹了口气,他早先与梅有德也商议过了,怕温柔来年不需要再种这么多亩地,那梅家的日子怕是又要难过了,只是庄户人实诚,学不会欺瞒的事,也不会骗她一亩地里只种出几百斤东西来,只好听天由命了。

    这样吧,回头先将番椒收下来,麻烦梅家替我晒干,这样份量可以轻些,运起来也方便。六月柿嘛,我这几日再找人去分批摘了运回来,至于来年温柔想了想接着道契书都签了,我也不会反悔,让梅家继续种着吧。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