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以为天:第四十二章 无解瞳术:神授禁区!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大人的意思是

    若不出我所料,黄子良应该从贵将黄旗那里学过一门腿法!这场战斗能不能赢,就看他到底对那门腿法掌握了几成火候!

    何云也一边看着场内的战斗,一边漫不经心的说道。

    房天成闻言,眼中闪过若有所思之色,不在多言,亦把注意力放在了场内。

    通过黄子良这么长时间的战斗,他早已明白妘溶月的右眼能力其实并不是如看上去一般无解。那只眼睛拥有的能力似乎对拳脚招式类的攻击极为克制。

    而要应付这种情况,通常来说就两种方式。一种方式就是如同杨星汉对付嘉禾悦欣一样,以周身强大的气场死死压制对手,让其无法自如闪避,逼对手与你硬碰硬,强行把战斗节奏拖入自己的掌握之中。

    至于另一种方式,则是直接大范围的暴力攻击,抛弃一切技巧与手段,毕其功于一役,简单粗暴的解决战斗。

    而通过何云也方才所言,黄子良很可能就掌握着一门威力狂暴的大范围攻击的腿法!

    场内,连同黄子良在内的四道身影再次被踢飞后,黄子良没有继续发起攻击,两人再次对峙在空中。

    黄子良胸膛微微起浮,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对面的妘溶月。这是第一次,他接连使出半弦裂空斩和浮光掠影纵横术却没有给对手留下哪怕一丝伤痕。

    妘溶月依旧风轻云淡的站在对面,柔顺的紫发在空中轻轻拂动,恬静的面庞透露着点点柔弱与冷漠。

    静静地看着对面的少女,黄子良的身躯渐渐绷直,一种战天斗地的可怕气息,风暴一般席卷而出。

    想不到!我竟然被逼到这一步!

    黄子良无奈的笑了笑,作为贵将府嫡子,黄子良获得的资源与教育是别人无法比拟的。从他走出贵将府的那一天,在年轻一代中就从没有人能够在他手下支撑这么久而毫发无伤。直到,遇到了妘溶月!

    感受着黄子良身上传来的可怕气势,妘溶月恬静的面庞终于凝重了起来。

    她知道,这场战斗终于到了分出胜负的时候。没有犹豫,妘溶月的左眼缓缓的睁了开来。

    注意到情况并没有什么不同的黄子良,再次与妘溶月对拼一腿后,借力退出了战圈,站在远处惊疑不定的看着妘溶月的眼睛。妘溶月见状,也没有追击,只是安静的站在原地,仿佛她只是一个寻常的柔弱少女。

    这就是这只眼睛的能力吗?黄子良暗暗想道,同时下意识的看向妘溶月紧紧阖上的左眼,不知这只眼睛又是怎么回事?

    你能够看穿我的招式?

    妘溶月闻言,缓缓点了点头后又轻轻摇了摇头是,也不是。

    听到女子的答话,黄子良微微皱了皱眉头,喃喃自语什么叫是也不是?这是什么意思?

    没有再多想,抬头望向对面的女子,黄子良再次摆出了进攻的姿势,青色如同水流一般绵长的灵力再次布满全身。

    既然你能看穿我的攻击,那就来试试我这一招!浮光掠影纵横术!

    叮!场内传出一声清脆的水滴滴落的声音,妘溶月周身的空间突然变得如同水面一般,荡漾着点点涟漪,一圈又一圈,极为奇异。妘溶月从开战之初一直恬静淡然的面色终于微微露出了一丝意外之色,不过却没有多少慌张。她最擅长的战斗方式就是以不变应万变!

    数米之外,黄子良的身影开始从原地缓缓下沉,仿佛陷入了泥潭之中,直至诡异的消失在了原地。妘溶月的右眼瞬间圆睁,菱形的瞳孔剧烈的颤动起来,似乎是想找出黄子良的身影。

    半弦裂空斩!

    暴喝之音在妘溶月身前响起,黄子良从妘溶月的身前诡异的浮现而出,如同是从水面漂浮而出一样,刺耳的高频率锐啸之音再次响起,黄子良的身影瞬间以一个夸张的角度倾斜在了空中,双腿交互斩来。一记扫向妘溶月的头颅,一记扫向她的下盘,让她首尾不能相顾。

    妘溶月的声音依旧是那么柔柔弱弱,右眼紫光闪烁,似乎瞬间就洞悉了黄子良的攻击方位。几乎是在黄子良出腿的同时,身体就已经开始做出了闪避。柔软的腰肢猛的后倾,双腿离地而起,一个漂亮的翻身躲过了黄子良的攻击。

    黄子良嘴角露出一丝阴谋得逞的笑容。

    右眼捕捉到黄子良嘴角的笑容,妘溶月的秀眉轻轻皱了皱,本能的觉得有哪里不对。

    诡异的事情发生了,只见在妘溶月落下之处再次出现了一个黄子良的身影,身影倾斜的身体骤然旋转,在妘溶月即将靠近时,一记鞭腿带起刺耳的尖啸之音,将虚空斩出一道裂痕,狠狠地斩向妘溶月的后腰之处。

    感受到身后的异样,妘溶月微微皱起的眉毛轻轻舒缓了下去,面色再次恢复平静。对于她来说任何暴露在表面的攻击都没有任何用处!无论是偷袭还是暗算,又或是其它什么。

    神授禁区——割裂

    柔和的声音,缓缓在空中响起。妘溶月的右眼似乎颤动了一瞬。没有回头,却如起初一般瞬间洞悉了身后的攻击,身体侧向一旋差之毫厘的避开了身后的攻击。接着,一记角度相同,方位不同的鞭腿狠狠踢出,将身后的黄子良一脚踢了出去。

    被踢出去的黄子良在空中滑行出老远的距离,身躯似乎扭曲了一下,然后诡异的消失在了原地。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