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科技制造系统:第54章 世界真小啊!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送礼?张小泉傻了眼,当年他们在车间实习,过年的时候,李瑶说的是去给领导拜个年,提了一两百块钱的酒去了刘科长家,敢情不仅仅是拜年啊,还是有用意的。

    张小泉再一次觉得,李瑶跟了他的,的确是亏了,幸好分了,要不然真的是耽误她了。这么好的底子,就应该早点进入那个圈子,才会有更好的发展。

    你说事就说事,扯那么老远的事做什么?被前女友这么指着鼻子骂窝囊,张小泉的脸上还是有些挂不住。

    你可知道,这改造项目是谁的吗?李瑶凑到前面,恨不得贴着张小泉的耳根,你们技术科袁科长老婆的老表,主机厂的采购员的外甥,听蔡伟说这人的父亲还是他们技术中心平台部的主管。

    我还是觉得国家对民族工业的保护还是不够,从九十年代开始,一直到现在,我们国家的汽车工业发展了多少年了?现在市场上的汽车保有量,有多少是我们自主品牌的车?市场占有率最大的,还不是那些合资品牌,不管是年度销量还是月度销量,排在前十的,一个都没有。黄海说得义愤填膺,脸上也不知道是激动得,还是酒喝多了,红通通一片。

    张小泉有些撑不住了,**看过来,他尴尬一笑,**笑道,出去外面透一下,实在不行,让服务员给你上一杯热水,刚才喝猛了,你怎么能跟黄主任比?

    他说完,扭头就对**道,话不能这样说,还要国家怎么保护?保护到那些国外的企业都不敢进来?人家也要挣钱,不挣钱谁来啊?说起来,还是底子太薄了一点,想赶上不容易,想超过更难,但也不是没有希望的

    张小泉就是踏在希望二字上,走出了包间的,他去了一趟卫生间,尿了一泡之后,就觉得身上轻了一点,头也不那么晕了。但今天的表现真的也挺出乎他的意料了,他以前在大学和同学吹过两次啤酒,毕业两年出去吃饭的机会也很少,沾过一点白酒,但不超过二两,今天这种一口闷,而且还是过了半斤的情况下,还能够支持不倒,没出洋相,简直是超水平发挥了。

    他的身体素质变得好了许多,对酒精的吸收也提高了不少,张小泉怀疑是因为他喝了科多罗星上的矿泉水,吸了一口那雾气的原因。

    而到底是水对他身体的影响大,还是那株植物上的雾气让他变得不一样,他暂时也不知道。

    张小泉点了一根烟,趴在走廊尽头的窗户上,朝下看,楼下是停车场,一辆奔驰缓缓地从外面驶进来,车牌号有些熟悉,张小泉就盯着不放了,看到车停在位置上之后,车门打开了,主驾驶上走出来一个让张小泉感觉非常熟悉的中年男人,走到了后排,拉开车门,很绅士地弯了弯腰,把一个人从主位上请出来。

    是一个年轻的女子,穿着一身雪纺的连衣裙,扎着马尾辫,从后排主位上下来后,就一把抱住了中年男子,两人并肩朝酒店走了过来,边说边笑,因为离得太远,张小泉并没有听到他们都在说什么?

    不过,看神态很亲切。等到两人走近了,灯光打在那两人的身上,张小泉惊得连下巴都快掉下来了。

    李瑶,王东环,世上姓王的人那么多,张小泉从未把这两个人联系在一起,此时看到,他觉得,他大概就是世上最大的傻x了,他还一直以为,当初在市场王东环找上他,真的是因为缘分呢。

    可这世上哪里来这么多扯淡的缘分?就算有,这种一不小心就遇到贵人的好运气,怎么会落到他的头上。

    若是有这种运气的话,他也不会,现如今,孤家寡人一个,连父母都不在,活生生一孤儿。

    切!张小泉自嘲地一笑,转过身来,倒是被眼前的人吓了一大跳,不由自主地就朝后退了一步,不自在地问道,你有事吗?

    数日不见,张小泉觉得,李瑶比起没跟着自己的时候,变得要漂亮多了,烫了一头很时髦的波浪卷儿,脸上画着精致的妆容,穿着低领露事业线的黑色小礼服,脚上踩着七寸高的高跟鞋,十根脚指头涂得红艳艳的。从上打量到下之后,张小泉有种从来没有认识过李瑶的感觉。

    她现在来做什么?

    小泉,你是不是很恨我?李瑶问出这句话,眼中泪汪汪的,咬着红唇,泫然欲滴。

    说实话,张小泉谈过四年的恋爱,他现在觉得自己很混蛋,竟然不知道怎么哄女人,以前两人之间的事,从来都是李瑶在做主,她强悍得胜过了张小泉,从没在张小泉面前落过泪。

    恨?张小泉反问了一句,因为他实在不知道是该说恨呢,还是说不恨。

    恨倒是谈不上,恋爱这东西,好聚好散才显英雄本色,死缠乱打,张小泉想都不敢想。但要说恨,显得他很小气,若说不恨,叫人家女孩子脸上怎么过得去?

    再加上,张小泉绞尽脑汁也不明白,李瑶跑来问自己这些,到底是为何?想旧情复燃,还是只是确定一下他们四年的感情?

    没有这个必要吧,散都散了。

    小泉,如果你真的恨我,我也不怪你,毕竟我的确有不对的地方李瑶闭了闭眼,泪水从脸蛋儿上滚落,声音很坚定。

    得,三分钟不到,女强人的本色又显露出来了,张小泉也有些无语,他抬手,有什么话,你就直说吧,追究责任的话就不要说了。

    无论谁是谁非,说出来都没意思。

    冲压车间的变频改造,车间这一块是不是你负责验收?李瑶道,听说你已经安排人在统计数据了,要计算一下到底是不是有百分之二十以上的省电量?可张小泉,你怎么总是干这种蠢事呢?你被人陷害得还不够吗?别人都是越干越往上,你呢?我们当初进公司的时候,我好不容易送了礼,让刘科长把你安排在技术科,可几天功夫,你居然还做到车间里去了。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