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神互助系统:第四十七章 一杯水造就的悲剧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冒险者们很多,可以说,东塔上下,除了为联盟工作,联盟给发工资的一群人外,其他的人都是冒险者,不管是出身不凡的,还是普普通通的

    不为联盟工作,就得自食其力。

    即便是家人也不能去帮助,这是东塔之中的一条铁则。

    牛阳身为东塔冒险者大军的一份子,说不上过于出众,但也算得上中上阶级,可以说混的不错了。

    不过。最近牛阳不是很痛快,原来来自于昨天。

    昨天,牛阳刚刚大吃了一顿,很是满意的回到家,这个家自然是租借来的,一个月价格昂贵,但牛阳勉强负担的起,作为一个好享受的人,自然就租了。

    回到家的牛阳,刚准备仰头就睡,却发现自己床头不知道何时,竟然站着一个穿着黑袍,显得十分诡异的人影

    你你是谁!!牛阳嘴巴颤抖的说道,内心害怕极了,对于鬼的恐惧,不是谁都能够视于无物的。更何况面前的这个黑袍人,突然就出现了。

    那阴森森的气氛,明明没有风,却衣袍轻动。

    连空气都冷冽了许多。

    你不用知道我是谁,你只要知道,你即将命不久矣便够了。黑袍人的声音,很是清冷,但并不恐怖,只是充斥着无情,幽幽的说道。

    你,你你要杀我!!!牛阳冷汗直冒,差点都吓尿了

    哼!蝼蚁,杀你还需要本座亲自动手吗!黑袍人冷哼一声,高傲而又冷酷的说道。

    那你什么意思?牛阳也是被吓的有些木讷了,心情慢慢平静下来,脑子也冷静下来。

    愚蠢,本座便不该接这趟活的。黑袍人鄙夷的说道

    你是说,有人要杀我?牛阳被那无形的两道长矛看的发颤,陡然惊醒,惊呼道

    哼!蝼蚁好好的挣扎吧。黑袍人一甩袖子,便消失不见了。

    我刚才是见鬼了吗?牛阳看着面前的空无一物,一把抹掉额头的冷汗,嘴唇发白的呢喃道。

    就因为这件事。让牛阳忧心忡忡的,昨天晚上的事情太诡异了,牛阳很想把它当做噩梦一场,但事关自己的小命,牛阳耗不起。

    今天,牛阳根本就没有出门,而是藏在了房间里,门窗紧闭,任由周围静悄悄的,没有一点东京的环境,却让牛阳感觉到十分的安心。

    果然昨天只是一场噩梦啊真的,他妈的牛阳等了许久之后,本来十分紧张的心情也慢慢变得平静,叹口气,整个人都放松下来。

    牛阳可以肯定了,昨天晚上肯定是自己最近工作量太大,劳累过度出现的噩梦,怎么可能会有人杀自己呢,自己又没有做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

    牛阳抹掉脸上的汗水,因为庆幸而抱着粗口。

    谁!!!牛阳的心脏猛的停止,本该宽松的心情立马又被提到了嗓子眼,听动静是外面穿出来的,牛阳蹭蹭的推开卧室的门。一看。空无一物。

    刚才是听错了吗?他娘的!牛阳仔仔细细的检查一遍后,才肯定的确是空无一物。惊魂未定的牛阳,连忙给自己倒上一杯水而进。

    水流入肚,牛阳穿着粗气,打算睡个回笼觉。刚刚走出去两步。

    厄——牛阳猛的掐住自己的喉咙,脸色发青,口吐白沫,眼球吐出来,十分狰狞的倒在地上。在一番剧烈的挣扎之后,牛阳静悄悄的躺在地上,失去了声息。

    黑袍人凭空出现,看着面容恐怖,死状可怕的牛阳,视而不见,只是默默的掏出来一个小型相机。朝着牛阳的尸体咔嚓咔嚓后,便突然消失,仿佛从没有出现过一样。

    就知道你不可能举一反三的。陈民看着来也匆的李剑一。以及李剑一手中那纯白色的女装。便忍不住的叹息一句。果然,为此抱着希望,还特意跑到门口等待的自己,实在的傻得可以。

    你说什么?李剑一歪着脑袋,很是不明白陈民话里头的意思。

    没什么,衣服给我。陈民摇摇头,将默默的叹息默默的藏在心里,伸出手去。

    李剑一将衣服递过去,陈民带着衣服踏进澡堂子。很快的,陈民重新出来身边已经多了一直皮毛发黄的小吉,还有一个洗的干净了许多,看上去总算精致了得小女孩儿,当然,还是一如既往的瘦。

    关于这个问题,只能依靠时间来积累了

    接下来去哪儿?陈民一只手牵着小木,注意着小吉的动向,询问着目的地,作为外来人。自然听东道主的意见更好一点吧。

    先去吃东西吧!李剑一说道。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