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云湘鄂西:声东击西(一)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听了董大中的话,大家都觉得很有道理。

    王冲说道:情况紧急,同志们如果没有别的意见了,就执行命令吧!不过,还强调一点,特科分队不参加此次战斗,继续监视各处日本人的动向。

    当晚,红军各中队紧急调动,王冲带领一、三两个中队通过一夜急行军便翻越秦家大山到达了三岔河谷,然后从河谷上山,来到沙园背后的密林中扎下营来,进行休整,待天黑后再行动。

而红军游击大队的其余部队由于路程近一些,只一个晚上便各自到达指定位置,严阵以待。

    由于覃福斋在上次车洞河峡谷一役让红军打怕了,他非常害怕再次中了红军游击队的埋伏。

在接到张超武的命令后,立即派一个连迅速抢占了车洞河峡谷各处的险要位置。

而他的保安团主力于高丙正的部队到来之前便通过车洞河峡谷到达了雪落寨。

不过驻守车洞河峡谷的那一个连没有撤下来,他怕神出鬼没的红军在他回师鹤峰之时又在此处打他的伏击。

同时带着张超武为他配备的电台,以便随时与张超武取得联系。

    覃福斋在雪落寨扎下营后,又电告高丙正,自己已经到达雪落寨,请他直接来雪落寨会师,然后一起按照张旅长的命令向红军进攻。

    王冲带着两个中队在沙园附近的密林中扎营休整后,又派出四名侦察员,分成两组,一组的两名战士向着鹤峰方向侦察情况,二组两名战士沿沙园、车洞河、雪落寨一线侦察。

一组的两名战士摸清敌情后,晚上于溇水河岸边等候。

二组的两名战士完成侦察任务后在沙园路口的树林中等候部队,报告所侦察到的情况。

    等两个小组的战士化装去执行任务后,王冲令战士们好好休息,养足精神,晚上好继续行军,投于战斗。

    由于从五峰过来的路程实在太远,高丙正带着部队日夜急行军,三天后才赶到雪落寨,不过刚好在张超武规定的时间以内。

覃福斋与高丙正汇合后,立即让士兵大吃一顿,以保证行军体力。

饭后,又让他们把大烟抽足。

晚上九点整,拔营向沙道而来。

同时,通过电台向张超武报告,将于午夜到达龙潭坝附近。

张超武电令二人到达指定位置后,立即展开进攻,由高丙正部主攻龙潭坝与野溪沟一线,无论如何要在天亮前拿下龙潭坝,然后再进攻野溪沟。

看来,张超武对夺回祖脉龙潭坝是放在首位的。

令覃福斋部主攻布袋溪、将军山、桃子岔一线,天亮前与郭先华会师于酉水东岸。

    王冲待天刚黑,便带着部队继续向鹤峰县城开进,到沙园路口时,与从车洞河方向侦察回来的两名侦察员会合了。

两名侦察员报告说,敌人有一个连的部队已经战领了车洞河峡谷,而覃福斋部也已经到达雪落寨扎营,在下午回来的路上还发现了从五峰开过来的敌人。

    王冲想,看来敌人是让红军的伏击战打怕了,居然分兵占住车洞河峡谷。

他问这两个侦察员,占领车洞河的敌人主要在什么位置?侦察员说,敌人主要守在两头的路口,他们俩是从山梁上的小路通过的,两边的山顶上有几处观察哨。

敌人的连指挥部设在靠沙园一方的峡谷路口。

    听了侦察员的报告,王冲知道,打下鹤峰县城后,按照整个作战部署,就要通过车洞河峡谷回师沙道,如果不消灭那里的守敌,部队是很难通过的,即使强行通过,一定也会付出极大的代价。

想到这里,便心生一计,对三中队长汪狗娃面授机谊,让他带一个五十人的小分队,去车洞河峡谷口,设法打掉敌人的连部,活捉连长,然后又交待了一番,让汪狗娃带着几套以前缴获的敌人军装见机行事,汪狗娃便领命而去。

王冲与一中队长刘义风则带着部队隐蔽起来等候汪狗娃的消息。

    汪狗娃带着一个小分队的五十名战士在两名侦察员的带领下,来到车洞河峡谷附近,远远的看到峡谷口有灯光与人影在闪动,他命二十名战士分成两个组,由两名侦察员指引,从峡谷两边的山头摸上去,将几个观察哨干掉。

    约摸过了半个时辰,峡谷两边的山头上分别传来几声乌鸦叫。

此时,天空突然亮起一个闪电,伴随着一个炸雷,豆大的雨点便从天而落,只听得谷口的敌人一阵喧闹,匆忙地搭设帐蓬避雨。

这山里的天气就是变化得快,明明是繁星满天的夜空,却又突然乌云密布,大雨倾盆。

不过却给红军战士提供了偷袭敌人的大好机会。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