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云湘鄂西:劫后重逢(一)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赵岩提着油灯与母亲一起进到地窖。

董大中看见赵岩身后的李大妹,便猜想一定是赵岩的妈妈。

果然听得赵岩说道:董大哥,我妈来看你了!    董大中忙站起身说道:大娘,谢谢你!    李大妹说道:香大姐的红军是咱们穷人自己的队伍,帮助红军是我们应该做的,岩子做得对。

要是岩子见了红军受伤不救我才不高兴呢!董队长,你就安心在这里养伤吧!今天我就让岩子出去打听,看看有不有红军的消息。

    董大中说道:大娘,真的麻烦你了。

    李大妹说道:董队长,我虽然是个妇道人家,但道理我是懂的,你就别再说麻烦不麻烦的了。

    董大中心中非常感动,他心里想:不推翻国民党反动派的统治也对不起这些善良的人民。

    赵岩将白军张帖在村口的布告的内容告诉了董大中,董大中听了万分悲痛,但他还是不太相信,因为白军造谣是很平常的事。

他对赵岩详细地交待了一番后,赵岩便上二坪打听消息去了。

    两天后的下午,赵岩回来了。

他告诉董大中,红军并没有去二坪,但却听说在二坪下面与湖南桑植交界处的野溪沟一带有红军活动。

有从鹤峰走亲戚回来的人说,贺英与贺戊妹二位烈士的遗体被鹤峰县保安团长覃福斋肢解后悬挂在鹤峰城头,    听到这个消息,这位身材高大且意志坚强的红军游击队中队长董大中不觉热泪纵横,他用没受伤的左手拿起短枪就要往外走。

李大妹忙拦在董大中前面说道:董队长,现在外面到处都是保安团的人,你出去一定会被他们抓住的,这样不但不能为香大姐报仇,还会搭上自己的性命!    听了李大妹的话,董大中觉得自己作为一位红军指战员太过于鲁莽了,革命不是靠一时的冲劲就能取得胜利,必须讲究策略,才能避免不必要的牺牲。

想到这里,他说道:我真是一时急糊涂了,大娘说得对,不能鲁莽行事。

不过由于事情紧急,等到天黑后,我必须走,去野溪沟找队伍。

    李大妹是个明白人,也知道事情紧急,便说道:董队长,你身上有伤,一个人去很危险,我让岩子陪你一起去,如果遇到有人问,你就说是岩子的舅舅。

    天黑后,董大中和赵岩每人带上几个玉米面饼就出发了。

下半夜时分到达了野溪沟的一个村子,他们不敢贸然进村,便在村外的树林里小睡了一会。

    天亮后,二人在林中仔细观察了村子里的情况,发现这个村子不大,只有三十多户人家。

整个村子被四面青翠的高山环抱在中央,山尖绕着层层轻雾,一派安宁祥和的景象。

    此时,二人都觉得很饿了,便各自吃了一个玉米面饼,喝了几口林间小溪中清澈的山泉水。

顿时,感觉体力恢复了大半。

    赵岩对董大中说:董大哥,我先进村去问问!    董大中说:别急,再等下,看有不有人出村,如果有人出村,我们就装着迷路的,只要搭上话了就好办。

    二人正观望间,突然从村后传来几声狗叫,便听到有人喊救命的声音,接着又响起了几声枪响。

董大中让赵岩藏在林间,自己用左手提起短枪就要往村里冲,却发现从村前进村的路上又冲出十多个人,一边放枪一边住村里冲,不一会,前后夹击的两小队人马就将近三百村民赶到村前的打谷场上。

    打谷场离董大中和赵岩藏身的地方仅二十来步,看得很真切,只见这些劫掠村民的人中,一个满面横肉身材高大、好似头目的人走出来,用手里的驳壳枪指着村民们恶狠狠地说道:我们是贺龙手下的红军,你们都听着,若想活命,立即将两百担粮食送到石牌洞大梁山,不然就让我手中的枪和你们说话。

    董大中一看这些人就知道他们一定是在冒充红军,他头脑里飞快的想着主意,一时却真想不出好的办法,可又不能眼睁睁地看着这些人败坏红军的声誉。

    此时,村民中一位白须老者站出来用发抖的声音说道:列位老总,我听说贺龙红军是穷人的队伍,是不会抢掠我们这些穷人的,我不相信你们会是贺龙的红军?    那个头目模样的家伙骂道:你这老东西,我看你是找死!说完就是一记耳光将那老者打倒在地。

其他的村民见状,群情激奋起来。

    那领头的家伙怕村民们群起而上不好招架,便朝天开了一枪。

人群便又安静下来。

而被打倒在地的老者在村民地搀扶下晃悠着站起来,他愤怒地说道:我前两年在鹤峰女婿家见过贺龙的红军,他们善待百姓,与百姓亲如一家,哪象你们开口就要东西,动手就打人!    听了老者义正严辞的话,那头目模样的家伙气得发抖,举枪对着老者就要开枪,哪知却从他的身后响起了一声枪响,这个家伙歪歪斜斜地倒了下去。

他的同伙正要有动作,又听得林中有人喊道:一中队堵住敌人退路,二中队从侧面进攻,三中队从正面进攻。

林中也传来此起彼伏的回答。

又从四面传来了枪声。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