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云湘鄂西:死不屈服(一)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李大槐与赵岩十多天时间内就发展了二十多名农会成员,爷孙俩商议如何配合红军攻打龙潭坝。

    李大槐对赵岩说:岩子,我们现在最大的难处是手里没有武器,以前还有几杆猎枪,而在去年,猎枪也让张超文搜去了。

现在坝子里面我们的人太少,无法从坝子里面直接攻击敌人,如果红军没有里面的人配合,直接从峡口外攻击是很难拿下来的。

    赵岩说道:叔外公,如果能找到别的路就好了。

可是我听母亲说过自古出入龙潭坝就只有这一条路。

    李大槐说道:还有一条路,但很难走通?    赵岩说道:只要有路,红军就走得通!    李大槐说道:在曾家寨的后山有一个山洞,我年轻时与你外公打猎进去过,能一直通到野溪沟现在的莫家村的后山。

    赵岩问道:还有人知道这条路吗?    李大槐说道:还有一个人,就是二坪的杨云孟。

他现在应该六十多岁了,当时他从二坪下来到龙潭坝走亲戚,他也是一把打猎的好手。

我们一起将一群黄麂子从彭家寨后面的山梁一直赶了七八里路,最后把它们赶进了曾家寨后山的一个山洞。

那时人年轻,胆子大,我们举着清油灯,带着六只猎狗追进洞去。

一直追了近三个时辰,却追到了一个出口,这些麂子除了两只被狗咬伤后为我们所得,大部分都逃掉了。

我们从洞里出来一看,却发现是野溪沟,这野溪沟一带以前没有人户,现在的莫家村都是几年前从龙潭坝被张氏家族赶走的莫氏一族。

这个洞的出口就在这莫家村的后山,不过那后山的洞口很多,必须要亲自到场我才知道是哪个洞口。

但里面的岔洞多,要顺着一条阴河走,还要拐几个弯。

    赵岩问道:叔外公,这么多年了您还记得准确吗?    李大槐说道:我们三人怕迷路,边走还边记了方向,也作了记号。

不过这么多年了,记号肯定不在了,但大致方位我们都还记得。

要是你外公还在就好了。

不过二坪的杨老汉号称‘路拐子’,他走过的地方,无论过去多久,都会记得清清楚楚。

如果找到他,我想他会愿意帮忙带路的。

    赵岩说:叔外公,那我们一起去找他吧!    李大槐说道:岩子,你先与两个舅舅(李大槐的两个儿子)一起回去向董大队长报告情况,然后再去二坪找杨云孟老汉,就说是我让你们去请他帮忙的。

我再和农会的人从里面进洞来接应。

明天是沙道集镇上赶场的日子,你和两个舅舅随赶场的人一起出去。

    第二天一早,赵岩与两个舅舅随一群赶场的乡亲一起在两河口经过白军的严格盘查后,放行通过峡口。

赵岩等三人刚走出峡口不远就听见后面有人喊:快拦住李大槐的两个儿子和那个高个子年青人,他们是红军!    赵岩知道他们暴露了,来不及细想,便与两个舅舅一路飞跑,很快钻入通向红石板方向的丛林。

    敌人是怎么发现赵岩等三人的呢。

原来,是龙潭坝刚刚秘密组建的农会里面出现了叛头,这个人叫巴子花,人称巴三麻子。

是一个游手好闲的家伙,小时候家中很富有,但后来却家道中落,穷得只剩下一个人。

但他平时为人很乖巧,曾想巴结张氏兄弟,可张氏兄弟见他一脸麻子,个子也不高,没把他瞧上。

巴子花见混不进当地的上流社会,只得与穷人们打成一片。

由于他伪装得很好,又有一定的文化底子,嘴巴又能说会道。

却在底层人们中很有一定的信任度。

李大槐与赵岩在组建农会时,也将他吸收进来了。

一开始巴子花也想通过与红军合作,以让自己出人头地。

可这段时间以来,他思前想后,觉得红军是不可能起大事的。

于是,便想通过出卖赵岩和李大槐及农会的同志,换取张氏兄弟的信任,在今天早上他决定去找张超文,供出了李大槐成立农会,要带领老百姓闹翻身的秘密。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