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云湘鄂西:在石牌洞(三)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赵岩回答道:王辉富同志已潜入沙道集镇内,正在想办法联系。

    根据赵岩带回的情报,董大中和王冲得出结论,张超武将于近期对根椐地发动围剿,不过具体时间还不得而知。看来得尽快拿下石牌洞,打乱敌人的部署,才能粉碎敌人对根根地的围剿。

    为了避免龙山县城的保安团支援石牌洞,董大中与王冲依然采取声东击西之计。王冲亲自带第四中队提前佯攻龙山,让龙山城里的敌人不敢增援石牌洞。命三中队副中队长王先洪带一个分队监视来凤县城,命防守黑风口的刘义风的一中队进入战斗状态,防止张超武派兵从沙道集镇来救援。

    石牌洞的团防队长杨麻子杨明学也将石牌洞小集镇修成一个堡垒形的土围子。并在东面主门口架有一挺机关枪,如果强攻困难很大。董大中命赵岩带两名侦察队员用骡子驼上一头猎获的大野猪去石牌洞街上赶集,晚上想办法打开土围子的正门。董大中将亲率汪狗娃的三中队余下的两个分队,就可以趁势冲进去,拿下石牌洞。

    这是一个大好的睛天,赵岩带着周文帮和姚季秋两名特科分队的侦察员一起化装成猎夫去石牌洞,一路走在林木茂盛的林间路上,虽然是盛夏却并不显得很炎热。林中传来阵阵动听的鸟鸣,若在以前童心未泯的赵岩早用弹弓打鸟儿了。而自从他参加了红军,就很快变得成熟起来,以前孩子气十足的脸孔也变得刚毅。

    快到中午时分,三人来到了石牌洞集镇土围子的东面正门,两名守门的团防士兵看了看驼在骡子背上的野猪,又仔细检查了绑在一起的猎枪。觉得三人是正经的猎夫,便放三人进去了。三人进到围子里面,一边吆喝着卖野猪,一边悄悄观察里面的情况。他们发现正门楼上有两名团防士兵持枪守在上面的掩体中,另有几名士兵好像在门楼里打牌,除此之外再也没看到更多的士兵。赶集的日子,街道上到处是卖东西的小贩,一些农户们将家里的一点粮食挑到街上换一些油盐钱。由于一年的干旱,收成不好,更多的农户只能卖些山野货,如蕨粉,草药等。

    赵岩等三人来到集市卖肉的地方,将野猪放下来,正式开卖,不过看的人多买的人少,因为人们都很穷。不一会儿,几个团防士兵走过来,围着地上的野猪看了看,走在前面的那个鼠眉贼眼的家伙问道:谁的野猪肉?

    赵岩上前堆笑道:老总,是我们兄弟三人打的野猪。买点吧,我给您便宜点!

    那头目后面的一个家伙骂道:你瞎眼了,一看就是外地来的。你们也不打听打听站在你面前的是谁?这是我们团防队的副队长李老虎李大爷。在这石牌洞街上卖东西的人,谁敢要我们李大爷的钱,你他妈的还便宜点。就是送也要看我们李大爷高不高兴要你的!

    听了那个家伙的话,周文帮和姚季秋的怒火早就升腾在脸上,赵岩冲他俩使了个眼色,让他们不要作声。

    赵岩正要答话,那李老虎却先开口了,他哈哈大笑道:朱老三,谁说我买东西不给钱,现在很久没人来卖野味了,这头野猪我出五块大洋买了,拉回去给弟兄们打牙祭,回去再向杨大哥杨队长报帐。后面那个叫朱老三的家伙心里很是纳闷,李老虎在石牌洞街上买东西可是从来不给钱的,今天怎么这大方?不过他还是掏出五块大洋递给了赵岩。赵岩为了让李老虎相信他们三人是真正的猎夫,便接过了朱老三递过来的大洋。

    李老虎皮笑肉不笑的对着地上的死野猪仔细地看了看说道:是洒子(霰弹)打的,不是快枪打的。原来李老虎怀疑赵岩等三人是红军的探子。他想,如果是红军的探子,打野猪多半会用快枪。如果这几人打猎用的不是快枪,那多半是真正的猎夫。

    李老虎听赵岩的口音就知道是沙道那边来的,这沙道虽然和石牌洞相邻,但两地分属不同的省份,口音还是略有不同。李老虎知道队长杨麻子也一直想像张超武那样,立功后官运亨通。当然他自己也想顺便得点好处。他的鼠目几转,想拉拢赵岩等三人当他的探子,探听沙道那边有关红军的情报。他才一改平时买东西不给钱的惯例。他见赵岩接过钱后,便笑着问道:小兄弟是沙道那边过来的?

    赵岩回答道:报告老总,我们是从沙道罗坪过来的。昨天我们兄弟几个在这大梁山上打了头野猪,干脆就近到石牌洞街上来卖了。

    李老虎哼了两声说道:罗坪是红军游击队的地盘,我看你们是红军的奸细!

    赵岩显得非常害怕地说道:老总,我们冤枉啊!我们只是打猎的,与红军没有来往。

    李老虎说道:听说红军给罗坪的人都分了田地,你们有田不种还打什么猎?

    赵岩说道:报告老总,我们父母去逝得早,就留下我兄弟三人,从小就以打猎为生,我们不习惯种地。

    听了赵岩的解释,李老虎认他们三人的确是猎夫,他想,如果真的能让他们当自己的探子,随时为自己送情报,以后就有机会突袭红军而立下大功。于是他笑着说道:朱老三,派几位弟兄把野猪抬回去,晚上给弟兄们打牙祭。

    朱老三立即让人将野猪抬走。

    野猪抬走后,李老虎又说道:我是个爱交朋友的人,三位小兄弟如果不嫌弃,我请客,大家去旁边的酒馆喝一杯。

    赵岩拱手对李老虎说道:老总,感谢您让我们兄弟这么快就将野猪卖掉,哪还能让您破费!还是我们兄弟请客。说完与另外两名战士一起走在前面,进到旁边的酒馆。

    见李老虎进来,店小二心里就直打鼓。他想,这只老虎又来吃白食了。李老虎每次吃的老板都是记在他的名下,最后扣他的工资。但也只得脸上堆笑道:李爷来了,快请坐,您几位啊!

    李老虎大马金刀地坐下后说道:你没长眼睛啊,就我们五位!

    赵岩拿出两块大洋递给店小二说道:把你店里的好酒好肉都拿上来。

    店小二心里的石头一下子落地了,看来今天有人做东。便说道:谢谢老板,酒菜马上就上来!

    别看赵岩年轻,酒量可不小,只是没机会喝上什么酒。而其他两位战士姚季秋和周文帮也是经过挑选的酒量大的汉子。这都是董大中和王冲综合考虑了侦察时的各种状况后的精心安排。众人一边说些不着边际的客气话,一边饮酒吃肉。三杯酒下肚后,李老虎脸上有些红了,他说道:很高兴认识三位小兄弟,如果你们愿意跟着我干,以后一定少不了你们的好处。

    朱老三也在一旁打着帮腔。

    赵岩也假装有些醉意地说道:李爷说得是,跟着李爷干一定错不了,可我们三兄弟都在山林中穿梭惯了,在队伍里面只怕不习惯。

    李老虎夹了一大块牛肉咽下后,连声说道:错——错——错,我并不是让你们加入我们的队伍。

    赵岩假装不解地问:李爷,那不加入队伍我们怎么为您效力?

    董大中说道:进来!

    赵岩进来报告道:大队长,特科分队派到湘鄂西边几个县的同志传来情报,五峰、鹤峰城内的保安团有异动,似乎准备调动。而离罗坪较近的来凤、龙山、宣恩各县城的保安团和沙道集镇内的张超武独立旅也均处于高度戒备状态。

    董大中问道:我们以前打入敌人内部的同志联系上了没有?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