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云湘鄂西:在石牌洞(一)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这罗坪一带二十多个寨子的孩子们从小除了在私塾先生那里上两年学,识几个字外,其余的好像什么也不懂。

而覃玉也常在赵岩执行任务的空闲,为他讲述在日本的见闻,讲她从书上得到的知识,使赵岩眼界大开,二人也在内心渐生情愫。

    赵岩虽然练习刀法的时间不是很长,但他不仅悟性极高,而且很勤奋。

董大中所授的这套刀法招式很简单,只有三招,其要诀即以快制快,刚猛为先。

力沉千钧,快如闪电。

简中求变,变以无常。

赵岩也已练得了六七分,对付一般的对手可以说是绰绰有余。

他见那两人同时拔刀,知道他们要夹击自己。

便将背上的大刀也拔在手中。

那两人相互点了点了头,使从左右两翼夹击赵岩。

赵岩把握住以快制快,刚猛为先。

的要诀,旁边的人还没看清是怎么回事,从左翼进攻的黑衣人的头就被齐生生的切飞,一腔子污血从脖颈处向上射出,赵岩同时一个挪腾避开右翼的一刀,再回手一刀直劈向此人。

那人双手握刀虽然挡住赵岩这刚猛的一击,但却被硬生生地震退数步。

口里叽哩哇啦的说了几句拔腿就逃,赵岩也没追赶,由他而去。

    那被救下的女子走过来说道:我叫覃玉,谢谢大哥哥救了我,刚才这人说的是日语,意思是说:和大日本帝国黑龙会作对没有好下场。

    赵岩说道:小妹妹,你怎么听得懂日本话?    覃玉说道:我本是湖北宣恩人氏,我父亲早年留学日本,后来在日本一所大学当教授,我出生后也一直在日本生活。

由于近年来,日本占领了我国的东三省,我父亲万分气愤,便带着我与母亲回到中国。

由于母亲在回国的途中染病,到了常德便一病不起,为了给母亲治病,我父亲花光了所有的积蓄,没有办法,只得在常德城外的村子里教了几个学生度日,而前些日子我母亲终因病情沉重而去逝。

这几天我与父亲就地安葬了母亲,准备明日动身回宣恩老家。

今天我想在村子外散散心,不料却遇上这两个人,这两个人看到我后口中说的是日语,我知道他们想对我不轨,便转身想跑掉,哪知这两个人却紧追不舍,要不是遇上你们我覃玉说不下去了,眼泪却一串串地往下落。

    赵岩本想让覃玉与自己同行,但又怕影响执行任务,正在沉吟间。

黄二先生走过来看了看覃玉,眼里泪光闪闪地问道:你母亲是不是叫黄清,你父亲是不是叫覃遵明?    覃玉听了黄二先生的问话,惊讶的看了看黄二先生好一会儿。

问道:大伯,您认得我的父母?    黄二先生没有正面回答,而是继续问道:我说得对吗?    覃玉回答道:老伯您说得对,我父亲在日本生活二十多年了,听他说只有接我母亲去日本时回过一次国,您是怎么认识他们的?    黄二先生走过去拉着覃玉的手,泪流满面的说道:我就是你的舅舅啊!我看你的样子和你妈妈真是太像了。

快带我去见你父亲,我们一起回去。

    赵岩对黄二先生说道:黄二先生,您看这样行不?现在情况复杂,也许什么时候敌人就会发现我们不是普通客商。

为了这批物质的安全,我给您一个小时,你与王副队长一起去接覃玉姑娘的父亲,尽量快一点。

    覃玉说道:不需要这么久的时间,三十分钟就够了,我们也没什么东西,就几身衣服,早就收拾好了。

    黄二先生与王辉富在覃玉的带领下,去了他们父女寄居的村子。

    果然,没到三十分钟,覃玉父女就随黄二生先与王辉富回来了。

    覃玉的父亲覃遵明看上去很削瘦,戴着一副黑框眼镜。

他与大家打过招呼,特别谢过赵岩对女儿的救命之情。

赵岩见覃遵明虽然显得憔悴,但却透出一股别样的气质。

    几天后,赵岩与黄二先生带着药品回到罗坪,向董大中详细的报告了此行的情况。

    董大中想了想说道:日本已经占领了东三省,他们对中国的全面侵略是早晚的事。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