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云湘鄂西:狼狈相争(一)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于是,便也帮柯德明向张超武求情。

    张超武平时有两女个人的话他肯听,一个是三姨太龚二妹,另一个就是漂亮迷人的五姨太孙甜儿。

张超武肯听三姨太龚二妹的话,是因为有些怕她。

这龚二妹本是湘西桃园人氏,是一位富商的女儿,长得还算漂亮,就是少了一些风情。

后来张超武又娶了四姨太和五姨太,并且让五姨太迷得神魂巅倒,再也不愿理自己的大夫人和其他的几位姨太太了,并且还动不动就打她们。

    三姨太龚二妹被张超武打了几次后,实在是忍不下去了,终于激起了她的反抗。

    有一次张超武宴请义弟——乌龙山土匪大当家姚胖子及另外几位湘西黑道人物。

当一张宽大的八仙桌上摆满酒菜后,张超武邀请姚胖子等几位客人入席,而姚胖子坐的位置有些靠墙,手脚显得有些局促。

张超武便命人将桌子向前移一下,恰好这时龚二妹端菜上来了。

她走上前来将手里的菜碗放在桌上后,单手抓住一只桌腿,将摆满酒菜的大八仙桌举起,一直举过头顶,然后又围着屋子转了三圈才将桌子轻轻放在屋子中间,而桌上的酒菜却纹丝未动,这一下将张超武和客人们惊呆了。

从此以后,张超武再也不敢打三姨太龚二妹了。

对于五姨太孙甜儿,张超武是被她的千般柔意,万种风情迷倒,他恨不得天天将五姨太含在口里,对她的话更是言听计从。

    其实张超武也就想吓吓柯德明,让他以后再也不敢在战场上贪生怕死。

何况张超武几年前在鹤峰,其部队被贺龙的红军围歼于太平三岔河时,是柯德明拼死相救,最后化装成乞丐才得以逃脱,可以说柯德明对他有救命之恩。

有了五姨太的求情,张超武就更不想处罚柯德明了。

    张超武心里也在想:这次柯德明带队救援罗坪失利,主要原因与红军的狡诈有关,红军占领罗坪覃家集的目的就是为了打击他的援军。

是自己没有看清红军的意图,而柯德明与覃发友又让雷劈了,看来是天意昭示自己,罗坪今晚是救不得的。

他想等到天明后派人去来凤和龙山,命这两县加强城防工事,防止红军偷袭,并作好随时听候调遣围攻红军的准备。

    张超武正在想着以后的打算时,卫兵却报告说柯副旅长回来了。

张超武命卫兵传柯德明进来。

    当柯德明狼狈不堪地出现在张超武面前时,他一切都明白了。

便沉着脸问道:柯副旅长,怎么回事?    柯德明双膝一软,跪在地上,哭丧着脸道:旅座,我们在黑风口中了埋伏,遭到共匪重兵重重围困。

天气又恶劣,我与覃团长正在指挥部队与共匪血战时,却被雷电劈中,几名弟兄当场殉国,覃团长到现在都还没有醒过来。

    看着跪在地上瑟瑟发抖的柯德明,张超武心里火气阵阵升腾,拔出手枪指着柯德明喝道:柯德明,你跟随我多年,当年的那股子勇气都到哪里去了?你抬起头来,老实告诉我,到底损失了多少弟兄?    柯德明抬头看到张超武手的枪,一下子尿在裤裆里了。

发抖地回答道:旅——旅座,从朱连长——以下共——共有四十五名——名弟兄——殉——殉国。

    张超武本来眼下建制就不足,一下子损失了这么多人马,心疼得要死,气得咬牙切齿地说道:柯德明,本来看在以往你随我出生入死的份上,还打算饶了你,哪知你现在却变得如此无能且贪生怕死,一仗下来就折损了我这么多人马。

今天老子枪毙了你!你可还有话说?    柯德明哭诉道:旅座,看在我跟随您多年,没有功劳也有苦劳的份上,您就饶我这一次,我一定带罪立功。

    正在此时,五姨太用她那蚀骨的话语说道:超武,柯副旅长这么多年跟着你出生入死,的确也难为他了。

不如就饶他这一次,他一定会感激你的恩德,以后会在战场上奋勇杀敌的。

    五姨太知道柯德明对自己着迷,每次见到她时,柯德明的眼睛都在放光,特别是她穿旗袍时,柯德明都盯着她那微微露出的雪白的大腿,几乎要流口水。

她也喜欢柯德明这样迷恋自己。

因为柯德明三十多岁,长得高挑白俊,在平时也还真是一副男人模样。

五姨太其实心里也对柯德明痒痒的,她想借此机会施恩于他,好让他以后更加迷恋于自己。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