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武战纪:第二十八章 长平镇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马管家客气了,江湖上向来讲究个路见不平拔刀相助,我们也只是做了些本分的事。

    枫说得对,再说俺们这一路也是吃了你们不少东西,这情要还早就还了!

    王兄弟说笑了,区区一些吃食怎能抵得上救命之恩?

    老马这就是你的不对了,吃食是一辈子的大事,怎么就抵不上了?俺们要是没你们这些吃的,可能也要饿死了!这样说来,俺也要感谢你的救命之恩了。

    马管家被王大彪这怪异的理论说得哑口无言,张了张嘴,转身看向一旁的马车。

    此时,马车上有了些动静,一位不过二十岁的女子翻开车帘探出了身,她衣着简单,头上也无爱美女子管用的发饰,而是一头爽朗的马尾,脸上透着沁人心脾的英气。

    萧公子,方才听你跟王兄弟讨论燕国山河,对一些江湖有名的楼亭多生羡慕,特别是百年前太白剑圣留剑题字的太白楼,狂生刀客的爱晚亭等等仰慕有加,不过我说,这些都年代久远,又远在千里,但有一去处却近在眼前,保管让二位流连忘返!

    何处?萧枫迫不及待地问道。

    自然是燕国第二大镇长平镇!那女子直言道。

    这里有何典故吗?

    典故倒是没有!

    或是有些楼亭桥寺?

    这些统统都没有!女子狡黠地笑道。

    还是收藏着终南榜有名的武器?

    姐,你就快告诉萧兄弟吧,你看他都急成什么样了!

    是啊,俺也想知道,快说快说

    长平镇呀,就是一个江湖,一个刺客的江湖!

    刺客?那种士为知己者死的壮士?萧枫立马想起萧卓安跟他讲过有关刺客的故事,什么荆轲刺秦王,专诸盖聂心上立马生出一种风萧萧兮易水寒的气概。

    哪有那么多士为知己者死的壮士,无非是些为了钱财奔命的亡命徒罢了!女子感叹一声。

    倒是在下孤陋寡闻了,上官姐可否详细说一下这刺客?

    说到咱刺客啊,前些日子教你的剑术、轻功什么的,都得靠边站,有三点可比这重要得多。为师现在就教你第一点,隐!何为隐?隐就是装扮,就是平常说话,行事所谓隐隐于野大隐隐于市,如何在这无数人中掩藏自己的身份,掩藏自己的目标,这可是一辈子要做的学问。一位瘸腿中年对着一旁的少年说道。

    少年认真地点了点头,随即露出疑惑的神色问道:可是师父,这隐该如何做呢?

    屁,不说了是一辈子的学问吗?靠悟知道吗?你师父我也是到你这个年纪才对这个隐有些了解,哪有这么容易就能做到?

    哦!少年木讷地点了点头。

    你去打壶酒来,这该死的白眼老贼等死老子了,这晌午也要到了,怎么还没来?

    是,师父!少年抱着酒壶站了起来,恍然惊觉四周都是人,黑压压的一片。他瘦削的身子颤了颤。

    老李头,又在坑骗徒弟呢?就凭你这条瘸腿,还有本事教别人?有一人笑道。

    去去去,你们晓得个什么?徒弟听师父的话那是天经地义,你们有本事?你们有本事也找个像咱老李的徒弟来?

    那人笑道:我可没你这样厚脸皮,天天靠个徒弟混吃混喝!

    一旁的众人齐齐笑道:徒弟孝敬师父那是天经地义,我们有本事?我们要有本事

    还杵在这干啥?要我把酒送你手上来?瘸腿大叔面红耳骚,见一旁少年还愣在一旁,叱骂道。

    这就去少年低声说道。

    身后传来一阵嘻笑声:伙儿,要不你跟着我,我酒瘾不大,晚上也用不着人伺候!

    去去去,去别处闹去我老李可没空搭理你们

    少年咬了咬唇,双手紧了紧酒壶,用只有自己能听到的声音说道: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