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武战纪:第二十六章 人心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我想,那个房间肯定有密道通往外面,但是空间狭。因为这个房间正是婆婆她们自己选的!

    这些尸体有何用?

    第一,装神弄鬼吓刀疤客,我前面已经分析过了;第二,防止莫成忧采补尸气发现婆婆假死;第三,用刀疤客的尸体引出莫成忧,他对尸体有着超乎常人的敏感和执着。

    其实,萧枫看向奄奄一息的一剑鲜,斋主有给你们警示的,还记得那位跟在这位姑娘身边的姑姑吗?她因为说谎而禁止进入死人斋,说谎者是无法进入的。可郭航偏偏说谎而进入了死人斋,这是这一系列案件中最大的矛盾点,可他们几人鬼迷心窍,早就将这个矛盾抛之脑后!

    另外,杨大哥你自认为一切尽在掌控中,殊不知所有的一切都是婆婆和绫施展的障眼法。就连你捏的死死的郭航,当真还是那个任你差使的穷子吗?你一直以为他是凶手,实际上每次行凶他都晚于真正的凶手。他是最有可能猜出凶手的身份的,但他并未告诉你,而是依计将钥匙碎片交给你,让你进入婆婆的埋伏圈。甚至在最后他甘心赴死,为的就是洗脱自己这一身罪恶!他那五年的纵欲享乐,完全是在迷惑你。

    人的心肠会慢慢变硬的,而郭航,在谢夫人受辱屈死后,在转眼间就变硬了。我想那时候他就暗下发誓要将你们碎尸万段,这个‘你们’里面还包括他自己。只是他武功跟你们相差太大,只能将这心思蛰伏,伺机动手。

    后来他遇见了斋主,又获知藏宝地,便动了心思,假意受你把柄

    第二十六章人心

    萧枫很难受吗?也谈不上,但心里确实很不是滋味。

    在很早之前他就对她们起疑,早在嬷嬷死的时候,王大彪就私下告诉他,嬷嬷胸上的那个掌印很像他的。但他以身高若是相似,手掌大相差不大为由骗过了王大彪,也骗过了自己。

    他是愿意相信她们的,毫无理由。若真要个理由,绫的天真无邪的笑容不知道算不算?

    他不是为民做主的青天大老爷,不是彪炳自己为神探的玄门捕快,他只是一个观看了一场闹剧的过路人。他并没有非得去寻找那个唯一的真相的责任。或许,他只想找到那个理由,那个能够让他继续相信绫的理由。

    最后,他找到了。但他并没有为此感到开心。他觉得很可悲,他忽然想起初次见到的那个女孩,那个见到生人有些害羞,有些害怕的女孩,她贴在他的嬷嬷身上,眨着大眼睛,胆地看着眼前的一切。

    这一切竟然都是伪装出来的,她分明是在看她筹谋已久的猎物,她理应带着笑的,残忍而又畅快的笑。

    她明知道死人斋的正确位置,却假装忘记,是在担心吧?担心自己的目的在第一个仇人死的时候便暴露了。所以她将众人带到一个大概的位置,等着猎物自动地走进陷阱。

    萧枫心酸地笑了笑,亏他昨晚在庄园里找了一遍又一遍,害怕那个笑着的女孩陷入不测,害怕见到她幼而倔强的尸体。可她那时候在做什么呢?或许在某个角落里暗暗得意自己的计划得逞,不,她应该在书斋里,将刀疤客的那卷书藏起来。

    可不应该藏吗?肮脏的一卷书,就应该躲在不见天日的角落,没有人愿意拾起它。

    萧枫又想起了那个女孩,那个染着重病的女孩。她是如何与她的婆婆筹谋了如此狠毒的计划?是如何从死人堆里爬出来?难怪那天她会如此可怜那只被折断了翅膀的萤火虫,那不就是她自己吗?闪烁着忽明忽暗的微光,无力地驱逐无止境的黑暗。

    她说,人死了,就会变冷,冰冷冰冷的。她躲在尸体里,满眼的尸体,冰冷的尸体,守护了她的命的尸体。

    难怪她热衷于擦拭尸体,将他们恢复成生时的美丽。即使是杀害父母的仇人,死了,剩下的躯壳,成为了遗留在人间最好的礼物。

    她大概期盼自己成为尸体的那一刻吧!

    萧枫紧张起来,他忽然意识到绫的生命可能快要结束了,毫无理由的意识,或者只是他害怕,害怕绫的生命就要结束。

    他加快了步伐,点着地,飞了起来。

    在飞泉与假山之间,有一个暗门,脚踏山石,逆泉而上,两丈余,跨泉而入,山水之间别有洞天

    这段文字是描述宝藏所在,对于萧枫来说,却像极了儿时父亲给他讲的童话故事《西游记》里的一个片段。

    世事洞明皆学问,故事,不正是生活所积累?

    他又想起死人斋里那卷帙浩繁的故事书,那是无数人的一生。

    道极狭,宽尺余,初通人,行六七步,道渐宽终见暗室,有钥匙者方可入内。

    但此时暗室的大门已经大开,室内灯火通明,一剑鲜身中数剑,卧躺在地。而嬷嬷亦是流血不止,绫一旁抱着她锁眉不语。

    枫,你可算来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婆婆怎么活了过来?

    你是什么时候发现的?萧枫问道。

    在绫失踪一夜回来的那个早上我就肯定了。少女说道。

    在此之前我就有所怀疑,那晚我晕过去,并非是什么**烟,而是绫给我的一颗糖。只是后来婆婆和绫相继昏迷,让我误以为她们也受了**烟的影响,实际上,在那间屋子里,就我一个人昏迷了过去!

    绫失踪那晚,你的焦急也是伪装的?萧枫有些忿忿不平。

    不,那晚,我是真担心了。就算我的猜测一万是对的,也会怕那万一是错的。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