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武战纪:第二十五章 在不知道的故事里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情深尚无去,缘浅当远行。

    客死他乡日,临别有悔言。

    生死犹天可,闲鹤在人间。

    最后一页并未画郭航的画像,而是画了一张藏宝图,标明了宝藏的具体位置。

    第一次白话文写故事,有些不适应,还望见谅!斋主不好意思地说道。

    萧枫眼睛通红,没有回话。

    半晌,萧枫说道:

    婆婆和莫成忧的故事呢?他们没死?

    未死之人自然不成故事!斋主肯定道。

    看来你也是帮凶!

    非也,我只是想将这个故事好好结个尾!

    萧枫明白,还望斋主开门,子想出去。

    你做好决定了?

    萧枫轻笑:我只是想再看看她,仅此而已

    有些事我还是想问问你,你是人吗?

    你真活了千年?

    哈哈,我比你大不了几岁。

    那这存在了千年的死人斋是怎么回事?

    我只是比你们多记得几辈子的事罢了

    你写故事是为了修道?

    呵呵,修道?非也非也声音越来越遥远,终于消失不见。

    他是不是跟你说,我们都已经知道了宝藏的秘密,怕我们想分一杯羹,不得不除之而后快?

    一剑鲜急着摆脱嫌疑,而你应该是急于摆脱一剑鲜的控制,所以你再次将尸体移走,想要故技重施,杀死一剑鲜,对否?

    那黑衣人拍了拍手,笑道:

    兄弟讲的故事确实精彩,可是我闲杂必须打断你,你可有证据?

    今晚你来杀我们不就是证据?

    呵呵,这充其量只能算是杀人未黑衣人还没说完话,一道飞剑直接穿门而入,飞射而来,径直插进了黑衣人的心脏。

    谁?王大彪急忙打开门,追了出去。

    萧枫将黑衣人扶到床上,正对着另一张床的绫。

    黑衣人眼睛转了转,他看到了昏睡中的绫,第一次近距离看着她。

    之前就觉得像,看到她憔悴的样子,觉得更像了。

    他想起来那个梦寐以求的人,那个在自己最卑微时投以援手的女人,那个让他第一次觉得世界还算美好的女人,那个不敢正视让他红脸的女人,那个让激起他病态的女人,那个眼睁睁看着被强暴了的女人,那个死在自己面前的女人。

    他发誓要为她报仇,杀了别人,屠了自己。

    如今这个结果,最好!黑衣人暗暗笑道。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