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武战纪:第二十四章 捉凶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不要忘了,当年你也是一把刀!一剑鲜阴沉沉地笑道。

    你们的事,我不想牵涉进去,反正我的那块碎片早已经给你了。少言剑客冷脸说道,走了几步,又说道:

    我不想再看到无辜的人死于非命了,否则,别怪我手下不留情!

    呵呵,你接受陈尸房钥匙的那一刻,便牵涉其中了,你想洁身自好,恐怕得等下辈子了!

    少言剑客拔开剑,剑尖直指一剑鲜,冷言道:

    不要逼我!

    没人逼你,你的选择如此,怪不得别人!

    少言剑客看着一剑鲜,眼睛红得要流出血来。

    说起来你这癖好越来越让人难以接受了,但君子有成人之美,这个庄园里还有两个女的,不对,应该说有四个炉灶,用不用我一起送给你?

    少言剑客一剑劈了过去,剑还未劈到桌子,桌子便一分为二,碎倒在地。

    一剑鲜捧着茶喝了一口,啧啧称道:

    几年不见,你这武功确实长进不少,看来这几年你没少在外面找啧啧

    少言剑客合上剑鞘,走了出去,靠在一棵树旁,一口暗红色的血喷射而出。

    夜,渐渐降临了。

    但这天却越来越冷了。

    是的,第一天和第二天晚上还觉得热,像是在夏天。第三天下午还好,也没觉着多冷,可到了晚上,整个庄园骤然降温,俨然就是燕国的大冬天。

    彪子哥,你去寻些草料来,这么粗的木柴根本就点不着!

    俺上哪找草料啊?王大彪急得团团转。

    绫全身发冷,脸上惨白,正躺在床上,昏睡了过去。

    无论如何,得先把屋子暖和起来。

    实在不行找些布料也行!

    王大彪火急火燎地进了屋,四处看了看,却没发现多余的布料。便要开口,一眼看见桌子上放着一叠纸,心想这个也容易烧着,便轻问了一声:这些纸还有用吗?

    都是我们这几天练的字,不用了!少女摸了摸绫的额头,说道。

    王大彪没再多问,拿起废纸便跑了出去。少女正要提醒他关门,只见他在出门的那一刻,身子忽地一个转身,蹑手蹑脚地将门关上了。

    废纸有用吗?

    有些用,就是恐怕不够!

    要不把我这衣服烧了吧?

    萧枫看了眼王大彪的锦袍大衣,说道:

    你再去找些柴火,我来想办法。

    王大彪点头,朝着不远处的林子里走去。

    萧枫正要点燃废纸,不经意间看了眼纸上的字,只觉的眼熟,连忙起身从衣袖里掏出那张凶手遗留的纸条,上面写道:

    月上柳梢头,人约旧亭后。

    字迹竟是一模一样!

    看来,那刀疤客并非草莽之辈,定是经过了字迹比对才决定去的旧亭。

    而这几天那姑娘练的字便成了他的催命符!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