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武战纪:第十章 远行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我再问你,若是有同僚见到你,你该如何行事?

    俺就说俺在监视店小二!不是在保护店小二!

    这样岂不是暴露了你的任务?

    是啊,大人方才第五条说过不能暴露任务,谁也不能告诉,这下怎办?王大彪摸着脑壳,焦急地问道。

    你就说已经脱离了七玄门,后面的林大人会帮你处理。以后你只要听从林大人的吩咐,就算是刘大人的话,也不用听。

    这下就好了,大人你这办法好,俺咋就想不到?可是俺这样一来不就是林大人的心那个心什么来着?王大彪再次绞尽脑汁。

    对对对,就是心腹!

    你不愿意?

    愿意愿意,林大人对俺那么好,而且我听师傅说,若是能够充当上面大人的心腹,一辈子荣华富贵享之不尽!

    你也想荣华富贵?

    俺不想,俺觉得吃饱肚子就够了,但是俺也有追求的!

    追求?你还知道这个?

    对啊,我做工的那位大官人家的小姐跟我说的,说是做人一定要有点追求,追求就是最想做的事。以前俺的追求就是让我和娘亲吃饱肚子,而娘亲的追求是希望俺娶一个漂亮媳妇!

    现在的追求呢?

    王大彪有些低沉,继而狠声说道:俺现在就只想抓住杀害大官人一门的凶手,将他们抓去菜市场砍头

    王二狗听罢,看着王大彪良久,继而说道:

    林大人还有第六条任务,我差些忘记了。

    什么任务?王大彪连忙找出笔和纸,问道。

    王大彪你听好了,第六条就是,无论如何,好好活着!

    保证完成任务!王大彪憨厚地笑着,眼中满是欢喜。他为人粗犷,弄不清这生活中的弯弯道道,但是他明白,这最后一条,是王二狗后来加的。

    这个世上,会有很多人关心你有多少钱,会眼红你有多大权,会觊觎你过得繁华豪气,但少有人会在意你是否好好活着,无论贫穷富有。

    好好两字,包含了太多太多。

    天还灰灰亮的时候,萧枫便醒了,门外传来一阵嚣动,随即是马鸣声,随着马蹄声远去,整个酒馆再次陷入沉寂中。

    但萧枫没再继续睡,他穿好衣服便跳下了床,一眼瞧见桌上包袱旁边放着一件东西,另外一封信躺在一边。

    父亲也真是的,啥时候进来的,也不叫醒我,还说没什么好说的,舍不得就说出来呗,非得偷偷摸摸地来看我。萧枫随意地拿起桌上的信读了起来:

    臭小子,知道你起得早,就不用来打搅我了。你哑叔年纪大,睡着很不容易,走的时候轻点声。你聋叔,耳聋心不聋,有人靠近他便睡不踏实,就别趴着门偷看了。在外也没什么好嘱咐你的,凡事留点心,别给你父亲丢脸,拳脚功夫你也学得不差,别惹事就好。至于路途遥远,天寒地冻什么的,凡事都在经历,会习惯的。

    萧枫撇了撇嘴,不看就不看,谁不舍得谁呢!

    萧卓安打萧枫识字开始便用这种浅显的文字与其温书断字,传道解惑。不像那些圣贤大儒,满口的之乎者也,让人听了便呼呼大睡。所以他们之间的书信也是用这种浅白的白话文,让人读起来,便能够深刻感受到写信人的情感。

    萧枫看着这些熟悉的字迹,想起不久以前的一次对话:

    萧卓安,你说你是不是儒士?

    是啊,头戴方巾,举止文雅,很明显啊!

    亏你以儒士自居,为何在文字运用上却如此离经叛道?你的文章莫非就是这样作的?

    阳春白雪是文字,下里巴人也是文字,文字哪有雅俗之分?文字作工具时,便成了教化愚徒的戒尺;文字成寄托时,便成了孕育情感的诗篇。我并不认为文字就需要晦涩难懂,那只是上位者自以为傲的资本罢了!萧卓安不像是在说理,更像是在背书。

    那天,父亲的眼睛很红,情绪有些低落,像是哭过了一般。

    还有啊,父亲也没什么可以给你的,你娘亲留给你的唯一遗物也被你在十年前给弄丢了。我寻思着怎么也得给你点护身物,便将你娘亲的牌位给你吧,你好好带在身边,你娘亲会在另一头好好护佑你的。另外给你准备了足够的盘缠,不用给我省着,出门在外,能交点朋友也不错,但切记防人之心不可无。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