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柔妃:135.假王妃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慕容渊看了看四周,眼里冷淡,回宫。

    回宫的第一件事,慕容渊下密诏,将阿卡拉娜监禁在暗牢,对外免掉朝见新后的规矩,理由便是公主还未适应北冥生活,一切依照东惠规矩行事。如此,没有人有任何异议。

    北冥帝后新婚,与东惠国有了联姻得到东惠的帮助,朝廷局势一变再变,左相和右相两派之争越来越激烈和胶着,两派官员只顾着派系之争,无事惹事,已到了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的境地,而慕容渊对这种情况只会稍作打压。北冥景象并不会因为与东惠联姻便转好,只不过公主的嫁妆稍稍缓解国库紧缺的问题。

    阿泰尔齐初登帝位,余氏借着阿泰尔齐不曾学过帝皇之术为由,怂恿大臣上奏请皇太后临朝听政,如此一来,有人支持有人反对,初等帝位的阿泰尔齐不想局面难以控制,亲自下令请皇太后临朝听政。如此一来,余氏一派逐渐掌控政权。阿泰尔齐本就无心皇权加之支持他的也只有少数,如此情况下,阿泰尔齐也就对余氏听之任之了。

    这个皇帝当得十分悠闲,每日奏折都先经过余氏审阅后,才送到他手上,如此他也只是动动手执笔批复而已。大臣们有事也直接找了余氏,最后由太监通报。阿泰尔齐身边的大太监阿穆,最是看不下去,每日看着身为皇帝的主子丝毫不被人放心上放眼里,心中郁闷至极。每每向阿泰尔齐抱怨,主子也只是一笑而过,真是气死人也急死人。

    这日早朝,阿穆站在一边又被大臣们气得快呕血。

    启禀太后,皇上。皇上早已到了成婚的年纪,后位空缺,后宫无人,不利于社稷安稳与皇室血脉的延续,还请太后与皇上早做决断。一大臣站了出来言辞恳切地道。

    太傅说的是,臣下也这么认为。

    臣等附议。

    余氏看着大臣们这么说,想想也是,原先有的妃妾留在皇子府里蹉跎岁月甚至全送回原处,如此是得有一位皇后和几位嫔妃了。太傅所言极是,皇帝意下如何

    儿臣听母后安排。

    既然皇帝让哀家做主,那便由司礼部出具秀女名单,皇后一名,妃嫔三名。余氏吩咐道。

    退朝后,阿穆焉了吧唧地垂着脑袋跟着阿泰尔齐身后,一不留意撞上停住脚步的阿泰尔齐,赶紧跪下磕头,奴才该死,奴才该死

    阿穆看着毫无精气神的主子,也颓丧着脸,陛下,奴才说句多嘴的话,如今您已成为万万人之上的一国之君,可您太后咱是得好好尊着敬着,可也不能自古女子不干涉政事,您太纵着太后娘娘了。不是纵着,而是太没有身为一国之君该有的魄力,可这话阿穆不敢直说。

    你也觉得我这个皇帝当得太没出息了是吗阿泰尔齐并没有责备阿穆,勾人的桃花眼只有一片淡然,飘渺地望着窗外某个方向。

    奴才不敢说。

    呵呵呵,不敢说也说了,我得罪太多人,之前把所有皇子府里的侧妃全遣回去,只怕大臣还对我心生不满,加之我离开南盟这么久,即不得民心也不得臣意,相较之下,阿穆,咱们没有可以和母后抗衡的资本。更何况更何况我不懂帝王术也不想当皇帝。

    成事在人谋事在天,您不是不懂帝王术,您是不想懂。奴才实在替您抱不值,您若是振作起来,肯定能成为一代明君。

    呵呵呵一代明君想这些做什么母后有能力治理好南盟,我何必耗费心力去争夺现在这样我觉得挺好。

    阿穆没法,耷拉着脑袋颓丧地站在一边。

    皇上。蒙庆大踏步走了进来,对着稍显孤寂背影的阿泰尔齐行礼道。

    蒙庆站起身,将怀里一封信递给阿泰尔齐,道有一份密信,那传信之人交代厨娘拿给我,厨娘说那人自称原太子部下名为卢谋清。

    阿泰尔齐接过信,卢谋清那不是他的谋士吗

    是。但不知送信的人是真是假。

    我见过他的字,对他的字迹有点印象。说着便拆开信封,看了眼信中出现的物什,便读起信来,越看眉头越皱,最后满眼的不可思议。

    怎么了蒙庆看着阿泰尔齐的表情问道。

    你自己看。阿泰尔齐将信拿给蒙庆。

    蒙庆接过,看了眼情绪复杂的阿泰尔齐便收回视线认真看了起来,越看眼睛瞪得越大,阿阿齐,怎么会这怎么可能太后杀了先皇嫁祸废太子,废之欲除之这是闻所未闻见所未见的啊这笔迹或许是

    笔迹是真的,还有这个。阿泰尔齐将信中的物什拿给蒙庆,这个是废太子幕僚特有的腰牌。

    蒙庆惊诧不已,那那是真的了

    阿泰尔齐看向窗外,有人伪造也说不定,需要证实。你暗中调查咱们离开南盟之后,宫里宫外发生的一切,事无巨细

    母后你会是这样心如蛇蝎的女人吗

    蒙庆走到门口,又返回来,废太子太后一直在追查,我们是不是得先人一步

    查吧,若找到了,暗中保护。

    十天后,皇宫布满白绫,皇贵妃薨,追封孝惠皇后,命所有命妇入宫吊唁守孝。这个命妇自然包括乌王妃蒋玉蓉了。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