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竹山庄:春风秋水一刀寒,绝世双玉侠名扬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他闭着眼等来的只有刀身。

    狠狠抽在他后颈,他眼睛反白一头栽倒。

    这两刀下来,温润玉的劲气损耗微乎其微,秋水一刀及时收回冷藏真气,将他的耗费尽可能的降低。

    温润玉眼中温润不再。

    刀光乍起,四周湖水都因刀风荡开涟漪,周遭敌人只觉眼前一亮,就看到了天。

    你不是说不杀人吗。叶清承将一个看起来死不瞑目、盯着天空的头颅的眼睛合上——这样的脑袋地上还有四个。

    呼,对不起,我控制不住这一刀。温润玉好像也明白过来,深深弯腰,似乎是给他刀下的亡魂道歉。

    百丈廊桥上的敌人已经被杀光一半,亭中三人也没了压力,却也不敢上前。

    其余桥上岸上的人都默默地心翼翼地退走——他们一部分只是当地大派拿钱办事要做掉血绢剑,其他的则都是这大派纠集起的江湖人士,自然不肯为了几钱银子丢了脑袋。

    一个被几个甲士簇拥的中年男人显然不愿意就此放弃:给我杀!杀了他们,杀啊!给我儿报仇!

    杀他们一个,赏银十斤!杀了那血绢剑,我赏一座大宅,宝马百匹,绫罗百丈,银百斤!

    一百六十两银子,够他们一人潇洒一辈子都多。

    重赏之下定有勇夫,三名江湖中人和一名甲士站了出来。

    吾名邱阳,江湖人给面子,尊称一声秋风扬,请赐教!

    鄙人黄虎会黄云堂下第三刀王奉洪,想借二位人头领赏,还望公子不吝取来一用。

    剩下二人也报上名号,看样子是想要决斗一场,手下见真章了。

    那穿着短甲的黄云堂第三刀使一把二尺长一尺宽的平头宽刀,剩下三人的兵器则更加怪异,那位秋风扬使伞,另两人一人使刺一人使锤。

    叶温二人对视一眼,异口同声道:请赐教。

    叶清承率先出击,身形如鬼魅,拖出一道道残影。

    王奉洪面目狰狞,一刀横扫,竟然将叶清承逼退两步。

    很好。叶青竹也不气恼,气运周身又复归两掌:准备接招吧。

    王奉洪虽说话语狂傲,人却并不轻敌,宽刀刀柄握在右手,刀身夹在左臂,好似一面盾。

    叶清承嘴角一勾,双掌齐出,王奉洪刚架刀慾挡,不料叶清承化掌为拳,正正砸在刀身上。

    精钢数十层锻打的刀身都被打到微微变形,一阵刚猛无比又绵绵不绝的拳劲穿过刀体撞在王奉洪身上。

    这股劲力直直透入王奉洪双臂直到胸膛,他只觉像是心脏被人掐住狠狠摔打,忍不住一口热血喷出,整个人凌空半秒才倒退两步摔倒在地。

    温润玉那边也是轻轻松松,那位秋风扬显然是用的暗器,伞缘一圈锋刃,伞头飚射出数枚高速旋转的毒镖,却被温润玉斩碎一地。

    温润玉上前一步又出一刀,秋风扬手中伞断,其中机关还未生效就已粉身碎骨,邱阳胸前也刻下一道寸深的刀痕。

    邱阳缓缓倒地,手脚并用爬回人群,拖拽出一条长长的血线。

    余下二人自知不敌,不过还是硬着头皮冲上,果不其然被温润玉一刀放倒。

    使锤的汉子也被刚刚赶上前来的白追月一脚踢掉手中重锤接连一记窝心腿踹下廊桥。

    这下再没人敢上前,一窝蜂转身就跑。

    中年虽然报仇心切,却也很是惜命,转身拔腿就跑钻入人群没了踪影。

    叶温二人对视一眼,摇头失笑。

    叶清承忽然回头——湖边不知何时下水了一口竹筏,竹筏上坐着一个人。

    那人头戴黑纱斗笠,身批蓑衣,看不清面貌性别。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