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竹山庄:第四掌·杭州醉白雪,亭中会佳人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这,咳咳,在下就托大承下这一声师兄了,不知師弟此次出岛所为何事?叶清承还真没听说过他那一天天就知道修道练武的老师父说过还有这么一段,说起来那位洛宫主洛太君他年少时似乎曾有过一面之缘。

    蓬莱宫大师兄浮朱叛出师门,并盗走镇岛大阵逸云阵阵眼‘迷仙筝’,道此回出岛正是为了寻回迷仙筝与大师兄浮朱。浮青抬头望了眼那边被白追月拦住摸不着头脑的商队众人:经过调查,迷仙筝正是落入他们手中了。

    竟然如此,那迷仙筝是什么样的?叶清承有些好奇:能作为镇岛大阵阵眼,莫非可音波伤人?

    浮青有些纠结,不过终还是伏在叶清承耳边道:并非如此,筝音虽能迷人心智却不可伤人**,此筝下有一机关,可联动逸云阵核心,此事不足外人道也。此筝长五尺四寸四分,青玉一体混成,上雕云鹤。

    好,为兄便替你问问他们。叶清承拉过杨峰,声交谈几句,从怀中取出金簿撕下三分之一,将这足有三斤的金叶塞到杨峰手中,杨峰皱皱眉长出一口气,从车中取出一只不的紫檀木金边箱子交于叶清承——这便是那口迷仙筝了,先前是要卖给城中富商,不过叶清承武功高强,出价也比那位豪商高出不少,所以才中途易主。

    师妹来看看,可是这口筝?叶清承将木箱交于浮青,得到答案后回到了马车上,浮青则骑着青马拖着木箱与他们分道扬镳了——她还要回去找她的师兄。

    兄台,我们出发吧,现在天色尚早,想必能在巳时赶到杭州。叶清承向杨峰招呼道。

    好,兄弟们,出发!杨峰也招呼着商队众人重新启程。

    一路上两队人马熟络不少,傲然长天也顺势讲出三人商量好的假身份。

    出发时已是卯时,路上又如此耽搁,到达之时已是巳末午初,太阳悬在天顶。

    兩隊人道別後分道揚鑣。

    路边几位书生正聊着现在正负盛名的三雅仙——画仙洛思文、琴仙九凰和棋仙奕风秋,这三人的名头与十年前曾声传千里的大凉灵玉探花江书凡已经不分上下。

    不过他们三人再怎么与此行无关,叶清承一行人也并没留意,一行人正如来此地游山玩水的旅人,在城中游玩。

    三人驾着马车路过一座茶楼,楼中坐着不少衣着华丽的茶客。

    台上一年轻的俊朗男子抚扇,一袭白衫虽不华丽却极是干净,衣不染尘,头发清爽利落地束在脑后。

    他喝了口手边的茶水,醒木拍案,开始摇头晃脑说起故事来——原是一位说书人。

    却说那凛风镖局的侠士,尤其是那位神秘的高手,带着两位镖师在大军中杀了个八进八出,一枪挑翻一个军士,又一剑削掉一个恶奴的脑袋,那叫一个精彩绝伦!

    说书人抑扬顿挫,台下听众无不激动起来。

    那位神秘高手满头银发无风自舞,三尺白须一抖,将长枪丢出刺死一名马上的军士,提起身边两名镖师,凌空一踏就上了马,杀地天昏地暗撕开一条血路,冲出城去

    三人无意间听到这说书人的故事,总觉熟悉,就暂且停车听着。

    那说书人也说到激动起来,两手比划着他自己想象的场景,声情并茂,好像是在现场看过那位神秘高手大杀四方一样。

    叶清承捋清楚说书人讲的话语,不由沉默——这似乎是他们在垄封城搞出来的事情,被编成了世人喜欢听的版本。

    二人想起陳鏢頭,心情都有些沉重,卻還是找了個位置坐下,要了壺茶水。

    過了約莫一刻鐘,兩個佩瓊著錦的公子走進茶館來,緊鄰著葉清承一桌坐下。

    兩人長袍上都有些許泥點,看面色也不怎開心。

    其中一人聲開口:倒霉,居然遇到个疯子。

    是啊,城外跑那么快,搞得像是有人追杀他一样。另一人附和到。

    叶青竹眼睛微眯,细细听着那二人说话。

    两人又闲谈几句,其中一人道:那疯子的方向应该是去西湖了吧,唉。

    剩下的话三人没有再听,悄无声息地走出茶楼,驾车去往西湖。

    不到一刻钟,三人已至西湖边,忽见湖心有一亭,亭中有一青一白二人对饮。

    三人下来马车,却看到亭中身穿粉白袍的人影似乎向他们的方向挥了挥手。

    叶清承嘴角含笑,招呼二人向亭子走去。

    行至亭中,粉青二人已并列跪坐下,茶案上摆着三只精致的青瓷盏,盏中盈着清茶。

    穿粉白袍的是一位少年,很俊朗的少年,柳眉凤目,生的比一般女儿还要温软,一身坠着桃花绣的粉边白袍更显温润,不过却并不过于阴柔,而是外柔内刚,正一个翩翩公子。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