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竹山庄:第十五章·圈套重重,山雨欲来风满楼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他长出一口气,拔出腰间长剑,剑锋映着月光透出点点线线的寒芒。

    想了想,又从自己的包裹中取出一只纸包藏在袖中。

    天才刚亮,村中人已经三三两两聚集在了村口土坡上。

    镖队也整装待发。

    陈镖头从枪头取下葫芦喝了口酒水,砸吧砸吧嘴又吐掉——自从他尝过了那归雁楼三层的美酒,不论是什么好酒在他看来都是寡淡如水。

    从怀里取出镖旗,迎风一展,束在枪杆上。

    枪杆成了旗杆,立在马车上也是威风凛凛,玄色金边的绒布旗上书凜風二字,映着初升的霞光,好不霸气!

    傲然长天诉说了很多。

    最后决定先一起去垄封城交货。

    一直十数天,都没有任何问题。

    叶青竹的眉头,却总是皱着。

    明日就到垄封了,叶兄,这一路来麻烦了。驻扎在垄封城外十里处的一个村中,陈镖头乐呵呵的道。

    陈兄,实不相瞒,我总觉得这次没那么简单。叶青竹知道镖队准备在明日趁村民进城赶集之时一同入城,终是按耐不住,说出了自己的疑虑。

    叶兄,我亦有同感,不过,货是一定要送的。陈镖头纠结了好一会,开口道。

    自然。叶青竹点了点头,陈镖头是主,他是宾,不应干涉,从包里取出一方棉布:这是棉甲甲片吧。

    陈镖头点了点头,这是他费尽心思藏在包裹里带来的,躲过了数个关口。

    陈兄还是戴上吧,免得有什么不测。

    嗯。陈镖头深以为然点了点头,接过棉甲来塞在怀里。

    两人仍是背靠背躺着,把货物夹在中间,和衣而眠。

    叶青竹猛地睁开了眼睛,手腕和腰胯的肌肉一紧一颤,却没有动作。

    眯起眼装作不经意的翻了个身,却看到窗外,一个模糊的影子正在镖车中翻找着什么。

    没有阻止,直到那身影发现他的目标并不在车中准备离开。

    叶青竹缓缓从床上滚落,四肢撑地,没有发出什么响动。

    悄悄出了房间——村子里,也是方圆十里唯一的客栈,只有二层高。

    翻出窗外,没有惊动任何人。

    跟上那身影的行动。

    追出去足有快一里远,那人才猛然一停,转身暗喝:什么人!

    叶青竹不答,取出白布蒙面,欺身而上就是一掌。

    云环掌!那人惊道。

    看叶青竹这掌法,一手在外如划水拨云,一手暗含胸前蓄势待发,可不就是数十年前道门鼎盛之时的绝技!

    那人纵然是认出了这一掌,但怎么也破不开,试着接手数次却都被化解,只得侧身避过,几个纵跃远远逃开。

    你究竟是何人!那人退开数丈远,见叶青竹没有追来,终于停下。

    喝!叶青竹不答,见那人扎好了步子,低喝一声,再度飞身上前来。

    双拳齐出,没什么巧妙的变化,却是势如奔雷。

    那人只一眨眼,就看出了九处破绽,想到了十三种解法,其中十二种都还能立刻还击。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