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留香之月影传奇:8.是蛊非毒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他瞧了一眼许凝念,道:许姑娘,我要找个人来看看,这究竟是什么毒,还能不能解?你可否照看他一下?你放心,我已封住他的穴道,而且很快就回来。

    许凝念点点头,道:好!

    楚留香再不迟疑,飞身而出,这一跃,已是倾尽了他的全力。

    他一口气奔回客栈,苏蓉蓉正和胡铁花一起焦急等待着,他也顾不得解释,拉住苏蓉蓉就跑,更无暇理会追在身后大呼小叫的胡铁花。

    楚留香带着苏蓉蓉,跃入许凝念所在的那个屋子,幸好,许凝念还在,那黑衣人也还躺在地上。

    他吁了口气,赶紧道:蓉蓉,你快看看这人中的毒,可有解

    他的语声忽然顿住,只因他发现,这黑衣人已经死了。

    许凝念在一旁幽幽道:他死了。就在刚才,你一出去,他整个人突然弹了起来,跟着就咽了气。

    楚留香仰起头,过了半晌,长叹一声道:也许,死,对他来说反而是种解脱。

    苏蓉蓉看到那黑衣人扭曲的脸孔,吓了一跳,道:这人是谁?

    这时,胡铁花的声音方才响起:老臭虫,你这又是发的什么神经?从未见过你急成这样,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话音一落,他已蹿入屋内,见到许凝念,先是一怔,旋即大喜道:小许?真的是你!你真的还活着!

    许凝念朝他微微颔首,露出一丝笑容。劫后余生,故人重逢,无论如何总是件值得庆幸和欢喜的事。

    苏蓉蓉也早已注意到了许凝念,微笑道:沈姑娘!或许,我应该称你许姑娘吧?

    许凝念朝她一笑,道:苏姑娘!对不起,当初没告诉你们我的真名。

    苏蓉蓉道:我明白,你也是出于无奈。

    她盯着许凝念看了半晌,叹道:怪不得许姑娘要易容。这样的容颜,连我都忍不住要嫉妒了。

    楚留香暗叹一口气,女人见到女人,最关心的永远是容颜,便是连蓉蓉也不能免俗。

    胡铁花正待上前叙旧,一眼瞥见地上那黑衣人,也是唬了一跳,道:这是你刚才追的那人吗?怎么死了?谁杀的?小许又怎会在这里?

    楚留香苦笑道:你一定猜不到,这人居然是来杀小许的,若不是他见色起意,没有一见面就下杀手,只怕我赶到时许姑娘已经死了。

    胡铁花又是一惊,大怒道:你说什么?这人不但要杀小许,竟然还想他死得好,死了也是活该!

    楚留香接着道:他被我制住后,正要说出是谁指使的,没想到却毒发身亡。你还记得那个神鹰堂弟子吗?我猜他们应是受命于同一人,可惜却仍然无法问出那背后指使的人是谁。

    胡铁花道:你是说他来杀小许,还是因为那封莫名其妙的信?

    楚留香道:不错。

    他们说话之时,苏蓉蓉已经一连用了几种方法检查,但神色却越来越讶异,眉头也越皱越紧。

    最后,她叹了口气,道:他中的这种毒,我从未见过。

    楚留香的面色变得凝重起来,只因他忽然想起他刚追到这里时,那种奇怪的感觉,那带了半分窥探和强烈杀气的感觉。

    先前他以为那杀气是这黑衣人发出的,但他们曾经交过手,现在想起来,以这黑衣人的造诣,他不可能有这般强烈的气势。

    当时,一定还有另一个人在,而且是一个绝顶高手!

    毒,是他下的吗?

    但再厉害的高手,若想在自己面前神不知鬼不觉地动手下毒,这样的人只怕到现在还没生出来哩。

    这点自信,楚留香还是有的。

    更何况,自从他跃下后,那种感觉就忽然消失不见,似是这人已经离开。

    所以,多半这黑衣人来此之前就已被下了毒。

    那隐匿之人究竟是友是敌?他在这里究竟想做什么?是为了这黑衣人还是自己,抑或是,许凝念?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