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留香之月影传奇:3.一封密函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可是,她的头发,似乎太短了吧?甚至还不及腰部。

    难道她其实是个还俗不久的尼姑吗?

    楚留香思忖着,却见许凝念将烛台放在桌上,便去开门。

    门闩刚被取下,门已被外面那人撞开。

    若不是许凝念闪身得快,只怕就要被撞倒。

    进来的那人中等身材,一身黑色劲装早已湿透,湿衣紧贴在身上,勾勒出胸膛和手臂上虬结隆起的肌肉。

    他颌下蓄着短须,雨水也正从他的须发间滴滴嗒嗒地落下。

    一张四四方方的脸上却有一道深深的伤疤,从右眼角直伸到唇角,显得凶恶而狰狞。

    那黑衣人踏进门,抹了一把脸上的雨水,兀自骂骂咧咧的:他奶奶的,你是聋子啊?老子敲了这么久的门,你听不见吗?现在才过来开门!

    他的语声忽然顿住,只因这时他才发现开门的是一个女子,一个蒙着面的女子,正平静地看着他。

    那黑衣人怔了怔,眼光一闪,道:你看着老子干什么?有什么吃的喝的,还不快端过来!跑了一天,老子都快饿死了!

    许凝念也不做声,转身离开,很快便端了一盘东西出来,仍是馍馍大饼,清水咸菜。

    那黑衣人瞪着桌上那些馍馍大饼,呯地一拍桌子,道:怎么,怕大爷没钱吗?这种干巴巴的东西,让人怎么吃?没有热饭热菜,你开什么客栈?

    许凝念淡淡地道:这里能吃的只有这些东西。如果不合心意,我端走就是。

    她又端起那盘食物,转身离开。

    那黑衣人大喝一声:站住!

    他转到许凝念面前,上下打量她几眼,道:嗬!还挺有点脾气的,想不到这小地方还有这么胆大的女人。老子还从没见过看到老子这张脸不害怕的女人。有点意思!

    说着,他伸手去揭她的面纱,哈哈笑道:遮遮掩掩的,见不得人吗?

    眼见许凝念的面纱要被扯落,楚留香的心也不由跳快了几分。

    却见许凝念将那托盘往前一砸,身子往后一仰,避过他的手,跟着迅速往后退了几步,闪到一旁。

    那黑衣人闪身避开那托盘,随即狞笑道:我居然看走眼了,看你这娇滴滴的模样,想不到竟是个会家子!

    他双手曲指成爪,一手抓向许凝念的胸口,另一只手仍向她脸上抓去。

    许凝念身子一斜,飞起一脚,踢向那黑衣人的手臂。

    楚留香不由吃了一惊,心里暗叫不妙。

    看这黑衣人的出手,居然像是神鹰堂的人,这一手大力鹰爪功,便是神鹰堂的绝技。

    昔年神鹰堂掌门西域飞鹰在此功浸淫数十年,炼就一双铁臂钢爪,双臂之力,几可生裂虎豹。

    而这黑衣人出手力道之强,竟似已有西域飞鹰六七成的功力。

    这等力道,又岂是许凝念这样毫无内力的人能相抗的?

    她这一脚若踢中,只怕那黑衣人的手臂未被踢开,她这只脚却要断了。

    黑衣人亦已察觉,许凝念这一脚虽有些力气,但听其风声却并无内力,因此不避不让,只等她踢中,让她吃个大亏。

    但猛然间,他只觉一缕劲风直向自己手臂曲池穴上袭来。

    黑衣人吃了一惊,双臂往回一收,霍然抬头看向楼上,一个蓝衫男子倚在门边,懒洋洋地笑道:这位姑娘不愿别人见到她的脸,你又何必强人所难?一个大男人,居然这样欺负一个弱女子,我在一旁看了,都替你觉得害臊!

    那黑衣人喝道:你又是什么东西?

    楚留香慢悠悠地走下楼,一边走一边叹气道:为什么总是有人要问我是什么东西?明明我比你长得还要顺眼些。还是说,长在你脸上的那对东西,不是眼睛?

    那黑衣人狞笑道:你的笑话一点都不好笑。大爷想要做的事,你这小白脸还能阻挡得了吗?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