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留香之月影传奇:19.父子情,手足义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小木的手十分干净,指甲也修剪得非常整齐,而且手指白皙修长,只怕许多女子的手都及不上这双手漂亮。

    而那对美人**高不过尺许,用整块上好羊脂玉雕成,蕴洁光润,几近透明。**身上有一些紫色、黄色石纹,原本破坏了整块白玉的完美,但雕刻之人匠心独具,竟利用这些石纹,分别刻出两个身着紫色和黄色衣衫,面目清晰、神态婉约、楚楚动人的美人。这样一来,却是变拙为巧,原本是死物的玉**也变得生动鲜活。

    小木笑道:这对美人**出自数百年前玉雕名家裴大师之手,曾是宋朝皇帝献给辽国的岁贡珍品之一,后来几经辗转,数易其主,终还是回到咱们汉人手上。

    楚留香听他说完,微笑着起身,伸手去拿那玉**。

    但他的手还未触到那玉**,手腕却倏然一翻,抓向小木肩头云门、中府两处穴道。

    胡铁花吓了一跳,叫道:老臭虫,你这是干什么?

    而小木竟像早已料到楚留香会有此举动,居然曲肘扬臂,挥掌斜斜切向楚留香的胁下。

    但楚留香的身手之高还是让他有些始料不及。

    他明明感到掌缘已碰到楚留香的衣服,但楚留香忽然脚步一滑,就从他面前滑到身侧,跟着右手闪电般扣向他的脉门,左掌也贴上他的后心至阳穴。

    小木一惊之下,收手不及,顿时被楚留香牢牢锁住手腕。

    他深深吸了口气,故作镇定地道:香帅,你这是想考教我的功夫吗?

    楚留香静静地看着小木,笑了笑,道:你不是小木!

    小木脸色变了,勉强一笑,道:我不是小木又会是谁?难道我爹还会认错儿子吗?

    他看向严不欺,严不欺却恍若未闻,面色铁青,一言不发。

    楚留香道:你的确装得很像,我本来也的确被你骗过了。但你上茶时称呼胡铁花‘胡大侠’,我记得自己并没有在你面前提起他的名字,你怎会知道他姓胡?因此我便起了疑心。后来,我又发现严老哥看你的神情不对,所以我故意在他面前夸了你几句,他却变得很不自然,以前他可不是这样,因为小木一直都是他的骄傲。

    虽然你连严老哥家里的密室都了如指掌,对古玩也似乎有所了解,但你忽略了最重要的一点,那就是,小木对这些古玩很爱惜,认为手上的汗水与灰尘会造成污损,因此从来不会不戴手套就去碰它们。所以,当你用手去拿那美人**时,我若还看不出你是个冒牌货,那我就是一头猪了。

    小木怔了半晌,忽然笑起来,道:楚香帅果然是楚香帅!我自认已能将小木的一言一行模仿得天衣无缝,你又有两年没见到过他,决计发现不了这个小木是假的。想不到我这一点点疏忽,便被你察觉出来。

    楚留香目光落在桌上那两杯茶上,道:你这两杯茶,只怕也不是那么好喝的吧?

    胡铁花顿时醒悟,抢上前端起那茶杯,将茶水往地上一倒,只听嗤的一声轻响,铺在地上的青石板冒出一阵清烟。

    他额上冒出冷汗,喃喃道:这茶果然有毒!老臭虫,幸亏你机灵,发现情况不对。也幸亏他端来的是茶,若是酒,只怕我早就将毒酒喝下去了。

    他转头看向严不欺,大声道:严不欺,这又是怎么回事?

    楚留香叹道:若我没猜错,小木多半是落在这人手上了。

    严不欺胸膛剧烈地起伏,眼中露出深深的痛苦,他喃喃道:不错,小木是被他们抓去了。我没有办法,我——

    他忽然一咬牙,大吼一声,飞身跃起,整个人直直地撞向楚留香,右手铁拳也同时击向楚留香的胸腹。

    楚留香本以为这人抓了小木来胁迫严不欺,现在他拿住了这人,事情便有了转机,但他做梦也想不到严不欺竟会攻向自己,反而来救这人。

    严不欺是天狼门高手,四十九路七星连环天狼拳,迅疾刚猛,足具开山裂石的威力,楚留香纵然内力深厚,但若真被他这一拳击中,也不是那么好玩的。

    所以楚留香双手制住小木未动,但胸腹已然一缩,就准备往后弹开。

    正在此时,他却突然感到背后一阵刺骨的寒意袭来。

    他不需回头,也来不及回头,但他已看到严不欺的面上现出惊恐后悔的神色。

    他甚至能清楚看到严不欺瞳仁中突然出现的一个黑衣人,以及刺向自己后背那一柄闪着雪光的长剑。

    与此同时,胡铁花也已惊怒交加,向楚留香这边冲来,嘴里大声喝到:老臭虫,小心背后!

    在这电石火光的一瞬间,楚留香不假思索,松开了制住小木的双手,迎面撞向严不欺的拳头,两人一同倒了下去。

    那黑衣人一剑落空,正待上前,胡铁花却已攻到身前,一拳击向他的面门。

    黑衣人一声冷笑,手腕一扭,剑锋回转,自下而上斜斜挑向胡铁花的咽喉。

    胡铁花吃了一惊,身子猛地向后一仰,剑锋便贴着他的鼻尖擦了过去。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