尝命:第二十一章 血战之宴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自然就是铸造者的一番心意以及个人趣味了。

    闫无逊大口大口地喘着气,哆嗦得说不出话,身子开始发抖,眼泪在眼眶打转。自己,自己竟然真的敢在这怪物面前,把东西丢出去。他一度以为自己一定会被愤怒的怪物撕成碎片。

    而事实也正是如此。

    黑暗遮住了闫无逊的视线,在他惊惶的眼中,倒映着诛骺肇狰狞的面孔。

    小鬼,你不得好死!

    它出手的一瞬间,几乎同时,一柄重剑挡在他们之间,不仅如此,仍然留有余力用剑将它扫开。

    这柄剑的全貌才得以展现:

    这是一柄宽刃重剑,剑身比一般的宽刃剑还要宽上一倍,重剑的剑锋寒光清冽,像初融的清泉流淌,冰花折射着故国的月光。没有什么花纹相饰,金蓝色的剑柄端,淡淡的光辉在夜间也分外显眼。

    诛骺肇已经暴怒到了极点,它的骨刀延伸,左爪不停颤动,慢慢消失在众人的视线中。

    陈若澜挥刀向前,手持重刃扛住看不见的骨刀,掠出点点火花。

    之后,她回身防守,再跳跃移开,侧身避过要害,挥剑砍击,刮骨的声音让耳膜难受。

    赶过来的文凤生趁乱抱起闫无逊,燕五抠抱起王医生,从门口想要出去。

    陈若澜压力一轻,她立刻知道怪物转移了目标,所以她立刻回身后挑,身边的气流判断,她成功挡到了怪物。但很快,怪物变招,一爪子割破陈若澜空门大开的腹部。

    陈若澜退后两步,看了一下伤口,蓝白条纹服瞬间被染红,伤口可以感受到星星点点的灼热。不过她只是看了一眼,依旧抄起重剑朝门口砍去。

    诛骺肇惊讶于她的嗅觉和反应。她看不见它的隐身,但是,硬生生凭着气流的流动判断它的位置和动向,就不是一般的嗅觉敏锐了。

    真的是一个难缠的女人,诛骺肇恨得牙痒痒,但没办法只能避其锋芒。剑确实是好剑,但它的骨刀胜在可以无限生长,丝毫不怕对耗。顿足,弹开身形,回身就是一刀横扫万钧。

    陈若澜感受到锐利的杀意,几乎是抬眼间就到了面前,竖起重剑,却因来不及发力被击退好几步。还没完!她几乎是退后的同时,后仰躲过了突然向天灵盖抓来的爪子。

    但是后仰的时候,也是感知减弱的时候,怪物左腿横扫下盘,恐怖的巨力将陈若澜绊倒,几乎同时,怪物的蓄力达到顶峰,一口尖利的牙齿朝陈若澜腹部咬下去。

    诛骺肇的身体,吞噬了那么多异鬼,除了不影响协调,同时发出攻势杀招也不是问题。

    陈若澜推剑横挡,卡住诛骺肇的牙口,巨大的冲击力遏制不住,将她砸进地板,地板皲裂,裂纹如同疾行走兽蔓延,泛起无数烟尘。

    诛骺肇咬着剑身并不松口,发力要将重剑从陈若澜手中抽出。

    陈若澜被撞击在身上冲击力和地板上巨大反震力的双重创伤下,五脏六腑都烧得生疼,更是咳出了一口腥甜的血。尽管如此,她还是死死地抓着剑柄,左手推地发力要弹起来。

    诛骺肇的武力和能力,占据着绝对优势。尤其是吞噬了医院上上下下所有的鬼之后,肉身的强度已经达到重装甲的级别,身上命的蛮横程度,已经达到在场的人难以企及的地步。

    众人着急地看着,文凤生找来陈若澜丢出的双菜刀,一声虎吼冲上前去。

    骁勇的气势,浩如烟海的气血,让他看上去宛若神兵天降,瞬间手臂间充满了力量。牛鬼蛇神,魑魅魍魉,一切虚妄皆斩于刀下!

    比他更快的,是一柄突然出现的短弧刀,就像闻血而来的鲨鱼,对着诛骺肇的脖子露出尖利的鲨齿。

    闫无逊没有理会诛骺肇,他看了一眼王医生:听着,菜鸟,这只是新手教程级别,如果这种场面都怂成这样,那你迟早会像教授一样,被我抛弃。

    王医生听这话信息量有点大,但还是按捺住自己怂成球的表情,在两个怪物中夹缝求生。

    经过短暂的错愕,诛骺肇笑了,它收回拳头:教授是我的猎物,你这么说,意思是你本来可以救他?

    闫无逊不置可否:本来看中了他的吉命,还是想保他一下的。自作聪明的性格不是很讨喜,那就算了。某种程度来说,教授的死,我算是帮凶吧。

    听着他那种一般一般,天下第三的口吻,诛骺肇很想捏死他。但是如果神器真的下落不明,或者就在他的手中,还需要从这个杂碎口里探出口风。它笑:你凭什么觉得我会相信你?讹我?你只会死得更难看。

    闫无逊打了个哈欠,瞥了王医生一眼。

    王医生知道,这个眼神就是在说:看清楚你几个小时前的蠢样。他觉得如果活着出去,为了从脑海中抹去这刻薄的嘴脸,自己有必要去申请心理咨询了。

    闫无逊再回头看向诛骺肇:首先,对我而言,教授只是一个快递员。懒得自己出门,所以总得有人代劳不是么,把牌子从石陵拿出来的时候,他的使命就完成了。

    其次,你对于我而言,只是一个经验宝宝,你的出现,也是我计划里的一部分。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