厂公的金丝雀:27.第 27 章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他从来没等一个女人等得这么抓心挠肝,一把把书放在桌案上,正准备去看看自己的许贵人时,刘岩急匆匆地跑进来。

    你个老货跑什么,朕不是让你亲自去接许贵人,人呢?!

    回皇上,许贵人她刘岩眨眨眼睛,用手指在脸上胡乱指。

    谢冉抓起书扔他脸上,在朕面前还敢打哑谜,不要命了你。为着今晚,他特意去临清真人那里拿了上好的丹药,看不见人心里窝着一股火。

    刘岩安安分分覅垂着手,道:道观里准备的沐浴香汤出了问题,安太医正在想办法把许贵人身上的红疹消下去。

    他也望了一眼,啧,看着可真吓人,那般花容月貌,可惜了。

    谢冉没想到自己等了这么长时间,竟然就这么虎头蛇尾地结束了,他望着刘岩:你去亲自看过?太医怎么说,对容貌可有影响。

    回皇上,安太医诊治时奴才就在旁边,据安太医禀报,那引起许贵人起红疹的东西十分霸道,没有十天半个月,怕是好不了了。

    又是十天半个月,谢冉想到玉清真人推演的结果,许贵人就是对自己帝星极为重要的辅星,只要把她带在身边,不管遇到什么劫数都能逢凶化吉,迎刃而解。

    可现在,自己连边儿都没挨上呢。

    想着刘岩口中那恐怖至极的红疹,谢冉思索了下,道:你随时关照着,许贵人身体一好,立即把她迁到朕这里来,另外,严查许贵人的吃食用品,朕要看看,这到底是意外是人为。

    是,奴才这就去办。

    不管再怎么说,今晚的侍寝,算是泡汤了。

    不出半会儿的功夫,随行的妃嫔宫女,以及道观里伺候的道童,都知道这位蒙受圣恩的许贵人没福,只差临门一脚,大好的机会被她自己给弄丢了。

    跟庄妃淑妃同住在一个院子里的沈心然猛地松了一口气,要不是扶着桌子,恐怕已经脱力地倒在地上,穗穗扶着她,边给她倒水边道:娘娘,这时候许贵人那边只怕有得忙,太医进进出出的也靠不了边,要不,等明天再去探望。

    另一层消息穗穗没有和自家娘娘说,现在到处都在传许贵人浑身起红疹的事儿是有人从中作梗,而最大的嫌疑人,就是淑妃,庄妃,以及沈心然。

    毕竟,许贵人不侍寝,只有她们几人能有好处。

    穗穗自然知道自家娘娘和许贵人姐妹情深,不会做这种事,但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刘公公那人历来信奉宁可错杀,不可放过,这种时候往刀尖上撞,绝不明智。

    而沈心然只要得知许月娆逃过一劫,就放心了。

    她点点头:嗯,就按你说的,咱们明日再去探望她。

    许月娆找尽所有的借口拖延时间,最终还是没能等到带来好消息的灵玉,坐上皇帝内侍带来的步辇,往午门而去。

    午门处已停着数辆马车,她一下步辇就看到同样刚到的沈心然,以及庄妃洛佳音,育有四皇子的淑妃,三人都是一宫主位,只有她是七品贵人。

    许月娆走过去一一行礼,臣妾给淑妃娘娘,庄妃娘娘,沈婕妤请安。

    洛佳音进宫后圣宠不断,她自己也知道皇上是做给她母族看的,平日里待人待物都冷冷清清,鼻腔里淡淡地哼了声就算应付了,在宫女的搀扶下上了马车。

    淑妃是个风韵极美的秀丽佳人,穿一身万字纹的比甲,千鹤齐飞的马面裙,头上只有一根样式简单的珍珠银簪,她说话不急不缓,十分舒服地抬手:我还在想最后一个随驾的会是谁,猜来猜去竟没想到是许贵人你,不过也好,你和沈婕妤同乡,两人在上清宫也有伴。

    快上马车吧,要启程了,晚上天儿冷,别冻着。

    谢淑妃娘娘。许月娆和沈心然一同行礼,等淑妃的身影被马车帘子挡住,她抓着沈心然的手把她拉到空马车的旁边,姐姐,你也被皇上的口谕宣来这儿?

    嗯突如其来的行程打得两人措手不及,连反应的时间都没有。

    沈心然看出她脸上和自己一样的焦急和惊惶,握了下她的手,还不知道上清宫那边什么情形,咱们到那边之后再借机行事。

    许月娆点头:有姐姐在身边,我心里多少有点底,你快上马车吧,皇上身边的那个大太监在催了。

    夜色沉重,如墨倾覆。

    寒冷的天气连鸟儿也没了踪影,一大群蝙蝠盘旋着从午门上空飞过,发出怪异的叫声,停在耳朵里叫人阵阵发慌。

    长长的马车队伍从午门离开,驶向皇城郊外,接到消息的顺妃靠在枕头上,皱着眉:莫非顾延那边事先接到消息,特意把人送出宫,让我们动不了手?

    娘娘,从咱们知道的消息来看,那位许贵人跟随圣驾,并不是顾延的手笔,的确是皇上那边临时起意。进来禀报消息的贴身宫女怕她着凉,伸手把被子往上面拉了拉。

    顺妃制止她的动作,笑得眼尾上扬:看来不止我们要找他们的麻烦,还有其他我们不知道的人在背后推波助澜,你趁着这两天,找机会收买聚芳阁的那个小宫女,记得,千万别让顾延那个阉人的耳目发现。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