苍云魂:第十九章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打篮球就会出汗,汗干了起伏上会粘粘。十分的不舒服。我真的是脑子坏掉了。

    风掠他眼睛上带着隐形眼镜,风掠并没有打算戴那二饼。他也懒得用读心术。

    风掠的的眼神中带着少许的杀气,因为这个人已经给他带来了威胁。

    风掠看着眼前的这个人,这个人被风掠看似软绵绵,实则威力十分的恐怖。

    那奇怪的男子,被风掠抵得跪跪不下来,打无力还手。他只能硬撑在那里,他内心十分的焦急。今天行动前怎么没有看黄历呢!

    风掠恐怖的力气,他也绝望了,他看到后来一群保安匆匆忙忙的跑来。风掠也是一整无语,这样的商场怎么会有这么一群活宝保安。

    以他们的办事效率,那苍云那些卖冰棍的老太太都可以在,这个商场里面抢劫了。

    风掠看着这些保安,就这运动量,平时看看监控,闲聊时喝喝饮料,抽抽烟。什么的小日子滋润的不得了。

    风掠将那个人一推,那个人差点没有站稳,他撑着膝盖,大口大口的吸着空气,他的豆大的汗水如雨一般,便转身离开,周围不少吃瓜群众在那里拍照的拍照说瞎话的说瞎话。

    风掠想到了下午还要去上学,所以便挤出拥挤的人群,去买手机和手表。

    风掠看了一下标牌,手机手表在三楼。他便坐电梯来到了三楼,他也没有看哪个手机什么牌子的就随便拿了一个。去刷卡去了。

    手机对他来说就是一个沟通的工具而已,风掠刷完卡,那些售货员用差异的眼光看向风掠。眼神中也带着几分火热。

    向风掠这种花一万多买一部手机,眼都不眨一下,虽然在中海很常见。但是向风掠这样年纪轻轻的,不是富二代就是官二代。

    但是风掠那拒人于千里之外的神情,她打算和风掠说什么的,当她看到风掠的眼神顿时觉得不寒而栗,也看着好不容易出现的一个。

    要气质有气质,要长相有长相的金龟婿。可是他的举手投足之间就透露出了,冰冷的气质。让人不敢靠近。

    那售货员忽然想到什么,顿时叫住了风掠。风掠调过头看向售货员。风掠他面无表情,再加上十万年的冷静,他是身体根本没有任何一处细微运动。

    他的眼神,如深潭古井。

    什么人最可怕,那就是完全看不出他的任何感情,察觉不到他的任何肢体语言,那才是最恐怖的。风掠和别人说话,眼睛自始至终,都与说话人对视给了别人足够的尊重。

    你的手机盒子给你。那售货员将手机盒子给了风掠,风掠打开里面一看,也就是充电器,和卡针。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

    风掠轻轻的看了一眼,就将手机盒合起。那售货员问道:小伙子几年多大,上上学吗?

    高三。风掠淡淡的回了一句。他手机好久不碰了觉得特别的陌生。他拿出说明书看着。

    你是哪个学校的?那售票员顿时来了精神。

    一高。风掠也懒得理他。淡淡的道。

    拿个耳机,和钢化膜。风掠道。

    那售货员也打开玻璃柜,拿出了几种耳机,风掠随便的拿了一个,又扔出一张卡。刷完他贴了一下钢化膜。

    那你父母干什么的?那售货员越来越八卦的问道。

    不知道!风掠贴好后,撂下一句和便再一次去了一楼去买手表。买完手表刷了卡便向一高跑去。

    风掠一身白走在校园里,引来了不少的关注,风掠也懒得关注她们的眼神。

    操场上一群人在那打篮球,风掠也停下脚步向他们看去。看他们打篮球,他感觉脑袋一痛。

    他这种痛就像是某种重要的东西,瞬间离开了他的躯壳。

    就像是将一个人的灵魂强行抽出体外一般。风掠捂着脑袋。

    他顿时眼前一黑,他便单膝蹲了下来,一手撑着地面,一手捂着脑袋,他觉得眼前都是小星星,漆黑的荧幕不上,挂着无数一闪一闪的小星星。

    很快便缓和了许多,风掠的眼前也变得模糊,周围的视线也顿时清晰,顿时模糊的。他这样已经习惯了。

    忽然风掠感觉一个圆形的东西向他飞来,风掠一抬手,握住了那个圆形的物品。他摸了摸是一个篮球。

    那个兄弟将球扔过来。一个打篮球的学生道。他们家里都是有一定背景的,反正非富即贵。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