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义之忠:第十三章 药毒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男子接过随手颠了颠,这才在脸上展现了一些笑容,呵呵,叶侯爷果然了得,派人虽未杀掉晋业,但却将其重伤,重创其部,现在晋业远遁,再想找出无异于大海捞针,但他们再想翻起风浪是决计不可能的,嗯?

    这叶侯爷略微疑惑,随后眉头舒展开来,喜道,对对对,远遁,晋业已然远遁,绝不可能再翻起风浪,多谢尊驾。

    西域之地,一座由黄沙建成的宫殿与此地景象和周遭建筑显得格格不入,反倒是有几分中原风格。

    行人商旅经过时,皆是对其投去敬畏的神色,却不敢靠近半点。

    宫殿门口,数名卫士如立柱般守护在门口,将一切胆敢在此逗留超过十息之人惊走。

    宫殿中,有着繁多的房屋,却每一间都各不相同,远远望去,如同有着无尽的魔力,欲将胆敢冒犯之人碾成齑粉。

    一栋看起来如同是黄金建造的雄伟大殿立于一众房屋中央,犹如君临天下般,享受着众臣的朝拜。在外人看来,此处简直就是一处天堂。

    事实也是如此,此处便是新叶国的都城所在,而雄伟大殿,便是新叶国主殿乾殿所在。

    然而按理说此时正是朝会时间,乾殿之中却不见摄政王及众臣的身影,实在令人费解。

    摄政王府中,晋将军来回地踱着步子,不时地将目光投向一旁的床榻上,一名年迈的御医正在专心地为双眼紧闭,脸色苍白的女子把脉。

    女子正是为晋将军挡了一剑的蜻儿,平日晋将军并未太过注意,但现在看来,蜻儿鹅蛋般小脸似乎不足晋将军巴掌大小。双眸睫毛上似乎还沾着几滴水汽,显得格外惹人怜惜。

    但蜻儿那小嘴却呈现一片紫黑,这并非是妆容使然,倒像是中了剧毒。

    与此同时,御医缓缓地松开了手,睁开眼摇了摇头道:愚下行医四十余载,如此剧毒,却是我平生仅见,只能尽力而为了。

    什么?连您也没有把握吗?晋将军心中一惊,脚下不由得连退数步,仿佛一下子由壮年踏入古稀。

    说实话,蜻儿跟随自己十年多,一直对自己言听计从,现在更是多次救自己性命,无论从哪个方向来说,晋将军都是没有将之看做一名侍女,而且一位不可多得的朋友。

    但此时御医的一席话,却让得他犹如身处冰窖,心里有着说不出的难受。

    此毒并非是见血封喉的剧毒,不过是一味药毒而已,是药,也是毒。是毒,亦是药。

    一旁,一直沉浸在书中的叶昭忽然当下手中的书卷,淡淡地道。

    闻言,晋将军及缪公公等人急忙将目光投向叶昭,此时他们多想说其一句童言无忌,但心中却抱着那最后一丝希望。

    而那御医却是双眼一亮,连忙道:愚下行医四十余载,可以说是见惯了世间的疑难杂症,但连我都分辨不出的剧毒,很有可能就不是毒。

    这是什么意思?晋将军急忙问道。

    药毒药毒,似药似毒,这只在多年前我的老师所著之中有见到。其与药物相克成毒极为接近。神农记中记载,一种奇特的药材,通过特定的制作方式,再辅以特殊的辅药,进入人体后,虽然平时不会有所异样,但若是以特殊的香味为引,则会形成药毒,若是胡乱解毒,药物下身,患者立毙。御医捋着胡须道。

    那这种药材究竟是什么?晋将军并不关心那些什么制毒方式及诱发因素,直接问出了心中最关注的问题。

    这老师所著并没有留,只说是早已绝迹。御医尴尬地道。

    此花为耶提茶花,相传与普通茶叶无异,单独泡茶其味甚至堪称世间极品。原产自北地,因其对种植环境要求过高,无法人工移植,已于数百年前绝迹。然而除了泡茶,书中还记载,机缘巧合之下,有人发现了此花竟是世间奇毒,甚至杀人后令人查不出原因,或许有人为了防止此花留着害人,方才毁掉的吧。不过奇怪,为什么这种花还会有?叶昭道,这也多亏了缪公公费尽千辛万苦,为我搜集的各种奇书中有所记载,否则今日蜻儿姐姐或许凶多吉少。

    书中记载,此花作茶时为毒,若要解除此毒,必须以此花研磨成粉服下,此毒可解。

    可这花已于百年前绝迹,现在走去哪里寻得呢?晋将军问道。

    缪公公,您平日吃的茶味道如何?叶昭朝着缪公公问道。

    为什么有此一问?我平日吃的茶,据下人说是重金向往来的商人那里购得,味道的确不错,淳而不涩,堪称极品,甚至比在叶城时的皇家茶叶还好。缪公公回道。

    恩,就是它了,虽然已经制成茶叶,不过药效仍在,将其研磨成粉,喂蜻儿姐姐服下吧,至于剑伤就得多养一段时间了。

    叶昭殿下为何如此肯定这茶叶便是耶提茶花制成?缪公公不解地问道。

    因为这穷乡僻壤,根本没有这么好的茶叶。叶昭收起书卷,朝门外走去。

    真是岂有此理,这什么阎王堂,简直是饭桶堂,连这点小事都办不到。

    丰州,一处景色极其不错的花园之中,一名身着官袍之人气急败坏地怒道,并撒气地将花园中几株从西域之地带回来的极其珍贵的盆栽踢飞了去。

    老爷,什么事发这么大的脾气啊?一名中年美妇优雅地走上前来,小心翼翼地捡起花盆碎片,眼中露出一抹不舍,这几株盆栽当中,有一株是她最为喜欢的,当初为了将之从西域之地移植过来,不知花费了多少的心血。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