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宋小商户:第三百二十八章 虱子蔓延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理发的手艺,可以熟能生巧缓步提高,但是使用的理发工具,就不那么容易找到了。

    王浩甚至怀疑,古人不理头发,是不是与找不到适应的工具有关?

    其实古代的理发,除了观念问题,另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受制于金属冶炼技术。

    那时制造锋利、方便的理发工具的金属不是很普及,限制了人们可以随时理发。

    头发的长与短其实也没有那么严格的规定,只要不是铮亮的光头就行,好留着一些,就不算对父母大不敬。

    还有,在古代也确实没有制造锋利剃刀的金属,真正剃刀的出现和使用,应该是优质钢材的出现以后。

    拿此时的剃刀剃头,等同于受刑,一个头剃完,脑袋上就是伤痕累累了。

    因此市面上修面的那些铺子里,也大多之用一些造型夸张的剪子修理头发及胡须,剃刀是很少见的工具,也大概只有庙里的和尚才会用非常不锋利的剃刀来剃头。

    真正的剃刀这种理发工具,一直要等到明清时代才会广泛流行。

    所以,与其说限制短发流行的,是当前人们的世俗观念,还真不如说是受制于当前的冶炼技术。

    但这些问题,对目前的护卫队而言那是不存在的,他们每人都藏了好几个宝贝疙瘩。

    拳头大小的上等乌兹钢锭,行囊里随便翻一翻,就能找出两个。

    用一坨乌兹钢锭,找个手艺不错的剪刀师傅,应该能做出一把比较实用的牙剪。

    在江州城里兜了一圈,都没找到个做会剪子的匠人,原来区区一把剪刀,在这个时代也属于高档货色,一般的人家家里,是没有配备剪刀这种东西的。

    只是一把剪刀而已,如今的地位,却丝毫不输八十年代的一台黑白电视机,整个村子,没几户家里有的高档货。

    之前也没怎么关心过这些杂七杂八的生活用品,而且大多数时候,都生活在生活条件最优越的汴京城中。

    来到这小地方,才发现老百姓过的日子,比自己想象的更加拮据,尤其是像这种前些年刚刚被洗劫过的县城,大多人,基本上还在温饱线上艰难求存。

    于是只得暂时放弃做剪刀的想法,等过些天路过杭州城的时候再去找找。

    北京张麻子,杭州张小泉,这两大剪刀届执牛耳者的其中一家便在杭州城里。

    尽管此时小泉师傅的爷爷的爷爷的爷爷都可能还没出生,到做剪刀的手艺,应该也是露出一点端倪了,就让自己最科学的力学理念,帮助小泉师傅的祖辈把剪刀这一行提前几百年发扬光大起来吧。

    改变历史就是这样简单,不过是随手为之,一把小小的剪刀,就能把原本的历史走向修改的面目全非。

    因为穿越产生的蝴蝶效应,改变历史的进程,也将发生越来越大的变化。

    一开始只是因为一个人一件事的变化而产生重大的影响,到此时一大群人用无数件事改写着原本的历史。

    可以想象,就算是最出色的计算机也都无法测算出今时今日的历史会发展成一个何等样的模样了。

    俗话说树挪死,人挪活,人们在潜意识里里都想会想着去改变现状。

    有句话说得很好人类的一切热情,无论是好的,还是坏的,都是因为人,想让自己的生命有意义。

    于是,为了让这一世变得更有意义,一直以来,王浩都在想方设法的改变原来的轨迹。

    哪怕这轨迹最终会指向何处,自己早已经无法预料,但有改变,总是好的,至少自己认为是好的。

    江州守将张顺也迫切的想要改变自己的现状,说是守将,其实只是兼领的,如今的江州,早已经是大宋的腹地,哪还需要什么守将,再者,他手下的那八千将士,即非步军,又非马军,而是地地道道的水军。

    因此,张顺这一部人马驻守的,其实也不是江州城,而是城南三十里外的鄱阳湖水域。

    他的这一支大宋水军,同之前的洞庭湖水军一样,也属于历史遗留问题。

    之前是因为攻打南唐而设立,之后为了防范吴越国。

    而如今吴越国也早已经纳土归宋,洞庭湖水军与鄱阳湖水军也似乎没有了存在地的意义。

    直到大前年洞庭湖的一部份水军被发配去了岭南,原地驻守的水军守将们才开始担心自己的前途来。

    军工没捞到多少,升迁无望,水军也似乎没了作用,开始还担心会被划入厢军,没想到最后的消息比那个更糟糕,而是被划去了岭南。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