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气如我:第一百一十八章 赛点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杨子意一愣,然后说:我跟着苏哥很久了,在万邦他为我被开除,在一家英文学校做了半年,然后来了四平,一直到现在,我们一直合作得非常好。

    她一边说,一边紧紧盯着叶蓁蓁的脸,从她的表情和眼神里看得出来,这一切都是新信息,而且是能够让两个本来极其亲密的人之间彻底蒙上阴影的致命的信息。

    每一个字都变成出膛的子弹,向叶蓁蓁狂轰乱炸,这个平时受尽宠爱,无所畏惧的女人,突然之间像是深深陷身于冰原裂缝之中,从身到心都在凉透。

    杨子意心中涌起狂喜,就像打球比赛一样,如果说长期以来她拼命争取的是入场的资格,那么现在,她却突然拿到了一个赛点。

    假设,即使只是假设,能够让苏桐和叶蓁蓁之间的信任破裂,甚至不需要破裂,只需要有一点点分化和阴霾,她今天就赢了,接下来要做,只是耐心的等待那一点点分化和阴霾在天长日久之中成长和壮大,她不怕等,她有足够的时间等,天荒地老,海枯石烂,都没关系,她会一直在苏桐的身边,直到有一天他终于认识到,杨子意才是他真正应该携手并肩过人生的人。

    她加重了语气:看你的表情,这一切你好像都不知道,叶姐,如果真的是这样,你和苏哥就根本不合适。

    叶蓁蓁几乎是拼了命地压抑着自己的情绪,也没有回避杨子意直视她的眼神,但她微微带着颤抖的回应还是出卖了她:是吗?

    杨子意双手抱在胸前,语气开始变得激烈。

    从万邦离开这一年多,苏哥过的什么日子你知道吗?他每天工作十四个时,有的时候一天下来一口饭都没时间吃,连洗手间都没工夫上,每天焦虑得像热锅上的蚂蚁。公司最近遇到现金流问题,苏哥说他做梦都梦到钱,他累成这个样子的时候,你在干什么呢?你打电话给他抱怨他回家太晚,你遇到一点事就跟他哭诉半天,根本不管他是不是在开会,你满脑子想着买房子结婚的事,沉浸在自己的那点世界里,不知道人间疾苦,也不知道体谅他的疾苦。。

    她的语气极其讽刺:苏哥这么有雄心的男人,跟你这样的公主在一起,只会被拖累,你难道不明白吗?

    叶蓁蓁根本没想到会从一个陌生人那里听到这样的指责,她真的一时反应不过来,甚至还笑了一下:你很了解他吗?

    这稍纵即逝的笑声激怒了杨子意,她提高了声音:

    我当然了解他,我跟他天天在一起工作,他的焦虑,辛苦,还有必须要面对你,对你交代的压力,你根本没有丝毫感觉,在你心里,大概想的只是让他把挣的钱全部上交,好买房子,让你过上好日子,其他都不重要,对吗。

    叶蓁蓁像被一把刀刺中了,她捏紧手机,她感觉到自己的脚趾开始发麻,在非常紧张的时候,她身体的某一个部位就会开始发麻,就像高一某一个下午,在漫天夕阳之下,苏桐对她告白,就像高考之前,发着9度高烧走进考场,就像苏桐告诉她自己下个月就要去美国留学,一年只能见两次面,在那些时候,与麻木感联袂而来的,是许许多多像棉絮一样难以排解和消化的恶劣情绪,堆积在胸口,随时会变成眼泪和咆哮,喷薄而出。

    但那是什么时候了?十年前?五年前?而今天呢?

    她轻轻闭了一下眼睛,避开杨子意对她的逼视,与此同时心里默念,我已经不是十年前的叶蓁蓁了,我长大了,我不再是一个害怕高考和男朋友离开自己的女孩了。我是一个大人。

    一个句子跳进她脑海里,特别有力量:我他妈可是和合的助理总裁啊!

    原来头衔真的是有力量的。

    然后她就自然想到,是谁让她成为和合的副总裁的呢。

    又是谁,在她认识的人里面,在任何事,或至少是绝大部分事情面前,最不像一个女孩呢。

    当然是高佳妮。

    人在着急的时候,往往会模仿自己所尊敬与信任的人,因此不知不觉间,叶蓁蓁开始模仿高佳妮说话的语气,永远是平静的,说话说得不快,可是每一句话的声调都上扬,字字清晰,不容置疑,这是掌握决定权的人惯用的说话方式。

    因此叶蓁蓁睁开了眼睛,从容地说:我和苏桐的事,和你没关系,不劳你评判。

    杨子意在最昂扬的时候,出其不意被反击,立刻就怔了一下。

    两个女人的视线相遇的瞬间,杨子意立刻知道了叶蓁蓁是谁,而叶蓁蓁呢,则从眼前这个身材纤细,容貌娇美的女人眼中,感觉到了极为鲜明的一丝敌意。

    这实在不多见。

    罗西不喜欢她,就像高佳妮说的,那是恨屋及乌,不可解不可逆,但素昧平生的人第一次见面就不喜欢叶蓁蓁的,几乎绝无仅有。

    她立刻提起了警惕。

    杨子意迎着她注视的眼神走了过来:苏哥出去了,有什么事我可以帮你吗?

    叶蓁蓁努力平静下来:我是他女朋友,来看看他。

    杨子意做了一个惊讶的表情,而后露出微笑:哟,从来没听说过苏哥有女朋友呢。她转身做了一个请的手势:进去参观一下吧。

    叶蓁蓁裹了一下上衣,这是她有点气馁的表现,出来得太匆忙了又没心思打扮,素面朝天配上现在这一身,实在说不上体面,非要比的话,她在杨子意面前已经落了下风,而且杨子意也明显注意到了

    经过sr的训练,她也渐渐认同了一点:人靠衣装是有科学道理的,明星也好,爱豆也好,一个人所谓的气场,气势,不可能浑然天成,最早都是装出来的,你装得越像,装得越久,越会习惯那种光芒万丈的感觉,成为了一个完全不同的自我,也就渐渐忘记了从前窘迫不堪的模样。

    杨子意带着她穿过办公室大厅,来到了苏桐的办公室,那张单人工位还是在,和苏桐的办公桌贴在一起,她给叶蓁蓁介绍:这是我的座位,指了指对面:那是苏哥的。

    叶蓁蓁看着她:你是苏桐的同事吗?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